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萨斯蔓延台湾要求加入WHO呼声高涨 - 2003-04-29


随着台湾萨斯疫情的不断恶化,台湾要求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呼声越来越高。台湾的萨斯病例持续增加,台湾的医疗体系和医护人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医学界联盟基金会召开研讨会,探讨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台湾的外交形势可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尽管台湾具备一个独立国家所拥有的宪法、政府、军队和货币,尽管台湾所取得的经济成果有目共睹,但是台湾既不是联合国,也不是大多数世界组织的成员。

*打破孤立状态*

台湾欧盟研究协会秘书长吴志中指出,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国际世纪,因为人类面临着许多全球性问题,因此台湾更有必要打破在国际上的孤立状态:�我要强调一点,21世纪国家不再是主导解决世界问题的一个最重要角色。仍然是重要角色,但不是唯一的。�吴志中列举了十个全球性问题,包括人口问题、难民问题、饥饿问题、水源问题、毒品问题、环境污染问题、经济发展与社会问题、卫生环境与疾病问题,艾滋病和萨斯病、以及恐怖主义问题。

吴志中表示,这十个问题不是任何一国家所能单独解决的:�这些问题,全世界,就算是强大如美国,都无法单独解决。因此引申到一个名词叫做全球治理。什么叫全球治理?全球治理并不是要成立一个全球性政府,而是结合民间社会,跟官方和非官方的力量,设法来共同解决国际社会发生的全球性问题。在全球性治理里面,国家只是一部份而已。 �吴志中认为,全球治理包括九个部份,它们是非政府组织、专家团体、多国合作、国际体制、因特网、国家、国际法则、国际组织和全球性联盟。

*加紧国会外交*

吴志中指出,国际外交越来越趋于多元化,是全民都可以参与的,而不再是国家的专属权力。尽管台湾有着特殊的外交环境,台湾在国际舞台上仍然有施展的空间:�台湾可以参与的项目非常多,NGO、专家社群、多国合作、国际体制、WWW,还有某些国际组织,一些国际法则我们都要遵守。几乎三分之二以上我们都有全面的参与。无法参与的只是以国家为单位的国际组织。这种情况下可以补足的就是所谓的国会外交。现在世界上大部份国家已经走上民主化,民主化议员能扮演重要角色,因为议员要监督政府。�因此吴志中认为,只要台湾能以国会外交填补国家无法参与的事务,台湾的国际地位必将有所提高。

世界卫生组织每年五月召开会议。往年台湾各阶层人士从4月开始便奔波于世界各地,对有影响的一些国家和世界组织的负责人进行游说。今年由于萨斯疫情的出现,限制了台湾的游说活动。但是据报导,一些立法委员和民间团体仍在美国、欧洲和日内瓦活动,希望各国承认台湾在防治萨斯病上的成绩,接收台湾为世界卫生组织的成员。

民进党中央党部副秘书长李应元表示,在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问题上,台湾的国会外交取得了令人高兴的成绩:�台湾的国会外交也曾经四处要求相关的其他国家的国会议员给我们支援。后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支持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的决议案。美国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弗里斯特参议员他在访问台湾时对陈水扁总统说,他结束亚洲访问之后,就会在参议院提出支持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的决议案。�

李应元表示,在去年的世界卫生组织大会期间,美国和日本政府都曾经表示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希望这两个国家在今年的大会上提升对台湾支持的呼声。李应元说,尽管台湾今年不大可能加入世界卫生组织,但是萨斯病的爆发再一次说明疾病是无国界的:�不过我们认为萨斯这个世界性的新生病毒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对世界再度确认疾病是没有国界的,全世界绝对不能够把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忽略掉。�

*加入WHO不再不可能*

多次参加世界卫生组织会议的台湾外交部非政府委员会副主委吕庆龙大使表示,世界卫生组织是不会把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忘记的,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问题已经不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说:�从一开始推动一直到现在,有不同的意见认为这是MISSION IMPOSSIBLE。但是站在第一线,我不认为是这样的。我们推动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议题。这展现在每年到4、5月的时候,中国代表团就会为这个案子操心,台湾今年来不来?来了会怎么办?向我们的邦交国打探消息。另外,我们也很愉快地感觉到,国际社会中的重要国家,如美国和欧盟,加拿大和日本,我们见面的时候都会谈到这个问题。甚至会问问你们手软了没有。�

吕庆龙大使表示,萨斯疫情突显了台湾在医疗方面的实力,因此在推动加入世界卫生组织问题上,台湾不应该气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