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两会人士分析中国农村色情泛滥 - 2003-03-16


在中国的两会上,有人谈到色情表演在农村泛滥的问题。在两会之外,有些人分析了其中的原因。

*脱衣舞走向东西南北*

在最近的中国政协会议上,不少委员抨击了一些处于法律边缘的丑陋的文化现象,要求制定法规,整顿社会风气。 政协委员任玉岭提到全国不少地方有过脱衣舞等裸体表演活动。他说,根据媒体的报道,这种活动已经染指东西南北中。脱衣舞竟然走向闹市,走到男女老少面前,其危害不堪设想。

中国人大代表、东莞市长黎桂康谈到了东莞市樟木头镇的逸东酒店和金色时光夜总会大跳“脱衣舞”、被中央电视台曝光的事。东莞当局对樟木头镇委书记和镇长记了大过,撤销了镇公安分局局长等警官的职务。 黎桂康说,这表明了“市委市府以强硬手段整治色情娱乐场所的决心”。广州的《新快报》 说,据介绍,东莞目前对娱乐场所的总体要求是“总量控制,规范管理,有效监督”。东莞的娱乐场所仍然供不应求,歌舞厅不够,如果放开手批准建设,很多人愿意投资。但黎桂康强调,审批的原则是“宁紧莫松”。

*文化贫乏脱舞盛行*

一般认为,中国农村脱衣舞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农村文化生活比较贫乏。《羊城晚报》曾经谈到一个“永平影艺院”的情况说,“200多个座位几乎晚晚爆满。看跳舞的大都是附近的工人,因为这里晚上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于是廉价的脱衣舞大行其道。”

人民网发表王赐江的言论说,每次“文化下乡”活动都会有人山人海的群众围观,这衬托出农民们娱乐方式的极度欠缺,所以农民争看脱衣舞。当健康向上的活动缺失的时候,迷信、赌博、色情的东西就乘虚而入,占领农村文化市场。

那么,当农村的文化建设加强了,农民的文化水平提高了,色情表演就没有市场了吗?有人认为是这样。来自农村的中国人大代表关润尧针对农村脱衣舞现象说,我们的村民现在追求高雅文化,不是省一级的剧团演出都不看。他还说,农民有了钱而没有文化,就有可能变成“二世祖”、二流子甚至走向犯罪。

*贫富悬殊经济压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社会学者樊平认为,根本的原因还在经济。 樊平告诉新加坡的《联合早报》,中国农村色情业的泛滥,本质上是贫富悬殊的经济压力造成。农民原本在道德上抗拒,但是,色情业带来游客和商品需求等经济实惠,他们就不抗拒了。在市场需求方面,在据说出现了性革命的中国,色情表演能吸引大量低层次的观众。而在产品和劳动力的供应方面,演出团体和娱乐场所都想赚钱。有些利欲熏心的老板逼迫演员跳脱衣舞。

中国农村还有个失业大军。香港《太阳报》专栏作家柳三禅指出:“有社会学家断言,中国的黄业还有一个大发展的「机遇」,因为大量的农村女孩补充到“三陪大军”之内,要禁也禁不住。近期,内地流行「脱衣舞」就是这个原因。”他还表示,跳“脱衣舞”的女孩收入不低于妓女,而个人的尊严比妓女多一些,所以愿意脱的人很多。

*地方党政态度暧昧*

人们认为,色情表演泛滥的另一个原因是有关方面扫黄不力,稽查管理人员缺乏责任心。中国文化部官员承认,色情淫秽演出之所以一再发生,原因之一是少数地方的党政机关态度暧昧,放任或默许,甚至提供保护伞。 上海的《解放日报》发表司马心的文章说,前些年脱衣舞在一些中小城市露头,受到打击,于是转入农村。而某些地方的乡镇领导漠然处之,更有甚者,还有收了“管理费”后,乡长镇长也去“大饱眼福”的。在有的地方,脱衣舞和色情活动就在警方的家门口泛滥成灾。还有色情场所的老板自称有“警方”保护,或者有黑白两道罩着。

*城市乡村打击力度有异*

不过另一方面,中国有关方面也在努力打击色情表演。2002年9月,中国文化部联合公安部查处了各地的4起性质恶劣的脱衣舞色情淫秽表演案件。2002年12月,文化部、公安部通知各级文化、公安部门严厉打击和取缔各类丑恶社会文化现象,严禁脱衣舞、人妖表演和国家法规禁止的其他表演。中国媒体经常报导警方的扫黄行动。还有人指出,脱衣舞在中国城市的市场比较小,这和当局在城市的打击力度比较大有关,和城市文化生活比较丰富也有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