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医疗保险费大涨医生不满 - 2003-01-29


美国各地的医生都宣称目前在美国出现了医疗事故保险危机。这种保险是为了保护医生在病人告他们医疗疏忽或者缺乏能力的情况下,不致遭受庞大的财务损失。通常这类诉讼案会涉及数额庞大的赔偿金。由于受保人需要缴付巨额保险费,有些专科医生因此不得不改行去做其他工作。美国西维吉尼亚州的外科医生最近集体罢工,抗议高涨的保险费率。在美国麻萨诸塞州,这项危机对当地的产科医生打击特别大。但是,据美国之音记者布朗报导,医生和保险公司所建议的解决办法,却使一些律师和消费者权益保护人士感到担忧。

最近的一个下午,在麻州春田市的湾区医疗中心里,一名年轻孕妇正在进入分娩前的阵痛期。她的家人则在病房里看电视。一名护士通过连接到产妇肚子上的监听器检查胎儿的心跳声。当这名产妇准备分娩的时候,这家医院的几位等待通知的产科医生中就会有一位赶来把婴儿接生出来。那可能会是从事接生工作二十年的霍华德・特里奇医生。特里奇医生说:“我不知道我已经在人们的婴儿出生记载本上签了多少个名字。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温馨的时刻,而我能够真正参与这个过程并贡献自己的力量。”

但是现在,特里奇医生不再接生了。从今年一月一号起,他就不做产科医生了。他将专门从事妇科方面的工作。特里奇说,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困难的决定。他并不是厌烦了在晚上、周末和假日里应召去接生,而是因为他的医疗事故保险费现在涨了三倍,从每年的两万八千美元涨到了大约九万美元。这样的保险费对他来说是太大的负担:“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接生十年。我做产科医生就是要帮助产妇接生。我并不希望就这样放弃了。”

这样做的并不只有特里奇医生一个人。麻州医学会说,麻州各地都有医生放弃产科职业。这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种趋势。光在一个地区就有十几位产科医生决定停止接生。湾区医疗中心妇产科主任罗纳德・伯克曼医生说:“我们这里所说的减员,是指产科医生减少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

*农村受害最大*

伯克曼医生也是美国妇产科学院麻州分会会长。他说:“这就是说,需要看产科的妇女将减少选择医生的机会。这也意味着,看产科,等候的时间更了。”伯克曼医生说,乡下受到的影响最大,因为去那些地区开业的医生很少:“如果有一两位医生决定离开,那么,那里根本就不会有产科服务了。”

伯克曼医生说,虽然产科医生离开的理由不尽相同,但是,责任保险通常是一个主要因素。在医疗行业中,产科是保险费最高的专科之一,因为产科引起法律诉讼的机率最大。伯克曼医生说,陪审员的同情因素也是原因之一:“人们总认为生小孩从来就是一个正常的过程。因此,如果有一个婴儿不能正常生产的话,那就显然是医生在接生过程中出了甚么差错。”

美国人喜欢打官司本来并不是甚么新鲜事,那么,为什么现在医生的保险费会这么高呢?根据保险业的说法是,有两个理由。经济是部份 原因。当利率像现在这么低的时候,保险公司从他们的投资里能赚得很少,他们就必须要从保险费上打主意,把差额补回来。但是,更重要的是,虽然过去十年来医疗事故诉讼案件的数目一直保持稳定,但是保险公司和医生方面说,陪审团决定的赔偿金额却直线上升。

麻州医学会会长查尔斯・韦尔奇医生说,目前的平均赔偿金额高达一百万美元以上:“我并不是要争辩一件案子是否值得赔两百万、四百万或者两千万美元。根本的问题是,医院方面根本没有这么多钱来支付那种赔偿金。”

作为一种补救办法,代表医生的麻州医学会建议立法限制原告由于“痛苦受罪”可能赢得的赔偿金数目,最高为五十万美元。这还不算退还医疗费和对原告损失薪水的赔偿。保险公司说,在加利福尼亚和科罗拉多等州,由于规定赔偿金有上限,所以保险费就比较低。

*病人权利被遗忘*

但是,麻州庭审律师学会会长瓦莱丽・亚拉休斯说,赔偿金额也许看来是高了些,但是陪审团所定的赔偿金额是配合医疗费用的通货膨胀率来决定的:“在整个争论中被遗忘的是,病人的权利。任何人都不希望成为在医疗过失中受到伤害的那个人。这正是这项立法的目标所在,那就是,受伤害最严重的那些受害人。”

另外,一个全国性消费者权益保护团体联盟最近发表的研究结果发现,保险费越来越高跟保险公司的投资情况关联更大,而不是陪审团所定的赔偿金额。这个联盟说,保险公司是利用唬人的策略来减轻他们自己应负的责任。

湾区医疗中心的伯克曼医生说,不论是甚么理由,美国人目前面对着一项困难的抉择:那就是,你希望赢得高额赔偿金,还是希望能找到一位医生:“最重要的是,目前一些医生已经放弃做产科了。我预测,如果不能在明年这个时候以前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情况就会越严重。”

在内华达、德克萨斯和宾夕法尼亚,产科医生和其他高风险行业专家的大量流失已经导致在那些州里的立法战争。麻萨诸塞州的医生们希望,州议员能够在本会期里就他们提出的赔偿责任法案展开辩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