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华裔重写百老汇名剧“花鼓曲” - 2003-02-12


一部全由亚洲演员主演的百老汇歌舞剧,即将在睽违了四十多年之后,以全新的面貌重新呈现在舞台上。作曲家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和作词家奥斯卡.哈默斯坦(Oscar Hammerstein)曾经用最丰富的音符和文字,创造出颇具盛名的歌舞剧“花鼓曲”。这个描写旧金山华人移民的故事已经被美国革新派剧作家黄哲伦重新改写,以迎合21世纪观众的胃口。

黄哲伦的英文名字是David Henry Hwang。许多观众认为这部音乐剧是一部“被忽略的经典之作”,认为它将是今年托尼奖的强劲竞争者。黄哲伦承认,当他和管理罗杰斯和哈默斯坦作品的单位联络,讨论有关重新改写歌舞剧“花鼓曲”时,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罗杰斯和哈默斯坦的作品已经成为艺术作品的标杆,他们坚信两人合作创造出来的作品没有彻底改变的必要。

但是负责管理罗杰斯和哈默斯坦作品的单位了解,这部实际上已经被观众遗忘的“花鼓曲”,仍然具有商业潜力,他们对黄哲伦想要以亚裔美国人的声音重新诠释这个故事的想法感到印象深刻。

1988年黄哲伦以舞台剧“蝴蝶君”荣获托尼奖而成为家喻户晓的剧作家。黄哲伦说,虽然“花鼓曲”的内容有些矛盾之处,但它的确在大多数亚裔美国人的心中占有重要地位:“花鼓曲有很多杰出的地方。当我还是个小孩看到这部音乐剧的时候,我非常惊讶,作品中的这些亚裔角色受到同情的对待,他们没有被安排为歹徒或恶棍等反派和讽刺的角色。歌舞剧讲的是一对亚裔男女的爱情故事,剧中那些较为年轻的角色说的是一口流利的英语,没有任何口音,就像是美国人在说话。这些都是十分具有革命性的特色。七十年代末期我上大学的时候,在美国的亚洲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开始描写更多他们自己的故事,而我们也开始注意到花鼓曲当中有一些东西看来很过时、太老套、有些内容过于夸大。”

花鼓曲描述1950年代一群住在旧金山中国城的华人移民故事。原本女主角美丽是一名邮购新娘,为了见到未来的丈夫,她通过走私方式飘洋过海来到美国。她的未婚夫是一家夜总会的老板。在剧作家黄哲伦笔下,美丽摇身一变,变成一名逃离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勇敢年轻难民。花鼓曲沿用了罗杰斯和哈默斯坦的一些歌曲,例如“无数奇迹”(A Hundred Million Miracles)、“你真美”(You are Beautiful) 以及“我乐于作个女孩儿”(I Enjoy Being a Girl)。其中,我乐于作个女孩儿这首曲子曾经因为听起来好像在赞美委曲求全的妇女而受到讥讽。现在这首歌听起来像是在颂扬独立自主的女性,因为在歌曲的引言中提到不再缠足,井里再也没有被人抛弃淹死的小女娃。

剧作家黄哲伦说,罗杰斯和哈默斯坦的创作在那个时代是很大胆的;而他自己并没有尝试大幅修改花鼓曲,改写的范围也不会超过如果哈默斯坦是亚裔美国人他会写出来的内容。

但是一些批评人士说,这部歌舞剧仍然强调了亚裔美国人的负面刻板形像。一场在夜总会的舞蹈让一群亚裔妇女穿扮的是用装中餐外卖所用的纸盒。批评者也担心,这些剧情太离谱,可能沦为东方式的杂耍演出。

黄哲伦说,他已经试着把1950年代的一些老旧的刻板印象从舞台上抽离,并且在21世纪的观众面前,用历史的角度呈现出来:“我认为,我们现在能够建立这样一个架构,然后说,这是亚裔美国人的部份表演传统。我想让这部歌舞剧具备一种价值,也就是它不但能够吸引2001年到2002年的观众,并且让他们产生感情共鸣。有关和中国、亚洲之间的文化差异,以及移民同化美国社会成为美国人的错综复杂性方面,目前的主流观众要比以往更熟悉这类问题。移民在新社会生活的所得所失,这些内容在21世纪的现在,比1958年罗杰斯和哈默斯坦处理移民同化和美国化题材时,要来得更为感性。”

最新版本的花鼓曲,是45年来第二次诠释这部描述亚裔美国人生活体验的重要歌舞剧。黄哲伦表示,这部作品对所有演员来说有特别的体验,因为他们借着故事内容认同了自己。黄哲伦认为他的个人背景对他处理这部音乐剧的方式有重大影响:“身为移民子女和亚裔美国人,是我想改编花鼓曲的主要原因。对我来说这是个机会,我透过亚洲人的眼光和我自己的历史与经验,同20世纪两位最伟大的剧场艺术家一同合作,把‘成为美国人’的过程写了出来。”

黄哲伦改写罗杰斯作曲,哈默斯坦 作词的新版歌舞剧花鼓曲,目前正在纽约百老汇上演。这部音乐剧将在2003年底进行全国巡回演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