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从萨斯病-切尔诺贝利-透明化 - 2003-04-22


中国政府掩盖萨斯病危机长达几个月的行为,使人们不禁联想起前苏联戈尔巴乔夫政权一开始对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灾难的掩饰。后来,苏联的政治社会因为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了深远的变革。不过,分析人士说,萨斯病究竟能引发中国政治生活中多大的变革,目前还无法预测。

*切尔诺贝利促使苏联开始透明化*

中国政府星期天解除了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的党内职务。一夜之间,北京的萨斯病患者统计数字猛然增加了十倍,死亡人数也大幅度增加。[世界卫生组织]表示,解除这两位高级官员职务的决定显示中国领导人现在感到,报告萨斯病疫情必须要透明。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把中国第四代领导人上台后不久发生萨斯病的事件,比喻成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上任不久后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两国政府一开始都试图掩盖事实的真相,后来在国际社会提供的证据和强大压力下,又都被迫公布事件的真相。戈尔巴乔夫后来还借助“切尔诺贝利事件”在苏联推行政治制度透明化和其它政治改革方案。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教授罗德明(Lowell Dittmer)认为,这次的萨斯病事件虽然可能不会导致中国的政治民主化,但是至少会促进中国政治生活的透明化:

Dittmer: "Doesn't necessarily impact on elections..."

罗德明:“虽然这次事件不一定会冲击到现有的选举制度,或者产生其它的民主机制,但是它会增进中国制度的自由化和透明化,因为政府认识到有些信息必须要公布,必须要报道,否则事态会变得更加严重。”

*萨斯病对中国政治影响很难估计*

美国西密西根州大学政治学教授、前美国中央情报局中国问题分析员坦纳(Murray Scot Tanner)也认为,切尔诺贝利灾难和萨斯病事件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是这两次事件在前苏联和在现今的中国产生的政治影响会有很大的不同:

Tanner: "Soviet Union in mid-80's and China today are..."

坦纳说:“八十年代中期的苏联和现在的中国在许多方面差别很大。虽然中国在处理萨斯病消息时的试图控制消息,但是,跟在戈尔巴乔夫政权早期发生切尔诺贝利事件的时候相比,中国在处理新闻报道方面已经进行了很大程度的开放。因此,我不能肯定这次事件是否会使中国象二十年前苏联那样实现更大的开放。”

*蒋彦永命运考验中国自由化*

中国政府这次解除两名高级官员、并表示要如实报告萨斯病疫情之前,北京一名退休军医蒋彦永向外国媒体透露了当局试图掩盖病情的真相,随后,更多的医务人员纷纷向民众和外界透露实情。后来,新上台不久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才明确表示禁止各级部门虚报病情。《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向外界透露消息的蒋彦永医生曾一度受到当局的监控。西密西根州大学的坦纳教授认为,在未来的日子里,中国当局如何处理蒋彦永医生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这次的萨斯病灾难究竟会带来中国政治上多大的透明度和自由化:

Tanner: "The treatment of Dr. Jiang is potentially extremely important..."

坦纳:“如何处理蒋医生可能是极其重要的。蒋医生显然采取了政府不愿意看到的行动,他透露了政府千方百计想控制的信息,违抗了政府的意愿。假如政府想要控制这类的事情,避免其他人也采取类似的行动,我担心政府会惩罚蒋医生。但这样做非常令人担心,因为我们大家强烈地感到蒋医生只不过尽了他的公职,而且许多中国人也这样认为。另一方面,假如一个人可以这样公开地、引人注目地采取类似的行动,而且不必承担后果,那么就会向其他中国人发送一个明确的信息,人们可以在重要的事情上跟政府唱反调而不必付出代价,政府今后也会看到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萨斯病考验中国第四代领导*

人们注意到,被人们广泛认为仍然掌控中国实权的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以及他在中央政治局中的亲信至今没有就萨斯病在中国肆虐直接发表评论和讲话。香港媒体报道说,江泽民的官僚体系正密切注视新一代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如何处理这次危机,并随时准备对他们发动政治攻击。不过,美国的中国政治分析人士说,现在评论萨斯病危机对新领导层的政治冲击还为时过早。

星期二,中国官方宣布全国又有十一人因萨斯病死亡,萨斯病患者总人数超过两千人,而且疾病可能正在向农村地区蔓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