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智库讨论香港基本法23条 - 2003-01-31


围绕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产生的争议曾在香港引发数万人大游行,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这项有关分裂、颠覆和新闻自由的条文会给香港社会带来什么变化?是否或者将在多大程度上损害香港的“一国两制”?设在华盛顿的[美国企业研究所]最近就这些问题举行了由各方代表参加的研讨会。

*23条限制言论自由*

在1月29号在[美国企业研究所]举行的有关香港基本法23条的研讨会上,香港《苹果日 报》总经理廖建明表达了他对这项法律对香港的出版自由的后果的深切担忧。他认为,只有在香港社会的民主得到充份保证之后,也就是在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官员是通过民众选举直接产生之后,才可以制定有关23条的立法。廖建明说,23条的现有条文中充满了荒唐的、难以置信的规定。

Liu: "If this kind of proposal..."

廖建明:“如果这些拟议中的条文实行的话,那么我可以推断,我今天在这里讲这些话就可以算是违法的。等我一踏上香港土地,就可以依法将我逮捕。我希望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香港未来应由港人决定*

在香港12月15号举行反对23条立法的6万人大游行时,廖建明的《苹果日报》曾发表醒目的号外,用整版篇幅印出“不要23条!”的字样。一些游行者就举着这张报纸作为标语参加游行。

廖建明提出,香港的未来应该由香港人决定,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香港人没有发言权,后来制定基本法香港人也没有发言权,他认为现在应该就23条在香港进行全民公决。

*23条制定过程透明开放*

香港驻美国经济贸易专员韦玉仪指出,根据基本法,香港有宪法义务来制定保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条文。她指出,23条的立法过程完全是香港人进行的,是非常透明和开放的。基本法能否顺利贯彻,是一国两制能否实现的一个考验。

韦玉仪专员还表示,香港特区政府考虑到民众的意见,已经修改了23条的多项条文。比如说,在叛国罪方面,将明确规定战争的定义,不会把公众骚乱包括在内。另外,目前每年在香港举行的纪念“六四”周年的集会也不会受到新的法律条文的禁止。韦玉仪说,国际人士应该对于香港的未来抱有信心,让香港以自己的步伐来完善民主。

Willis: "I think one has to respect..."

韦玉仪:“应当尊重不同制度之间的差异。你们所理解的民主需要时间才能成熟。香港已经在非常非常短的时间里走了相当长的路。”

她说,过去几年的事实证明,香港的情形完全不象一些危言耸听的“末日来临”的说法那样糟糕,香港仍然保持着对外国投资的巨大吸引力。

韦玉仪还指出,不能把制定有关国家安全法律的程序总是推到将来。国际社会的危险因素越来越多,如果等到发生严重问题的时候没有适当的法律条文来处理,或者匆忙制定有关条款,是非常不妥当的。现在香港能够就这个问题进行活跃的辩论,充份吸取各方面的意见,可以保证有关法律得到香港人的普遍接受。而且这一过程本身就表明了香港人仍然享有广泛的言论自由。

*废除23条才是最好的结果*

研讨会的另一名发言人是[美国新世纪项目]副主任艾伦・博克。她曾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任职。博克女士指出,23条的制定对出版自由将会产生威吓效果,比如说,人们觉得需要表示自己是爱国的,而不敢发表反对意见。即使23条做了修改,将来也会有针对法轮功和民主派人士的条款,它总有一天会被利用的。

博克女士认为,美国应该对香港事务采取更严肃、更积极的立场,而不应该抱着只要能继续同香港从事贸易就对人权问题不闻不问的态度。

Bork: "In the next few weeks..."

博克:“今后几个星期,美国政府真的应该看到香港人民反对23条的情绪有多么强烈,这告诉我们应当对美国的香港政策进行重新审议和调整,从而充份保障民主和人权。”

博克女士还说,基本法总体来说是由亲北京人士拟定的,它是一个政治文件,不是宪法。她说,修订23条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最好的结果,废除23条才是最好的结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