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谁是三峡工程的张文康(一) - 2003-05-28


隐瞒疫情,张文康等主管官员遭到裁撤,原因很简单:如果听任他们在如此关键的位置上继续弄虚作假,欺上瞒下,中国百姓因疫情蔓延死上几百几千不说,全世界的嫌憎与排斥,将使得对外依赖一日重似一日的中国经济严重受挫。

张文康4月2日亮出的,其实是标准的共产党官场身段,这我们在无数场合,包括造成千百万人死亡的天灾人祸应对上,已经非常熟悉。记得当时胡锦涛的一句“绝对不许瞒报”,真有振聋发聩之势呢,只望这戒律,不仅仅在此一时,也不仅在抗FD一桩,那可真是中国百姓的福音了。比如值此三峡工程蓄水通航之际,我们这些沉默的出资人(所有在中国的用电者,都以没商量的电费提价方式,贡献“三峡建设基金”,每年20亿)最想知道的就是:三峡工程有没有向我们隐瞒什么? 如果有,谁是它的张文康?

10天前(5月21日),三峡工程当局举行了“二期工程蓄水及船闸试通航前验收鉴定”。我们注意到总工程师潘家铮的闭幕讲话没有在《三峡工程报》上刊出,仔细揣摩之后发现,原来他充份肯定伟大成就之后,稍稍报了点“忧”,提到大坝“纵缝重新张开”、“某些坝段顶部水平变位较大”这类纯技术问题,认为“用了很多的水泥和钱换取了不必要的强度保证和大量的裂缝!”

当然这讲话后来出现在网页上。我们的好奇(以及捐了钱之后的担忧)遂被钩起:这重开的裂缝和坝顶的水平变位到底有多严重?连潘总说说都不行么? 我们还注意到,在这次蓄水前的鉴定验收上,大坝及相关设施都周到地点到,却无一字提到将来水库水质,根本不理会国家环保局和民间环保人士一次次的严重呼吁。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所说“沿江城镇污水处理厂与规划进展有差距;工业污染治理项目进展不太理想;船舶污染和江面垃圾污染防治工作进展较慢”;重庆的全国政协委员们提到库区江水“刺鼻的恶臭”,“污水四溢的下水道口”;而累积了数十年的垃圾场(含有重金属和放射性物质)、上万所医院、诊所、屠宰场、化粪池,以及坟墓和被鼠药毒杀的无以数计的死耗子,不知该不该列入鉴定验收范畴。

我们想知道,这回这些执行“技术性”验收的人有没有起码的环境知识,他们知不知道,当6月1日导流底孔的闸门关闭之后,上述那些东西要浸泡在静止的和差不多静止的库区江水里,而这水还是大量人口的饮用水源。不久前,19名中外绿色志愿者沿库区徒步考察后,郑重提出“推迟蓄水”,三峡工程当局是不是也依照共产党历来的习惯和自己把持一方威权而根本不予理睬?

鉴定验收而不理会库底清理,确实是工程主管人的一贯思路。因为在工程的可行性研究和总投资上,根本就没有这一项。

这回的“有限清库”(比如无法清除而暂时采用密封措施)资金,还是中央财政特别拨款。一旦水库污染酿成灾祸,谁的责任?让缺乏环境知识、没有环境意识的人担任工程主管,又是谁的责任?三峡工程的张文康是哪一位?

-------------------

以上是北京自由撰稿人戴晴撰写自读的一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