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贫富差距:中国两会热点话题 - 2003-03-24


在北京召开的人大政协两个会议上,中国的贫富差距是热点话题。专家警告说,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在中国已经超过了警戒线。前任中国总理朱熔基和新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也都承认贫富差距扩大问题的严重性。那么,如何缩小中国的贫富差距,防止贫富差距继续扩大而引起社会动乱呢?

*居民收入两个警惕现像*

在中国的两会期间,广州的《新快报》引述全国政协委员陈明德的话说,中国居民收入已经出现两个应当警惕的征候:一个是,2000年城乡整体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达到0.417,超过了国际公认的警戒线;另一个是,不同收入阶层形成“金字塔”型,年均收入接近和超过两万元的占总人口的3.5%左右,而一半以上人口的年均收入在2000元以下。说这番话的陈明德是中国民主党派“民建”的中央副主席。。

*基尼系数:哪种算法准确*

enewsnet

基尼系数是国际通用的一个衡量贫富差距的指标。联合国有关组织规定:若低于0.2表示收入绝对平均;0.2到0.3表示比较平均;0.3到0.4表示相对合理;0.4到0.5表示收入差距较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0.4是警戒线。

基尼系数不容易计算,而容易有误差。由于统计上的不同,关于中国的基尼系数,有几种说法。

官方和一部份学者引用的数字比较低。今年1月的《中国经济时报》发表金晓通的文章说:“中国权威部门统计分析,用于衡量社会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约为0.39,已经接近国际公认的收入分配警戒线”。在这之前,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朱之鑫说过,2000年全国的基尼系数为0.417。

但是民间的一种说法是,中国的基尼系数早就超过了0.4。《经济日报》发表周景彤的文章说:“据测算,中国居民个人收入的基尼系数1996年为0.424,1998年为0.456,1999年为0.457,2000年又增加到0.458。”。《北京娱乐信报》2001年7月5号的一篇文章说:“有专家指出0.456的基尼系数实际上低估了中国当前的实际水平,因为一些高收人群体的实际收入通常被大幅度低估甚至根本无法了解,一些低收入人群体的收入则往往被高估。 ”

《福布斯杂志》全球版的的编辑豪乐维最近写道,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03,美国的基尼系数是0.408。

*高速增长下的普遍贫困*

无论这个数字到底如何,中国的贫富差距经常是热门话题。在中国经济连年高速增长的同时,很多人却感到吃了亏,受了穷,就连一些中产阶级人士和知识份子也感到自己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在下降。

从事社会调查的北京社会学学者李冬民说:“两极分化带来的一种现象叫‘在经济高速增长条件下的普遍贫困’。在一部份知识份子中,在一些从事社会问题研究的学者专家聚会的时候,我听到过这种说法。有些文章也见诸报端。经济高速增长,可是大家呢,特别是中产阶级和知识份子,包括一部份精英层,感到目前他们的收入和自己所处的社会地位比较低下,感到忧虑。有人还说,70%的人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不受益,而受到损害。他们认为70%的人感到经济和社会地位下降。当然这是相对的,是一种相对贫困的感觉。”

但是中国国家统计局副局长邱晓华却说:“中国目前的贫富差距总体上是合理的。虽然一些看法认为中国基尼系数已经超过警戒线,但中国是一个典型的二元经济结构的国家,不能以基尼系数一般的标准来看待中国。”他还说:“中国农村人口占大多数,基尼系数要放大一些才管用。”

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京兴也曾经指出,中国基尼系数拉大,根本原因在于城乡二元对立而导致的城乡差距拉大。

*城市基尼系数*

那么,就城市而言,基尼系数如何呢?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学者金晓通表示, 调查结果显示,城市居民家庭金融资产出现了向高收入家庭集中的趋势,20%的家庭拥有城市居民家庭金融资产总值的66.4%,城市居民家庭财产的基尼系数高达0.51,贫富差距悬殊,而且有越拉越大的趋势。

合众国际社的经济编辑哈奇逊在今年2月写道,一般来说,经济上成功的社会,基尼系数大约在0.3到0.4之间,美国是0.4左右,台湾是0.31。基尼系数如果太低,例如在法国和德国,就缺乏对人们的激励,妨碍经济发展。而如果基尼系数太高,就说明财富由富人向穷人渗透的机制不起作用,这也会妨碍经济发展。这位工商编辑还说,中国2000年的基尼系数是0.458,低于现在泰国、阿根廷、巴西和南非的水平。

已经退休的华裔美国经济学学者钱建君也认为,中国的贫富差距不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他说:“其他发展中国家,比如说南美洲和非洲的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贫富悬殊比中国更严重,尽管它们最富有的人的富裕程度赶不上中国最富有的人,但是它们最穷的人也未必比中国最穷的人更穷。所以,应该说中国的这个问题比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更严重。”

*贫富悬殊和社会动乱*

这是和其他国家进行“横比”,要是和过去的中国进行“纵比”呢?在美国华盛顿州的研究与资料中心担任主任研究员的王伯庆说:

“如果你有机会去看中国历史的话,就会发现,在历史上很难达到现在这种贫富悬殊的程度。如果政府不加以适当调整的话,就很可能出现社会动荡。不光是同一个地区的老百姓之间的贫富悬殊,还有不同地区之间的。”

【合众国际社】的经济编辑哈奇逊表示,如果中国政府和工商界处理得当,那么也许中国的贸易开放能使得一些财富流入农村,减缓基尼系数的增加,使中国保持生气勃勃的经济增长。否则中国就会变得象巴西那样。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