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伊朗女作家谈中东民主 - 2003-05-03


随着萨达姆政权的倒台,不少人开始展望中东美好的未来。记者采访了>一书的作者娜菲西。娜菲西在书中谈论了女性和文学在伊朗所起到的作用,以及他们对于在中东建立民主社会的重要意义。

从某种程度上,娜菲西的>一书同国际新闻自由日的主题相关。娜菲西说:“这本书是根据她在德黑兰从事了18年英语文学教学的经历写成的。”娜菲西说,她希望向读者揭示,在伊朗这样一个没有个人自由的专制社会,人们如何通过文学来创造空间,不仅是波斯文学,还包括西方文学。

娜菲西在美国求学,然后回到伊朗,从70年代到90年大约20年的时间都在伊朗渡过。在她的书中,她记载了这段经历。书中有一段写道,学生们每个星期四来到娜菲西的课堂,他们解去的不仅是头巾和袍子。娜菲西解释说:这不光是宗教礼仪的问题。对女性来说,通过要求他们戴面纱和遵行律法,这个社会实际上把宗教当作意识形态的工具,来迫使出现千篇一律的现像。就连她那些信奉伊斯兰教、戴着面纱的学生看起来都千人一面。但是每当他们踏进教室,解去面纱,他们立刻成立独立的个体,一种独特的自我。娜菲西希望表达这种个性的价值。

*穆斯林民主*

谈到伊朗人在伊拉克的问题以及对战后伊拉克社会等看法时,娜菲西说,伊朗将对穆斯林世界的民主化发挥重要作用。从某种程度上,伊朗等于穆斯林世界中的前苏联。在经过了思想和神职革命以后,伊朗意识到民主是属于整个世界的,不光是所谓的西方的、美国的、或是欧洲的。伊朗将会为穆斯林社会树立一种建立民主的典范。

谈到在原教旨主义社会中,女性是否能够拥有言论自由的话题,娜菲西说,自由没有被赐予伊朗女性,是她们亲手创造的。霍梅尼在60年代早期曾经说过,给予女性选举权等于使她们沦为娼妓。但是当霍梅尼意识到,不可能离开伊朗社会半边天的力量来掌握政权时,他不得不给予女性更多的权利。

娜菲西说,伊朗女性还在不断为争取更多进行斗争。伊朗的街道就是她们的战场,她们不是用枪支,而是用大胆和随性的穿着在战斗。娜菲西说,政府不希望她们那样穿戴,在这场战斗开始的时候,她和其她成千上万挑战政府戴面纱规定的女性付上了被开除的代价,但是她说,她感到非常骄傲。在当今的伊朗,女性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非常活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