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家学者评陈水扁应对萨斯能力 - 2003-05-20


台湾陈水扁政府在萨斯疫情持续恶化的气氛中迎来了执政三周年纪念日。不少学者认为,陈水扁政府处理萨斯疫情不够得力,但也有学者相信,局势会很快得到好转。

三年前的5月20号,陈水扁总统宣誓就职,完成了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换的历史使命。三年后的今天,台湾人民似乎忘记了政治议题,都沉浸在萨斯带来的恐慌之中。世界卫生组织星期一表示,台湾是全球萨斯传染扩散速度最快的地区,尤其是医院急诊室的传染管制漏洞,造成萨斯病例急剧增加。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麟徵认为,陈水扁政府处理萨斯危机的失败显示了政府的无能。他说:看陈水扁处理萨斯可以看出来,他是非常的没有能力 ,连最起码的提供医护人员必要的装备都没有办法做到,导致医护人员纷纷求去。在疫情爆发之初,他掉以轻心,强调在防疫萨斯上台湾是多么有成就,可以有三零的成绩,就是零输出、零死亡、零院内、社区感染。但是后来我们看到三零全部破空。在萨斯防疫的问题上,充份地显露了陈水扁的领导是无方的,他的团队面对危机是无法处理的。

*经验不足欠缺调配*

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吴志中则认为,在处理萨斯疫情上,政府各部门的确存在不协调问题,但这属于经验不足。他相信,情况将会很快好起来。他说:从口罩的事情可以看的出来,政府在处理的时候确实经验非常不足。但全世界各国政府的经验都不足,所以我觉得陈总统在处理目前萨斯疫情也是在摸索当中。我觉得在短期内可以得到改善,因为全民都已经投入抗萨运动,另外台湾的医疗体系还不错。现在欠缺的就是调配和整合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可以突破的话,我想政府可以在短期内控制萨斯疫情。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担忧。

*毒疫难消阵前换将*

近日来,台湾萨斯疫情的确很不妙:一家又一家的医院传出集体感染的消息而被封闭;一所又一所学校因为有学生感染而不得不停课;老百姓为买不到口罩而怨声载道;医护人员更是因缺少照顾萨斯病人所必须的口罩和防护衣而不满;还有一些医护人员因缺乏职业精神而集体请辞。

为了改善台湾防萨抗疫的形势,陈水扁总统阵前换将,让非党派人士、行政院萨斯专家委员会的召集人、国际著名的流行病学者陈建仁替换涂醒哲,担任卫生署长。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吴志中相信,这会改善台湾的疫情管理体系。他说:他本身是防疫专家,他是搞公卫的。这是第一次非纯医生的人担任卫生署长,很明显,陈水扁总统就是要解决萨斯问题。既然全台湾的力量都摆进去了,以台湾的高水准的医疗体系,我觉得可以在总统选举开始起动之前,应该可以解决的。

但是台湾大学的张麟徵教授则认为,一、两个非党派人士搀沙子难以解决整个民进党政府的问题。

他说:确实可以看到他是希望能够找到人才来帮衬他。可是从外面一个两个地吸收人才,而不是跟在野党分享权力,共同拟定政策的话,外面的人才进到民进党的团队去,他们是没有办法发挥他们可能有的影响力,因为你必然会受到那个团队的作法和意识形态的制约。

*渴望就座世卫大会*

台湾萨斯疫情不断恶化,陈水扁政府一方面批评中国政府隐瞒疫情让台湾蒙受无妄之灾。另一方面也埋怨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国的压力下,迟迟不派人到台湾,延迟了台湾防堵萨斯的时间。张麟徵教授指出,这些都是执政党不负责任的托词。他说:因为执政党在应付萨斯疫情冲击的时候,第一个考量的是政治,是政治挂帅。他没有第一个考量的是台湾人的健康,甚至摆一边。所以在第一时间里面,没有去吸取防疫的各种教训,没有去学人家失败在哪里,成功在哪里。他完全去想政治。

星期一,世界卫生组织再一次拒绝了台湾作为观察员参加世界卫生大会的要求,这对陈水扁政府无疑是一个打击。东吴大学的吴志中批评世界卫生组织的决定违反了自己的宪章。他说:世界卫生组织的宪章里提到,对全人类不应该因为种族和宗教信仰、政治意见和经济社会条件差别而又所不同。我们台湾只不过和一个国家政治意见不同就被WHO刻意排斥在外,它已经违反了它本身成立的宗旨。我觉得台湾人民不用太过沮丧,因为WHO自己堕落,而且它威胁到世界人民的健康,因为这种传染病是不分国界的。

陈水扁总统在就职满三周年的这一天,来到台北县八里乐山疗养院担任志工。他戴着口罩和手套,认真地擦拭桌椅,为疗养院进行消毒打扫,以实际行动呼吁全民发挥志工精神全力抗疫。他说,希望国人能够一起走进「时间的银行」,奉献一小部份时间给社会,为自己和台湾开一个帐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