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珍妮弗.格拉茨 -- 控告密西根大学平权措施的白人女生 - 2003-03-26


珍妮弗・格拉茨(JENNIFER GRATZ )是美国一位普通的年轻白人女性;然而最近,一桩一直告到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案却使格拉茨成为人们关注的中心人物。在这个案子里,格拉茨控告密西根大学在新生录取中采取照顾少数民族的平权政策,使她这个品学兼优的白人孩子受到歧视。

* 申请入学被拒 告到联邦法院 *

格拉茨今年二十五岁,老家在密西根州底特律附近。她的父亲是警察,母亲是秘书。

高中时,格拉茨学习成绩优秀,并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种活动,所以到高中毕业时,格拉茨踌躇满志,一心认为自己要到离家不远、位于安纳堡的密西根大学去上学的申请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令格拉茨失望的是,密西根大学拒绝了她的申请。 虽然格拉茨知道,作为美国著名学府之一,密西根大学每年都收到两万多名应届高中毕业生的申请,录取率是百分之二十,也就是每五个申请人里只能取一个,但是格拉茨怀疑她没有被密西根大学接受并不是因为她考试成绩不好,或者其他方面不够资格,而是因为密西根大学在录取工作中实行平权政策,也就是,对少数民族,如黑人、西班牙裔美国人、或者土著印第安人,给予特殊照顾。于是,格拉茨开始考虑向法庭控告密西根大学的入学规则不合法。

* 采取平权措施 优待少数民族 *

这里应该向听众介绍一下有关平权政策的背景。

人们都知道,美国过去几百年的历史中,多数民族起初是土著印第安人,之后就是白人。后来的黑人、西班牙裔美国人和亚裔,一直是少数民族。其中,黑人被奴役的事实更是美国历史上不堪回首的一页。

但是,美国少数民族在争取平等政治权利、工作权利、受教育的权利等方面也一直不遗余力。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少数民族在争取平等权利方面取得很大进步,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所谓平权行动。与平权行动有关的民权法案要求雇主、学校不得在雇用工作人员或录取学生时因为申请人的少数民族地位而予以歧视。1961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一项总统行政命令中,第一次使用了“平权措施(AFFIRMATIVE ACTION )”这个词,要让不同种族融合。

在美国社会开始普遍实行平权措施以后,许多少数族裔获得了本来得不到的在高等学校受教育的机会,以及在知名企业工作的机会,社会地位有了很大改善。

* 有些美国白人 反对平权措施 *

然而在少数族裔因为平权行动获得许多好处后,一些白人开始不满了。

他们认为,给少数族裔平等的政治地位、给予他们平等的工作机会、受教育的机会没错,但是因此而歧视白人就大大地错了,不仅错了,而且违法。

所以,他们开始据此寻求司法解决,要求雇主、学校不得因为照顾少数族裔就歧视白人。格拉茨女士便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成为双方争执的中心人物。

那么,如果两个申请人的其他所有背景都一样,只有种族不同,一个是少数族裔,一个是白人,应该录取谁呢?

* 以不公平方式 落实平等主张 *

主张平权措施的人认为:少数族裔在过去几百年里倍受压迫,他们的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多少年来在整体上远远低于白人,所以不仅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录取少数族裔,而且即便在少数族裔申请人的背景略差于白人申请人的情况下也应该录取少数族裔。他们指出:少数族裔和白人的起跑线不同,在少数族裔在整体上远远落后于白人的情况下不能谈完全的平等,必须对少数族裔给以一定的照顾才能逐步缩小种族差别。

约翰逊总统在1965年的一次演讲中就说:“你把一个人用铁链子拴起来,拴了很多年,然后突然之间把他释放了,把他带到赛跑的起跑线那里说,你现在跟别人一起比赛吧。” 约翰逊总统认为:这样作并不是真正的公平。

* 联邦最高法院 将要审理此案 *

那么,格拉茨女士在申请上密西根大学时的情况是怎样的呢?密西根大学在考虑新生入学申请时又是如何考虑种族背景的呢?的确,密西根大学在考虑新生的入学申请时,种族背景的确是要考虑的一个因素。具体说,密西根大学给每一个申请人按各项条件打分,其中少数族裔的背景多加二十分,格拉茨女士现在告的就是,是不是当初就因为这二十分之差,导致一个少数族裔的学生、而不是她上了密西根大学。

对美国司法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实行案例法的美国在考虑一件新案子时,旧案的审判结果对新案子的审判有很重要的影响。具体到有关平权行动的案例过去也有一些,如1978年最高法院在加州大学对巴克一案的判决中说,种族背景可以作为一个因素来考虑新生的入学申请,但是不能预留一定的百分比给少数族裔;但是1996年,位于德克萨斯州的联邦上诉法院判决,在考虑新生入学以及是否给予学生经济资助时,学校不得考虑种族背景。正是有了后者的背景,格拉茨告密西根大学一案似乎又有了希望。

一个多月以前,布什政府也参与进来,向联邦最高法院表达了对此事的看法,也就是,联邦政府认为密西根大学处理新生入学申请时给少数族裔背景的人加分的制度是违反宪法的。

那么,到底哪一边有道理,是应该不计过去,从现在起一视同仁呢?还是应该考虑过去不平等的民族状况,对少数族裔给以一定的照顾呢?

很快,联邦最高法院就要就这一案件开庭审理。相信届时,美国社会都会对这一案件的审理给以密切关注。(三月九日播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