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加州异见人士评北京报导SARS大转变 - 2003-04-22


中国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被免职,在美国的一些中国异议人士中间引起了关注。一些在美国加州的持不同政见者对北京在报导和处理SARS疫情方面的转变予以肯定,同时有些分析人士希望中国领导人认真汲取历史教训,把坏事变成好事。

在1989年6・4前后遭到整肃的前群众出版社社长、党委书记于浩成指出,以前中共对任何攸关人民生死的大事都要求保密,但是保密的严重后果可能正是误了大事。他说:“当局一贯的做法,过去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比如煤矿爆炸等重大事故,都是封锁消息。它首先考虑到的是社会稳定,而不是人民的生命。总的来讲,它就是漠视生命,漠视人权。人民除了生存权以外,还有知情权。一封锁消息,都不知道,就不能采取预防措施。如果采取预防措施,就不至于蔓延。这次的问题确实太大了。所以说,中国政府的官员是严重失职。胡锦涛和温家宝采取一些补救措施,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做得很对,而且很得人心。”

*瘟疫演变成政治风波*

洛杉矶地区的《中国事务研究》刊物主编伍凡认为,中国政府在处理有关疫情的态度转变,可能意味着高层的政治较量。他表示,对老百姓来讲,SARS病只是一种瘟疫,但是对北京领导人则演变成了一场政治风波:“根源就在于有两个领导中心,一个胡锦涛和温家宝。他们两个基本上是一个中心,另一个中心是江泽民。这两个中心步调不一致,并且不是一条心,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结果把SARS的事情搞砸掉了。”

伍凡指称,SARS病早在去年年底就在广东开始出现,并且造成恐慌,但江泽民主持工作时期,各级主管人员一直试图掩盖、欺瞒真相,导致疫情不断扩大,使本来可以及早控制的瘟疫扩散到世界许多地方。伍凡说:“由于广东受到中央的指示,一直在把它(事实)积压下来,造成了这么个局面,全世界抗议。胡锦涛下令要把局面改过来。这就发生了两个大的冲突。第一个结果就是一个市长和一个部长下台了。”

*处理不当损失更大*

伍凡说,更深一层的影响可能是,仍在蔓延的疫情和领导层内部的明争暗斗会让外界认为,中国领导中心不稳定,从而减少跟中国的人员、经贸和其他方面的往来。伍凡告诫说,这次传染病危机如果处理不当,将会让中国在国际形像方面蒙受1989年6・4以来最大的损失。他还指出,中国领导者中旧的一派不会甘心在SARS病风波中就此罢休,而这场政治斗争还刚刚开始, 如何演变有待观察。

伍凡和于浩成指出,胡锦涛和温家宝是情急之下采取了一些新做法和姿态。正在洛杉矶地区访问讲学的纽约公共图书馆驻馆作家、流亡诗人贝岭也认为,中国政府是在形势和舆论的逼迫下转变了对SARS病的处理方式。他说,一旦官方对非政治性新闻松绑,SARS病事件则可能成为促成非政治性新闻开放的一个契机,但是在目前的专治体制下,不能奢望中国很快出现对政治性新闻的解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