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戴晴评李慎之(2) - 2003-04-24


刊者注:以下戴晴的评论代表她本人的看法,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

说真话 尊严严地活着 (二)

没有人知道他被打成右派而遭受的磨难,也没有人知道他后来再次�犯严重错误�面对的煎熬,在他奋笔疾书的最后几个年头,李慎之无暇顾及这些�遗闻逸事�。他要以他做革命战士和�党的宠儿�的历练,说出中国最深刻的疾患,和刻不容缓的救治。

他先向�封建�这个被说成中国一切不幸之渊源的冤大头开刀。中共元老李维汉弥留之际曾特意求见邓小平,提出文革悲剧源于�中国的封建遗毒太深�,得到有改革意愿的邓的首肯。这里的封建,谁都知道,指的是�无人能制约毛泽东�。

把绝对权力归于封建,李慎之不同意。他辩称秦始皇称帝之前的封建时代,正是我们民族历史上最为灿烂博大的时期。造成中国文明停滞不前乃至后退的,不是封建,是一直延续至今的政治上的专制与极权。

他举出毛泽东自称�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以皇帝老子�予一人富有万方�的威严,在计划经济和民族主义的支撑下实施�权力通吃�。

不仅制度,更在于精神;不仅领袖,更在民众。而国运前景之可悲,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人之接受专制主义正是到了深入骨髓的程度�:没有�公民�的觉悟,只有�子民�的顺从。而在出于恐惧而凭借谎言生活的现实里,只见千夫之诺,不见一士之谔谔。他痛切告戒有志学子:滥用�封建�这个词是政治势力压倒�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的结果。

概念廓清的同时,他历数专制与极权如何给�新中国�带来的灾难。细察他的著作,李慎之从来不用�某人�或者�众所周知的原因�等小的躲闪来保护自己,对所有人、所有事都是秉笔直书。他感叹�专制主义的传统太深,深到不易认识清楚,深到不能真的触动的程度�;他痛惜任何革新的萌芽,�皆因政治上的极权专制主义而始终发展不起来�。

怎么办?他以曾经革命、并靠革命取得了政权的胜利者的身份坚决否定革命。中国不能不变,但只能缓变、渐变、和平演变。大家觉醒,戳破谎言,争取�说真话�,尊严地做人,并�从小处着手�做,在实现制度民主化过程中,完成子民公民化。

他生前说,如果一个人还能有下一辈子,那么我的最高愿望是当一辈子公民教员。因为我知道在我们这个国家,要养成十来亿人民的公民意识,即使现在马上着手,也至少得要五十年到一百年才能赶上先进国家。

他走了,这位大声喊出并竭力促进中国极权主义结束的思想家和实践家。他在送王若水的时候说的那番话,正是我们此刻想对说的──中国现在正处于最需要你的时候。在长逾百年的转型期中,现在已快到最后一个阶段了,这是又一个极危险险的阶段,随时有失序脱序的可能。中国最需要的就是思想家,只有思想家可以引导人们的行动,可以规范社会的思潮。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你撇下你命途多舛的祖国走了呢??

刊者注:以上戴晴的评论代表她本人的看法,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