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专家分析美国新国防预算案 - 2003-04-30


布什政府要求增加2004年度的国防预算,以适应美国军队转型的需要。布什政府刚提出了2004年度的政府各部所需开支预算要求,其中为五角大楼提出的经费要求是三千九百九十亿美元,这比今年的预算提高了一百六十九亿美元,增长率是百分之四点四,同时使得国防预算经费回升到了冷战时代的水平。

“转型”被国防部列为当务之急,具体说就是为了把军队改造成更灵活机动、更具致敌于死地的战斗力、更适应参与多国部队行动而发展有关技术及其推行有关方案。五角大楼的经费预算部门负责人说,2004年度经费中的二百四十亿美元将用于军事技术改造。而国防经费中的一千三百五十亿美元要用于军事技术研究及装备采购上,换句话说,很大一部份经费要花在发展并购买新型武器上。这一切反映出国防部一心向往的新型“美国式战争”,而它更深层的内涵是在对 9-11 事件所彻底改变的“美国使命”作出反应。也就是说美国人如今共有的危机感扩展了美国军队的任务,使之成为一支维持世界安全的部队。

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说,部队的灵活机动和行动的准确无误,要凭借情报工作而不是依靠火力。 拉姆斯菲尔德在伊拉克战争中引人注目地把特种部队推向军事行动的中心地位。总之,国防部认为由于美国军方的新使命,美军的技术更新和改组转型势在必行, 从而需要更多资金。这一理念在有关研究人员中引起不同的反响。

*增加国防开支带来间接经济效益*

传统基金会的贝克・斯普林赞同国防预算的增加。 他认为预算不能光看票面价值,要考虑到通货膨胀和国民经济增长, 这样这次增加国防预算就无可非议,而且增加的幅度还低于其它部门。他说,国防预算不能为政府预算超出经济增长承担责任,换句话说国防开支并非造成国家财政赤字的原因。

贝克・斯普林指出,增加国防开支有间接的经济效益。首先它助长全球贸易机制,美国对全球安全所承担的责任和美国在国际政坛所起的斡旋调停作用,给美国创造了在全球范围进行投资和贸易的机会。 其次, 加强国防和国土安全防务,防患于未然,达到遏制恐怖袭击的目的,并避免因而产生的巨大经济损失,是有利于经济的第二因素。最后,美国为了维持世界秩序而对蓄养恐怖主义并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统治集团宣战,也为美国和世界经济体系赢得能源等矿物资源,这些都是经济建设的基石,美国通过伊拉克战争得到石油就是例子。”

*增加国防开支有政治因素*

但是国防情报中心的温斯洛・ 惠勒却对增加国防预算持负面态度,他说:“我断定拟议中的国防开支预算多半是政治气候的反映而并非战略所需。然而我们并不是说要克扣部队的经费。我军理所当然需要得到更好的待遇、现代化的装备,也必需有军队转化改组所需的资金,但是我认为我们即使不增加预算也能做到上述各点。”他认为,既然要摆脱传统战争的框架,就必需削减军队人员和常规武器装备,因为现代战场上人多不再意味着强大的威力,反而只是庞大的攻击目标。另外,既然现代战争取胜不靠火力而靠技术和情报,那么应当省下传统武器装备上的经费,作为军队转型所需。

还有专家指出,美国在全球安全防务中不能包揽一切,例如,现在该让欧洲国家担负欧洲防务中一些军事行动的扫尾工作,让欧洲国家承担一些任务。 最后,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没能利用设在一些波斯湾地区国家的基地为军队部署和后勤供应服务, 美国应当从中吸取教训,重新考虑在各地设基地的必要性。总而言之,军方和商家有同样的原则:钱得使在刀刃上,少花钱、多办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