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从蒋医生被“冷冻”说起 (二) - 2003-05-15


鸦片战争以后民间流传过一句话:“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这“连轴怕”的第一项如今照旧;第三项从来就是自欺其人;只第二项“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情形尚有些复杂。

道咸同光年间,还没有国联与联合国,洋人到中国是明抢。就算有了亚洲第一快船,无奈打不过人家,只好割地赔银子。而今不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有了核能力,还荣升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扪心而论,我们的掌权者对洋人依旧心怯三分:维权守土比不上俄国,坚持己见比不上法国,追究战争责任比不上韩国……整个撑着一个泱泱大国架子处处显得没底气。为什么?一个字:穷。穷之上,还要加上两个字“措大”。穷措大的典型表现是:本没有钱,却爱花钱,特别敢花借来的钱,借钱的时候又绝不放下身段。比如这回抗非典天大的事,中央财政拨款20亿,而此前公款吃喝每年1000亿,50年国庆大典1000亿,三峡工程2000亿(这是官方给出数字,实际开销保密),还有总统座机、国家歌剧院、2008年奥运等等花哨玩意儿……没一项不上百上千亿,而且全是党说了算、领导说了算。

这些钱从哪里来,除了祖宗留下的、透支后代的,另一个大头就是靠洋人,包括加工出口、吸引外来投资和出售种种权利(土地使用、资源开发、市场占有等)。

目前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对中国关闭,也没有洋人再到中国来花钱。当局在4月15日之后投入全力控制疫情,宣传机构嘴里说的,当然都是关爱生命,但如果回想一下并不算太久以前发生、而且不见有根本解决措施出台的矿井塌方、学校爆炸,以及农民根本不敢生病这类现实,又很难不让人觉得,草民的命不值得这么大动干戈。这回的全民上下大动员,有相当成份是做给国际看的。

当然这也没什么不好:维持出口、拉住外资,以防引发进一步的社会动荡;特别是以后再也不撒谎、决心增大信息透明度、创建基础医疗等等,也算是坏事变好事。但时至今日,似乎多是议论与火线表态,未见任何制度性改变。

如何看待蒋医生的“愤然揭发”,如何对待这自作主张挺身而出的“老同志”,遂成为当局是否在最根本的问题上肯做些变革的试金石。或者换句话说:要想恢复国际社会对你的信任,不能不从蒋彦永做起。因为对他的评价,代表了现代社会的一条底线,即执政当局对受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尊重他们在重大国是问题独立发表见解的态度。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境外记者对此事一直揪住不放的缘故。记得CNN记者一个月前就问过卫生部高强“怎么让我们相信你”,高强回答“你说我怎么才能让你相信?”他可能为自己熟练的外交辞令而得意,我们差不多要朝他喊:在蒋医生的事情上大度点、诚实点,比什么都强。

蒋彦永和他的“冲冠一怒”,不是军事机密、也不是外人不得干涉的内政。他的勇气与见识,正是现代社会公民的榜样。当然据说蒋医生如今还有吃有喝地住在家里,这比动辄发配、掉脑袋的毛泽东时代已经好了许多。但对他的扼闷与冷冻,恰恰反映了现政权依旧脱不掉继承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衣钵、实施集权统治的可憎特徵。正是这一特徵,而不是蒋医生对全世界说了实话,才是使得洋人不敢把你当成平等的夥伴加以对待的根本原因。

以上是北京自由撰稿人戴晴撰写的一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