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法国为何反对美国攻打伊拉克? - 2003-02-27


在是否应该军事打击伊拉克的问题上,美国的欧洲盟国法国和德国带头跟美国唱反调,而且是有组织地“合唱”,这引起了很多美国人的困惑和不满。如果说德国领导层出于某些分析人士所说的竞选原因,不得不向选民的反战情绪低头的话,那么法国坚定的反战立场又如何解释呢?

就在两年前,法国和美国看起来还是紧密的盟友。布什当选后,法国总统希拉克是第一个拜会布什的国家元首。九一一恐怖事件发生后,希拉克又是第一位访问美国,保证和美国同仇敌忾、共同对抗恐怖主义的外国领导人。

然后,最近几个月来,在是否应该军事打击伊拉克的问题上,法国却站在了美国的对立面,坚决反对用战争解决问题。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因此把法国和德国说成是所谓的“老欧洲”,而法国总统希拉克则威胁那些支持美国立场的中欧国家,要阻挠他们加入欧洲联盟,甚至公开说这些小国教养不好,不知道该闭嘴的时候就不要说话的道理,等等。让一些美国人费解的是,伊拉克明明是故意不执行安理会决议,法国为什么要和美国唱对台戏呢?

*经济不是主要原因*

有人认为,法国是出于本国的经济利益,不愿意看到伊拉克爆发战争。因为法国想要回伊拉克拖欠法国的二十亿美元,保护法国石油公司开发伊拉克油田的两项尚未签署的合同。 此外,法国是伊拉克的主要贸易夥伴,还是联合国的伊拉克石油换食品项目的主要中间人。

美国[布鲁金斯研究会]的美国和法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夏皮罗认为,这种说法站不住脚。他指出,如果经济利益左右法国政策,那法国其实应该和美国站在一条战线上,支持打击伊拉克才对:“法国政府很清楚,只要萨达姆继续掌权,联合国继续对伊拉克实施制裁,伊拉克欠法国的钱就不可能要回来,尚未签署的石油合同就不可能落实。唯一能要回欠款,让石油合同落实在纸上的机会,就是加入美国的阵营。”

另外一种看法认为,法国是想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挑战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在国际社会中的主导地位。《华尔街日报》的署名文章说,法国总统希拉克最希望的,就是让法国成为在国际事务中对抗美国的欧洲领袖。文章引述希拉克原来的一位助手的话说,希拉克梦想着建立多级世界,让法国充当发展中国家的代理律师。

*法国喜欢扮演独立角色*

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国际贸易和经济中心的研究员谢弗说,法国一直喜欢扮演独立角色:“冷战期间,法国就象是一个中间力量,在美国和前苏联之间摇摆不定,在很多事务中成为决定因素,从而在国际关系中发挥核心作用。”

[布鲁金斯研究会]的夏皮罗承认,法国确实觉得美国没有权力为国际社会决定一切,国际上存在,而且也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但是夏皮罗指出,这种看法并不足以让法国和美国作对:“法国反对军事打击伊拉克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不对。九一一以后,法国和美国保持一致立场,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在阿富汗和反恐问题上,法国也是美国坚定的夥伴。如果法国是要挑战美国的话,他们早就可以这样做了。”

夏皮罗补充说,法国最担心的是,对伊战争不仅不会打击恐怖主义,反而会为恐怖主义招兵买马提供理由,从而增加恐怖袭击发生的可能。法国境内至少有五百万穆斯林,法国很担心这些人会走向极端。另外,法国也怀疑美国控制战后局势的能力,担心战后的伊拉克会陷入混乱,搞不好会变成另外一个黎巴嫩。

*站在美国对立面法国无好处*

不过,[传统基金会]的谢弗指出,法国这次执意站在美国的对立面,对法国不会有好处:“法国一直反对美国,让美国大为光火,因为美国是通过了联合国,通过了安理会的多国框架来寻求解决伊拉克问题的。有足够的证据显示,伊拉克并没有按照安理会的要求解除武装,也没有提供足够的合作,在这种情况下,法国还坚持和美国唱对台戏,让美国很泄气。”

这次伊拉克危机的受害者之一,是原本认为牢不可破的北约组织。为了解除土耳其的顾虑,美国去年年底提出,北约应该采取预防性措施,为协防伊拉克的邻国土耳其做准备,但是北约成员国法国、德国和比利时坚决反对,认为这样做等于是说战争不可避免。经过三个月的周旋,德国和比利时终于让步,北约通过不包括法国在内的防务计划委员会,决定协防土耳其。尽管这种结局挽回了北约的面子,但外界不禁怀疑,在危急时刻,北约能否即时采取行动。

[布鲁金斯研究会]的夏皮罗说,北约做为军事结盟是一个独特的组织;但是最近的一系列发展,却让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对北约的效力彻底失去了信心,认为欧洲没有投入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建立有效的军事机制。夏皮罗说,北约军事结盟的独特性,恰恰是北约的价值所在,在国际事务中,还是需要北约的:“科索沃的经验证明,北约最后能渡过难关,成为有效的工具。北约在国际组织中是独一无二的军事机制。如果这次的危机,加上这几年来的情况让北约崩溃的话,确实是一种遗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