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战云笼罩看战后伊拉克经济 - 2003-02-02


在中东地区,很多人在听了美国总统布什发表的国情咨文之后都认为,伊拉克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了。其实去年以来,战争的阴影就一直笼罩着盛产石油的中东,致使世界石油市场动荡不安,石油价格一路攀升。对于大部份中东人来说,美国在伊拉克取得军事胜利不容置疑,但战争的各种后果却难以预料。近来,中东地区的一些分析人士纷纷对战后伊拉克的经济前景进行推测。

*战后重建依照哪一种模式?*

伊拉克的战后重建需要大量资金,这就需要大量开发和出口石油。让石油财富来帮助重建伊拉克经济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当然这也会成为战后伊拉克人的最佳选择。

至于重建伊拉克时采用 “阿富汗模式”还是“德日模式”,或者制订一个新的“马歇尔计划”,现在仍无定论。但重建一个国家所需要的时间是不可预测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任务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

以色列[贺兹利亚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莱斐博士提醒说,这个过程花费巨大,而且充满着不可解的难题。美国早先在海地、波斯尼亚、阿富汗地区的行动也表明,它还没有发现任何迅速而且省钱的解决办法。研究中心的大部份专家认为,恢复伊拉克的石油生产是战后的当务之急。过渡政权必须控制住石油业,才能确保老百姓继续获得人道主义救援物资。

约旦大学的萨米尔教授认为,伊拉克自己制订的经济发展目标,决定着经济重建和国家建设所需的费用规模。如果它在经济上的目标是要在人均GDP上和埃及与伊朗一样,而同时战争对伊拉克经济的摧毁达到了50%,那么这意味着重建所需的费用应该是人均800美元:即总共200亿美元。这个数字和世界银行对黎巴嫩、东帝汶重建所需费用估计相近。

*伊拉克“马歇尔计划”*

当前还有一种更为雄心勃勃的方案是,除了经济重建之外,再出于国家建设的目的为伊拉克制定一套自己的“马歇尔计划”。二战之后,马歇尔计划在4年的时间里花去了美国133亿美元。这相当于今天美国GDP的4.5%,也就是450亿美元。其实这还是一种比较乐观的情况,因为二战后的欧洲重建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欧洲人自己的努力,还有一点,欧洲国家在战前就已经大致完成了对公民社会和民主制度的基础建设。考虑到这些因素,也许伊拉克的战后国家建设需要的时间应该是6年而不是4年,于是,国家建设计划的开支总数将会达到750亿美元。这样把新国家建设和经济重建的整个费用加在一起,就是1000亿美元。

*未来石油市场的动荡因素*

沙特的一些主流分析人士认为,萨达姆下台后的伊拉克将给世界石油市场带来冲击。伊拉克将提高石油产量,从而削弱沙特阿拉伯在石油输出国组织中的影响。与此同时,阿拉伯世界之外的分析家则认为,伊拉克增加石油出口,以及随之而来的世界石油价格下跌将损害俄罗斯、墨西哥、委内瑞拉和其它一些国家的利益。

无论怎样,萨达姆下台后,伊拉克都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世界石油市场。伊拉克人也肯定会认识到,维持相对较高而且稳定的世界石油价格符合其自身的利益。

目前伊拉克已经证实的石油储备有1120亿桶,只有沙特阿粒伯2620亿桶的储备比伊拉克多。对于一些中东石油出口国来说,如果仅从石油收入方面来看,战后的伊拉克可能会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但一个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的伊拉克有利于地区的和平与安定,这一点也是中东国家愿意看到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