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莫斯科人质事件受害者要求赔偿 - 2003-01-20


在去年10月份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中生还的一部分人质和部分丧生人质的家属,控告莫斯科市政府,要求政府给予物质和精神赔偿。此案引起了俄罗斯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政府失职受害者要求六千万美元*

不久前,莫斯科剧院人质危机中的部分幸存者和部分死者的家属决定控告莫斯科市政府并向当局提出索赔,莫斯科市的一家法院目前已经开始对此案进行审理。为前人质及家属进行辩护的律师图尔诺夫透露,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有61人向法院提交了诉状。他们要求当局给予他们大约6千万美元的物质和精神赔偿。此外,在最近几天内,还将有10人会向法院提出控告和索赔要求。图尔诺夫律师说,提出控告和索赔要求的人数将逐渐增加。他透露,由于许多人所工作的部门都受到官方资助,因此这些人害怕上告法院可能会受到报复,失去工作。如果没有这些因素影响的话,上告法院的人数还将会更多。

在去年10月份所发生的莫斯科剧院人质危机中,共有129名人质丧生。当时50多名车臣武装分子突然闯进了在离莫斯科市中心不远的一家剧院里,将正在那里看戏的大约7百多名观众扣做人质。莫斯科剧院人质危机持续了3天多的时间。后来俄罗斯当局用武力解决了这场危机。

在丧生的人质中,绝大多数人都死于在营救人质行动中俄罗斯安全部队所施放的一种毒气。生还和丧生了的人质的家属们说,在救援行动中,由于组织混乱,玩忽职守和不负责任使许多人质在获救后得不到及时抢救,而且当局至今都没有公布那种毒气的详细成分,使医生们在当初抢救人质时更由于缺乏解毒剂而无法对证下药,这些因素是人质丧生的主要原因。

*讨回公道引起社会重视*

俄罗斯的一些法学专家们对这些人是否能打盈这场官司持怀疑的态度。但前人质以及家属们却表示,获得金钱赔偿并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他们主要想讨回公道并借此审理过程希望引起社会重视。他们说,人不能就这样白白死去。总该有人对这么多的人丧生负责。但人质危机结束几个月来,一切都很平静正常,似乎没有任何政府官员对这些人的丧生承担责任。一位丧失了儿子的母亲在法院门口气愤地说,官僚们至今对此不以为然。莫斯科市政府一名官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甚至在法庭上酣睡。

*法官公正性受到怀疑*

另外,人质、家属以及律师还特别希望该案最好能移交到俄罗斯高等法院或者退一步在莫斯科州的法院进行审理。他们说,莫斯科的法院都受到莫斯科市政府的财政资助。那里的法官们享受着官方为他们提供的免费住房、交通工具等特权待遇,在这种情况之下,法官在审理此案时不可能作出公正客观的决定。目前律师图尔诺夫正在采取拖延战术。他解释说,2月1日之后,有关的一项新法律将要生效。根据这项新法律,此案有希望直接递交到俄罗斯高等法院进行审理,那样获胜的机会能更大一些。

*政府正在施加压力*

与此同时,俄罗斯有关当局正在试图对此案进程施加影响和压力。星期一,律师图尔诺夫被莫斯科检察院传讯。但图尔诺夫稍后表示,他不会屈从压力,他将会继续为人质和家属们提供法律服务。

莫斯科市政府对于这场官司越来越感到恼怒。莫斯科市的官员们说,丧生人质家属获得了3千多美元,幸存的人质获了1600多美元的抚恤金, 数目相当可观。而且他们为营救和照顾人质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人质们以及家属们反驳说,当局在给他们发了这笔钱后对他们不闻不问。而且,毒气已经对许多人的身体健康造成了严重损害。参加这场官司的前人质斯维特尼茨基过去是网球教练,但他现在感到自己的身体健康越来越糟。他说:� 我会说三门外语,是一个很好的运动员。但我现在却不能拿网球拍,因为仅仅打了三下之后,球拍就会从手中脱落下来。医生说,这是施放的的那种毒气所产生的后果。�

*官司史无前例各界普遍关注*

俄罗斯媒体认为, 提出这样的控告和索赔的做法是没有先例的。这场官司正引起了俄罗斯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不少人正在密切注视着这场官司的进程。 不排除一些其他不幸事件比如象几年前发生的莫斯科居民楼爆炸事件等的受害者们也利用法律武器向当局提出控告索赔的可能。一些俄罗斯政治学者分析说,这场官司表明,俄罗斯社会中的一小部分人似乎不再继续沉睡,他们已经不想再继续这样忍耐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