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台非政府组织推动台湾外交 - 2003-04-18


目前和台湾有正式邦交的国家只有27个,而且大部份是在中南美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的小国家。多年前台湾常向邦交国提供巨额金钱援助,这种外交策略被讥讽为[凯子外交],也就是[金援外交]。

*金援外交不可能*

曾经担任台湾外交部驻海地大使的吕庆龙说,[金援外交]目前对台湾来说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台湾的财政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而且效益有限,如果政权一换,邦交也可能就没有了。吕庆龙说,台湾要在国际社会生存就必须展现实力,除了传统的外交政治关系之外,还可以借用非政府组织NGO的力量。台湾中山大学教授林德昌是研究非政府组织NGO的专家。他说,北京对台湾的打压,使得台湾想到全民外交,也就是以非政府组织的影响力来扩大外交层面。

*反馈国际社会*

在台湾,所谓[非政府组织]必须是非营利性质的单位,向政府登记立案,并从事对外义务服务工作才可以算是[NGO非政府组织]。台湾外交部非政府组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吕庆龙表示,台湾外交当局不否认想借助NGO非政府组织的力量来推动外交;不过,现在也是台湾通过非政府组织的义务工作来反馈国际社会的时候了。吕庆龙说:“我们也不否认今天透过NGO,因为这些NGO是独立自主的, 他们的工作目标最后与第一目标,也就是政府部门工作目标一致时,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做。第二,台湾以前被国际社会帮忙过,特别是在美国协助之下。台湾从1960到1975年之间美国政府一年提供一亿美元给台湾来做基础建设,人才训练,还有各项 工程。如果没有国际社会的援助,台湾不会有今天。所以在这时候,经由NGO参与国际事务活动,可以回馈国际社会的时候了。”

*如何保持和政府关系?*

台湾非政府组织从事国际性活动已经有10多年的历史。其中佛教团体慈济功德会拥有最多成员和捐款。义务服务的范围包括中国等许多国家地区,并且拥有自己的全球物资运输设备。林德昌教授指出,台湾的NGO非政府组织走向国际,最终目标是希望台湾的非政府组织能加入联合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等政府性和国际性的组织。根据国际组织年鉴的登录,目前由台湾民间团体和个人成立的非政府组织多达2042个。林德昌教授认为,尽管台湾有这么多非政府组织,但并不表示政府可以从中得到力量。林德昌说:“NGO要走向国际社会,他们认为[我们是非政府性的,是独立的,我们是自主的]; 所以当政府想要和他们联系的时候,他们基本上都不愿意和政府接触;当外交部有个PROJECT要委托给NGO 来作,很多NGO不希望跟政府发生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怎样建立正确的观念让NGO去思考他们愿不愿意和政府合作。”

*非政府组织长远功能*

然而,就算台湾的非政府组织愿意得到外交部门提供的经费,但是林德昌教授认为,这并不会立刻扭转台湾的国际外交形势。林德昌说:”虽然NGO 拿到外交部的钱走出去,可是并不表示这个NGO马上就具有外交上的功能。这种功能是长远的,短期间看不出来,也许会有,也许没有,只能算是一种投资。可是如果不这样作的话永远没有办法。”林德昌教授表示,借助非政府组织的力量来突破台湾外交困境,是一个长期投资,到底会有多少成绩很难预期。但是台湾政府目前面对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非政府组织必须先在国际上建立好名声。林德昌说:“台湾利用NGO想要走向国际社会。这很不错,可是想想看,我们这些NGO在国际上作了那些重大国际医疗合作PROJECT出来。 如果你没有做,只想凭借外交力量加进入,那永远都是作不到的。台湾如果那么CARE 加入联合国这些地位的话,我觉得最重要的当务之急是你怎样在国家上好好做出REPUTATION来,如果做出来后不要主动加入,别人都会请你加入,我觉得这是台湾政府目前面对的最大问题”

*按自己风格做事*

去年,具有国际性咨询地位的非国家组织会议,以及非国家组织世界协会,邀请台湾[路竹会]加入他们的组织。[路竹会]是一个义务医疗团体。负责人刘启群医师说,他们的经费全部来自捐款,连工作人员都必须全部自费。早期他们到台湾山地服务,后来扩展到海外各地进行巡回医疗。[路竹会]会成为国际性组织会员后,他们在国际间的接触面也的确随之扩大。刘启群医师说,过去[路竹会]的所有开支都是募款来的,一直到今年由于海外医疗救援次数增加,才第一次申请外交部的经费。刘启群医师说,尽管[路竹会]得到政府的经费补助,但是他们还是要与政府保持距离,不能本末倒置变成政府的白手套。刘启群说:“我们反而很清楚,既然是NGO的话,就不能跟政府太过接近,你的经费不能太从政府那边来。国际上之所以重视我们NGO就是因为我们是非政府组织,既然是非政府组织,你就应该有自己做事的风格,跟政府之间要有一定的距离和区隔。可是你如果忘了这点,你可能被人家认定是台湾政府的白手套,本来你作了很多事情,结果一切功劳都被抹杀了,人家认为你就是政府的白手套嘛。所以做什么都不再有NGO的特色了。”

刘启群医师强调,非政府组织应该和政府保持距离,不能迷失于自己的角色;不过他相信,只要是台湾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在海外真诚自然的投入义务服务工作,就自然会产生边际效应,这就会对台湾的能见度提供一些正面的意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