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专家辩论中国独裁专制顽固性 - 2003-01-21


上个星期,美国民主基金会和乔治华盛顿大学亚洲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了一场关于中国政治前途的研讨会,集中讨论了十六大后的中国局势。与会的学者都是目前在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重量级学者,他们对中国独裁专制政权的顽固性,为什么中共政权能够存在,中国的社会问题等发表了独特的看法。

*中国政权合法性*

中国专制独裁政权的顽固性和持续性,是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教授探讨的主要内容。中国1989年发生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后,很多西方的中国问题专家预言,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持续下去的时间不是以“年”来计算,而是以“月”,或者是“天”来计算。然而,六四天安门时间已经过去13年了,中国共产党政权不但没有垮台,反而在最近结束的十六大中,成功地进行了一次不流血的和平政权交替。黎安友教授认为,中国共产主义政权已经在中国人民中间,取得了一定的合法性。他援引了很多调查数据支持自己的观点,并且简单地分析了他所谓中国人民支持中共政权的原因。

黎安友说:“ 中国政权在人民当中取得了很高的合法性。我可以引用很多调查数据来支持我的观点,包括我以前的学生和同事史天健在中国大陆所作的调查。这些调查结果和一般人的观点,或者是我们希望的观点截然不同。”

黎安友教授介绍说,调查人员在作问卷调查的时候,问中国的受访者的问题和美国社会调查者问的问题类似,例如“你信任这个政权吗?你对政府执政满意程度如何?”对这类问题,通常在中国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出对中国政府非常高的支持度。

*人民有了发泄渠道*

黎安友教授分析这其中的原因时说,一个是中国人得到的信息不完全。例如当调查人员问。“我们的政府是不是一个民主的政府?”大多数人回答说“是民主政府。”这显然是当局错误宣传的结果。不过黎安友教授同时也分析了中国人民目前对政府的支持程度高的其它方面的原因。

黎安友说:“人民生活水准的提高以及当局加强对异议人士的镇压等。另外,中国人民的不满现在有了发泄的渠道。例如通过司法制度化,人民可以对政府发动行政诉讼。”

黎安友教授的观点,以及他不久前对中共16大是一次”最平稳,最制度化”的权力转移的评价,引起此间很多中国问题专家的争论和批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参加会议的一些代表指出,黎安友教授对中国的评价过于乐观,过于友好,而黎安友教授本人则因为在美国出版过几本关于中国的专著冒犯了中共领导人而被中国政府禁止进入中国访问。

*裴敏欣谨慎悲观*

对中国评价的另一种极端的观点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共同主任裴敏欣教授。他仍然坚持中国目前的问题非常严重,已经到达崩溃的边缘。他对中国在16大以后的前途持“谨慎的悲观”的立场。

裴敏欣说:“我过去几年来,曾经多次去中国访问。我看到很多重大的问题可能受到海外学者的忽视。中国人民对中共合法性的支持,应该进行定量的分析。而且这种支持,在社会底层的民众中,是低层次的和被动的。他们除了共产党政权外,没有别的选择。形成对照的是,我所接触的社会精英和知识分子精英,他们对中国的前途非常担心,担心腐败以及一些重大的政治问题会失去控制。中国在十六大的交接班中并没有通过重大的考验。这个考验就是政治体制的改革。”

*信息越发难以控制*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艾利奥特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何汉理在总结发言中谈到,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国共产党采取一系列聪明的战略,稳住了中国的局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维持了经济持续增长,低通货膨胀率,以及外贸和外资的增长。但是,中国经济增长正在失去势头,一旦发生另一场政治危机,很难想象中国政府能够应付。

何汉理说:“如果今天中国出现另一场政治危机,中国政府还能够象现在这样控制信息的流动吗?用另外一句话说,如果六四天安门事件重演,你可以想象在今天的情况下,有行动电话、有因特网、有传真机、电子邮件将会以前所未有的数量把信息传进中国。中国政府对信息的系统控制将会在出现一场政治危机的时候完全崩溃。”

*中国政治潜在危机*

何汉理教授谈到,中国共产党在六四以后为了存在下去而采取的一些战略尽管有效,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不实行民主,中国不能够完全凭着经济发展来维持社会的稳定。何汉理指出,以中共领导人更替为例子,尽管16大的权力交接没有发生流血事件等,但是目前的中共领导人是胡锦涛是邓小平制定的。那么胡锦涛的继承人将由谁制定呢?是由江泽民制定,还是通过党内的民主选举,这都是中国政治潜在的危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