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纽约举行高文谦《晚年周恩来》讨论会


由法拉盛公共图书馆和明镜出版社共同主办的新书“晚年周恩来”介绍和讨论会,星期六在法拉盛公共图书馆举行。该书作者、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披露了他从共产党体制内的御用学者转变为民间自由学者的心路历程,介绍了该书的主要内容─文革中毛泽东同周恩来的关系。五位中国问题学者对高文谦及其新书作了评介,对书中提出问题发表了不同看法,围绕周恩来至今仍高居中共神坛这一现象进行了探讨。两百多位听众出席会议,全场爆满、座无虚席。

*毛周君臣关系现代翻版*

高文谦说,他曾经是中共官方的御用学者,而现在则是民间的自由学者。他说,这本书的写作是一个命运的安排,也是他给自己了解的这段历史划上的一个句号。他用“震撼”两个字形容他最初接触到一些中共机密档案时的感觉。比如,他在书一开始引用的周恩来在1975年6月、生命只剩半年、被癌细胞吞噬得体重只剩61斤、即将油尽灯枯的时候,由于极度担心历史上曾反对过毛泽东,毛可能最终不会放过他,因此周给毛写了一封表忠心以保晚节的信。类似的档案使高文谦了解到毛泽东与周恩来的真实关系。高文谦说:毛周关系究竟是一种怎么回事情?一言以蔽之就是一种君臣关系的现代翻版。

*周恩来文革中双重角色*

不过高文谦表示,这本书并不是要给周作结论,而是把真实的历史告诉读者,还国人的知情权。他指出,周恩来是个复杂的人物,文革中他扮演了双重角色,既是毛发动文革的执行者,又是对文革造成破坏的补救者。虽然他见机而作、上下其手,包括抓经济建设、拯救一些老干部、批极左、提出四化目标,但是前提是执行毛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的文革路线,因此最终并不能把中国从十年浩劫中补救过来。

*文革研究重大突破*

著名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以一段小故事说明高文谦在周恩来研究方面的权威地位。司马璐说:这个权威性是什么人讲的呢?是邓颖超讲了一句话,是对李鹏讲的。她说你要了解你的爸爸,就要多看高文谦的文章。现在要了解周恩来就要读高文谦的这本书。因为研究周恩来曾被中国政府以“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罪名逮捕过的美国迪金森学院图书馆高级研究员宋永毅说,高文谦的这本书是对文革研究的重大突破和重大贡献。宋永毅说:他第一次用内部的档案、一个扎实的学术研究,成了一家之说,告诉我们他所理解的、在历史真实档案基础上的周恩来。

*如何解决体制问题?*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王军涛,是高文谦写作此书的参与者。早在3年前王军涛就读了他的第一稿。虽然他认为这本书仅仅把周放在毛的权力场中不能全面写出周的面貌,但是他仍支持高文谦将这段历史公之于众。王军涛说:如果不在体制上解决问题,我们今天还在为共产党工作的人,不管你说是为国家工作也好,还是为了什么道德、国计民生工作也好,最后你的结果可能就像周恩来个人悲剧一样,你是在为一个罪恶工作,除非你能够在体制上解决问题。这就是我一直想这本书出来的真实的考量。

*中国人对周慈父情结*

作家高发林对人们至今仍然敬重周恩来从多个层面进行了分析。文革后期毛和四人帮对周的打压使中国老百姓更加同情周,他们对周甚至有慈父情结,他们把中国实现四化同首先提出这一口号的周联系在一起。而许多人在了解周并非那么完美的今天仍然要维护周的偶像,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周恩来个人品德上的廉洁勤勉、律己奉公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中仍有其现实的政治作用。高伐林说:如果当年使用周恩来的这些品德来否定毛泽东、林彪、江青,那么今天也被老姓用这种精神来否定当今中共官场上的很多腐败贪婪。

*韩素英正面描写周恩来*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候选人马丁长期以研究周恩来作为自己的课题。他说,美国人对周恩来的好感主要来自美国作家韩素英对周恩来几乎是完全正面描写的书,以及周在实现尼克松访华问题上的积极贡献。会议主持人、该书的出版者何频表示,中国的典型问题如同最近闹得纷纷扬扬的非典型肺炎一样就是掩盖真相。而掩盖历史的真相将毒害人们的心灵。他出版此书的目的就是希望还原周恩来的历史真相。

*散场后听众意犹未尽*

专家们也对高文谦的书提出了不同看法。宋永毅不同意高文谦把周恩来形容为中国儒家传统的集大成者,认为儒家传统中的道并非逆来顺受,而是以死相谏。同时他也不同意把周恩来看作一个悲剧人物,而免除他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应负的责任。与会民众对于高文谦的书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他们提出了三十多个书面问题。高文谦和其他学者都一一作答。会议进行了三个小时,许多由于客满无法进场的民众,直到散场前半个小时还在外面排队等待。散场后不少听众意犹未尽,继续同作者和讲者进行交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