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台湾萨斯疫情暴露医疗体系弱点 - 2003-05-21


台湾新增萨斯病例和死亡人数再创记录。台湾萨斯疫情为什么迟迟得不到控制?有医学界人士认为,这与台湾的医疗体系和民众的看病习惯有关。

台湾萨斯病例连续创下新高,截至21号中午为止,台湾萨斯可能病例有418例,比前一天增加了35例,死亡人数没有再增加,维持在原来的52例。台湾疾病管制局长苏益仁表示,在新增加的35例中,一半与和平医院有接触史,其他则来自4月底五月初的中兴医院及马偕医院的旧病例,所以疫情并非出现异常高峰。

台湾的萨斯疫情正如行政院萨斯防治及纾困委员会副召集人李明亮所说的那样,五月十三号以后又出现了一波疫情高峰,�这波疫情还会更大,只是我们不知道会有多大。�李明亮说,根据可能病例的发病日期来看,四月二十二号起有和平、仁济医院造成的第一波疫情高峰,五月初台大、马偕等医院的院内感染是第二波,五月十三号开始出现第三波。最近的发病日期是五月十六号开始出现,看起来病例还在上升之中。李明亮认为,目前必须全力防堵院内感染,一定要在五个星期内控制下来,否则后果难料。

*疫情是否失控有不同看法*

台湾预防医学会理事长、阳明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所长陈宜民教授指出,台湾萨斯疫情已经失控:�现在我觉得疫情已经有点失控了。因为台湾岛很小,所以民众会用一些交通工具,从台北回去南部。因为很多人在台北工作,现在很多地方停止上班或上学,一些人就会回南部的老家。有些得病的人回老家就把疾病传给家人。现在的情况是蛮严重的。�

但是台湾行政院考试院委员刘武哲医学教授则认为,尽管台湾萨斯疫情有所失控,但实际上情况并不像媒体报导的那么严重:�台湾有一点点失控,但是我今天在比较香港从2月20号报告疫情到4月28号这9个礼拜的时间,一共是1420个病例,死了122个。台湾算9个礼拜,从3月10号到5月20号,也是9个礼拜。好像没有死那么多啊,而且病例也不像那么多。就像何大一所说的那样,其实台湾没有那么严重。可是我们的媒体太厉害了,同样的事情一天报10次,让人们觉得非常恐慌。看看能不能叫媒体收敛一点,人心的恐慌比真正病情的恐慌还厉害。�

*民众喜到大医院看病*

从目前的情况看,萨斯疫情最严重的还是集中在一些大医院。陈宜民教授认为,台湾民众喜欢到大医院看病的习惯,是造成萨斯疾病流传的原因之一:�一般民众生病时都喜欢到大医院,因为他觉得大医院医师比较好,他不会到私人诊所或小医院去。但是萨斯发生之后,台湾民众的医疗行为还没有改变。一个人发烧他可能一下子到新光医院,一下子到台大医院,然后又到市立医院。光台北市的市立医院就有6、7家,都是在人口密集的地区。还有国家型医院,如荣民总医院都在台北市。民众生病了,好像在逛医院一样,这家看看,不行了,再到另一家去。�

陈宜民教授表示,萨斯病毒就随着这些�逛医院�的病人在各大医院间传来传去。刘武哲教授也敦促政府尽快解决医院感染问题,否则民众连看病的地方都没有了:�赶快解决院内感染的问题。要不然大医院都关门了,有些诊所也关门了,老百姓到哪看病啊。�

台湾的卫生系统非常复杂,医院分为国立、署立、市立和私立。属于台北市立的和平医院坐落在贫穷人口比较集中的万华区,到这里就诊的病人大都是低收入的民众。和平医院院内感染爆发后就有人提出,萨斯疫情和个人经济以及卫生条件密切相关。但是陈宜民教授认为,卫生署领导不力,以及一些医院拒绝接收萨斯病人,才是造成萨斯疫情越来越严重的原因所在:�中央在防疫的时候一开始也没有要求有一个专门收萨斯病人的指定医院,甚至发烧的筛检站也都没有成立。卫生署没有利用署立医院的系统作为发烧的筛检站,私人医院又对疑似病例拒收。所以造成病患到处游走,就像人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有些医院也会要求病人回家居家隔离,可是病人已经达到了在医院隔离的标准,可是医院让他回家。这样又有可能传染给他的家人。�

*和平医院不负责任引起不满*

据透露,陈水扁总统日前在会见各大教学医院院长时,各医院对和平医院内部管理的官僚现像、不负责任的掩盖事实并拼命把萨斯病人往外送,相当不满,他们认为这种作法造成了疫情的扩散。

一些官员指出,这次抗萨斯凸显了官僚体系的问题。由于体制上的问题,中央卫生主管单位难以帮助困境中的台北市卫生局,因为和平医院归台北市卫生局管辖,市立医院的人事考核归卫生局,人事经费由市政府负责。台北市又是首长制,卫生局长只听从市长的,因此便与中央�绝缘�。

陈宜民教授认为,台湾的医疗系统的确需要改革:�我觉得台湾的医疗系统当初在健保局,还有卫生署医政处建立的医院转诊制度没有成功。所以不是小病到小诊所,大病到大医院这样的观念,这样的行动,民众没有建立起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