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巴格达学校复课举步艰难困难重重 - 2003-05-03


参与伊拉克重建的美国官员建议中小学星期六复课,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学校都做好了让学生返回教室的准备。很多学校在战争期间或者战后的抢劫中遭到破坏,教师们正利用最后的时间收拾残局,恢复校园。

孩子们的琅琅笑声响彻了[阿玛纳・本特・瓦阿布小学]的大院。校长库拜西说,早晨8点开学的时刻只有大约20名学生报到。他们穿着最好的衣服来到了学校。很多家长仍然不放心让孩子离家上学。不过学校平安无事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街坊邻里。到了中午,校园里有了100多个学生。

库拜西校长说:“我派助手把老师们召回学校,派助手去学生父母的家,把孩子召回学校,如果事关重大,我就亲自出马。”库拜西女士担任校长已经有14个年头了。她说,在萨达姆的统治下,她手下的老师能跟孩子们讲什么话都受到严格限制。她说:“即使是作文,我们也只让他们写某些关于萨达姆的题目和内容。如今我给老师们开了个会,给他们出了非常不同的题目和内容,那就是:他们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只要有利于孩子学习就行。”

*谨防祸从口出*

库拜西校长说,在萨达姆统治下,她小心翼翼,谨防祸从口出,即使对自己的手下也不敢发半句牢骚。他说:“我不多讲话。因为我担心某位老师万一是特务的话,我要是说错了一个字,就会被汇报给萨达姆政权。所以呢,我就沉默不语。所有的时候,我都保持沉默。”

库拜西不需要再沉默了。她说,她的恶梦已经结束。她提到,开学前她所做的头一件事,就是把萨达姆像从所有的课本首页中撕掉。12岁的姑娘法拉赫说:“见到我的朋友,和他们讲话,我很开心。”她说,战争期间她和所有的朋友都没见过面,如今重逢在校园,大家又能聚在一起说说笑笑,这让她很开心。他们在说什么呢?法拉赫说:“我们只谈战争,什么打枪啊,轰炸啊,飞机啊,坦克啊,还说我们都躲在哪里。”法拉赫说,她长大了想当一名电脑工程师。在萨达姆统治期间,接触电脑会有层层限制,而国际电脑联网则索性被禁止。

*校园满目疮夷*

在[巴别女子中学],则是另外一番景像,校园里满目疮夷。过去10天来,老师们一直在收拾残局。[巴别女中]战后遭抢,书籍、书桌、空调、厕所的水池和马桶几乎被洗劫一空,甚至连天花板上的电风扇以及门把都未能幸免。

校长哈特姆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她说:“首先,我们没办法让孩子们回来上课,因为学校还不安全。还有,大门也被美国坦克给捣毁了。”

哈特姆说,没有被偷走的都被砸坏了,包括理科实验室和崭新的设备。实验室破败不堪,一片狼籍,地上布满了破碎的玻璃试管和显微镜。哈特姆说:“这哪里是学校,这简直是废墟!”在外面黑暗的走廊里,到处散落着学校的档案和学生的考试卷。照明设施都不见了。中心控电开关也没有了。有位家长问,她17岁的女儿如果按照校长的要求回校帮助打扫,会不会有安全问题?她担心校园里面藏着武器。萨达姆军队在很多学校都储存了大量武器弹药。她问到:“安全不安全?你不觉得在我们把孩子带来之前,美国部队应该来搜查搜查吗?我希望能做到这点。我不想让我女儿来这里打扫碎玻璃,而我呢,连学校里有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我们家的老大,也是唯一的女儿。我不想让她牺牲在学校。”

哈特姆校长说,她希望年轻的学生能有焕然一新的开端,但是只清扫过去还不远远不够。她说,教育系统必须修改,教科书也要改。哈特姆夫人说,萨达姆政权把扭曲的世界观强加给几代伊拉克人,如今是拨乱反正的时候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