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政府照常封锁新闻 - 2003-05-28


萨斯病疫情在新闻封锁的掩护下肆虐中国广东和首都北京,并扩散到世界五大洲,给全中国和全世界造成严重的生命和经济损失。但是,现有的各种迹象显示,中国当局目前没有解除新闻封锁以避免SARS一类灾难重演的计划。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普遍注意到,在五个月的新闻封锁和发放有关SARS的虚假信息之后,中国政府从4月20号开始承认,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也就是传染病SARS是“全人类的灾难。”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和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始终回避了国外舆论普遍谈论的一个问题,这就是:这场人类的灾难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国政府以及中国的新闻封锁制度造成的。

面对海外舆论和外国领导人有关中国政府隐瞒传染病SARS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强烈批评,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没有作出正面的反应。但是,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目前在大力宣传,中国政府在树立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形像。从4月20号开始,中国政府开始逐日公布全国的SARS疫情。(大多数中国官方新闻机构坚持称SARS为“非典型肺炎。”)

*SARS信息受严密控制*

人们注意到,有关SARS疫情的信息,在中国依然受到严密的控制。对海外的新闻媒体有关SARS疫情一些最基本问题的询问,北京的医院必须首先得到得到政府的批准,否则不能作出回答。官方的新闻媒介在大力宣传所谓的“战胜非典”的英雄事迹,但是,对造成非典SARS灾难的人为因素避而不谈。

一些观察家曾一度期望,中国政府会至少是有限度地开放报禁,允许中国国内的新闻媒介今后可以独立地向公众报导传染病、食物中毒之类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以避免中国公众无端中毒、染病这样的灾难。但是,形势的发展似乎使那些期待中国新闻自由的人大失所望。

中国国务院在5月中旬号公布施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中国卫生部一位高级官员随后作出解释说,新公布的条例的一个主旨是,“没有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即卫生部)的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包括新闻机构都无权发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也就是说,今后类似于食物中毒或SARS一类的信息,仍然要由政府通过卫生部一手控制。

*政府汲取反面教训*

在香港的观察家柳三禅认为,中国政府的这个规定,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可以理解的,显示了中国政府还是汲取了SARS瘟疫的教训:“现在看来,我估计在北京的政府领导高层,他们也是从各方面汲取了教训的。一个教训是,他们可能是认为我应当对这种传染病有更多的了解,再去做一个决策。如果能控制得住,我就不必要那么多的透明度,把消息压住,不让外界知道。”

但是,另外有许多观察家认为,中国政府如此汲取SARS教训,实在是匪夷所思。因为显然基于同样的逻辑和思维,在SARS疫情在北京爆发的三四月间,中国前卫生部长张文康以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坚持散布假消息,要中国人和外国人相信,中国已经有效地控制了SARS,尽管当时的实际情况是,SARS疫情在北京已经失控。张文康后来为此被免去了就任才一个月的卫生部长职务。

记者向中国卫生部国际合作司一位官员提出了这个问题。记者问:世界舆论普遍认为,SARS灾难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政府的新闻控制、封锁造成的,一般逻辑的结论是中国政府应当放松控制和封锁,但中国国务院以及卫生部新发布的条例和解释,似乎违反一般人的逻辑,为什么?中国卫生部的这位官员表示,这种原则性的大问题,不是卫生部所能解释的,并建议记者最好询问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但是,北京的电话局报告说,理论上是专门负责对外联络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其电话号码不对外公开。

评论家柳三禅表示,尊重人民的知情权,放开新闻管制、实行新闻改革,必然牵涉中国的政治改革。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在可见的将来,没有政治改革的迹象,不要说SARS在中国造成几千人染病,几百人死亡,就算是造成一千万人死亡也还是照旧:“中国政府党政军是完全一体的,一起控制(社会)的。而媒体是属于政权的一部份。就算是死了一千万人,他还是要这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