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会听证中国私有财产权 - 2003-02-06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本星期举行听证,请非官方机构的代表就中国的私有财产权和对有关权利的保护,以及这些权利的建立对公民社会及人权的影响提供情况和分析。

在这次听证会上作证有密苏里大学法律教授兰多夫、西雅图的国际乡村发展研究所的法律研究员柴瓦尔兹瓦尔勒和卡托研究所学术研究项目的副主管多恩。几位专家分别就中国的城市房地产拥有权,中国农村的土地使用权和拥有权,中国的私有财产保护法和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和作证。

*中国空前建房热*

首先发言的是密苏里大学法律教授兰多夫。他谈的是中国城市的房地产所有权问题。他指出,过去三、四年,在中国出现了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建房大热潮。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国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造了这么多的房屋。兰多夫说,过去十年来,中国各地政府和国营企业把大批原来属于国家的住房以低廉的价格卖给这些住房的居住者。兰多夫认为,这一举动的好处很多。第一,它使数亿中国人拥有了自己的房产,从而改变了过去共产党一直宣传的私有财产是社会所有弊端的根源的说教。第二,它导致这些居民的工作单位得到一大批现金,并用这些钱来应付改革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买房贷款还不透明*

除了原有的公房以外,过去十几年,中国还建设了无数商品房。在改革中首先富起来的人们很多已经卖下了这些商品房。刚才提到的两个买房现像导致中国城市人口的住房拥有率超过一些东亚邻国,并接近西方国家的水平。兰多夫教授认为,占中国人口相当大比例的人拥有住房以后,对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利观念,对 人们的资本主义制度的理解都是有好处的。住房所有权将成为中国人个人权利观念发展的一个基石,并将导致人们在其他领域人权观念的成长。兰多夫最后指出,中国的买房贷款领域还很不透明,各种不正规的做法很多。需要监督和改进。

*农民只有土地使用权*

会上第二个发言的是国际乡村发展研究所的法律研究员柴瓦尔兹瓦尔勒。他主要谈的是中国 农村的土地使用权问题。柴瓦尔兹瓦尔勒说,自中国农村开始实行责任田制度以来,土地的所有权一直没有根本的改变。农民得到的是土地的使用权。决大多数农村的做法是,每隔几年,根据各个家庭人口和劳动力的变化,调整和重新分配原有的土地使用。柴瓦尔兹瓦尔勒说,这种做法的原则是确保农村人口使用土地的权利,不至于出现人平均使用土地量不平衡的情况。但是它也有它的缺点。主要缺点是,因为土地使用者知道几年后土地会再分配,所以农民不愿意在土地上投资,也不愿在培育土质上作长远计划。一些局部的灌溉设施也因此搁置。为了尽量做到土地分配公平,多数村庄还把好地和贫瘠土地轮换分给不同的农民使用,这进一步导致农民对土地使用不平衡,甚至出现贫瘠土地失耕的情况。

*土地长期使用法律*

柴瓦尔兹瓦尔勒说,在农村土地使用权方面最大的进步是,2002年,中国出台了有关保证长期使用土地的法律规定。这位专家建议,中国在落实新规定的过程中采取以下措施。第一,制定和落实专门为保证土地长期使用权的具体细节规定。第二,大力宣传新制度。第三,建立监督新制度落实的组织体制。第四,建立一个热线专线,为农民报怨和诉苦提供渠道。第五,建立和改善解决有关争议的仲裁制度。第六,向农民提供法律服务,第七,改善对土地使用和使用权转让的登记制度。第八,训练执行新制度的公务人员。柴瓦尔兹瓦尔勒特别提到,二次大战到现在,美国帮助和参与了东亚很多国家的土地改革,并且从中得到非常有用的经验。他建议美国同样积极参与中国的土地使用权改革,并让中国农村从其他国家得到的经验中得益。

*私有财产权由政府赋予*

卡托研究所学术研究项目的副主管多恩在发言时强调,中国公众目前对土地、房产和其他财产拥有权的基本认识跟西方国家仍然有距离。在美国,私有财产拥有权是与生具来的天经地义的,保护私有财产是政府和公民的神圣义务。而在目前的中国,私有财产权的观念仍然受到很多限制。城市居民中的多数目前只是拥有自己所住的房产的使用权,而不是拥有产权。农民虽然可望延长对土地的使用权,但也不能自由买卖土地。就目前来讲,城市居民未来能否拥有对住房的根本产权,农民能否最终私有土地,还要看政府当局对本身利益的考量结果。就是说,在很大程度上,私有财产权还要由政府来赋予公民,而不是向西方国家那样与生具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