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亚裔美国学生看平权法案 - 2003-05-29


美国最高法院几个星期后将决定大学校园的平权法案项目是否还应该继续为某些少数族裔在入学标准和其它政策上提供帮助。最高法院将要考虑两起案例,都和密西根大学有关。

法庭的裁决将决定,为了扩大公立大学校园里的种族多样化,是否可以把入学申请人的民族背景作为考虑接受的因素。密西根大学的案例受到了亚裔美国人的不同反响。他们经常既是平权法案的受害人,也经常成为该法案的得益者。

五月是美国规定的亚太传统月,不过在这个月里,很多亚裔美国人在最高法院作出裁定之前的这几个星期,发现自己在深入考虑平权法案的问题。马里兰大学的学生王艾枚说,亚裔美国人可能被排除在这个问题的讨论之外了。她说:“亚裔美国人经常被推到平权法案的讨论当中。这种讨论已经成了黑白分明的问题,比如多元化以及多文化主义等,当人们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是在谈论黑白种族的问题,亚裔、拉美裔以及本土美国人都没有被考虑进去。”

*各人感受不同*

克里斯.梁是这个学校的研究生及助教。他说,在他授课的班级里,很多亚裔美国学生对实行平权法案有十分不同的感觉,他说:“很多学生都采取骑墙观望的态度,我在课堂上鼓励学生多提问,多思考。我并不一定想要每个人都接受某一种观点。有些学生在反对平权法案上呼声很强, 也有的较少发表看法,他们支持法案。而绝大多数的学生对此有疑问。他们想要支持这种想法,采取公平的态度。但是他们也从朋友,其它亚裔学生以及成绩较好的学生那里听到一些情况,不被录取会使人怀疑人尽其才的问题。什么是公平呢?让那些努力、用功成绩优秀的人不被录取入学吗。而考虑让来自弱势群体的学生,黑人、拉美裔以及女性进入一流的大学,是公平的吗?”

另一位马里兰大学研究生丁美瑞也做助教, 她曾花了好几年在出现争议的中心、密西根大学安纳伯尔分校学习教书,她在那里对平权法案项目的需求很有好感。她说:“我认为更大的好处是可以在多元化的环境中让学生接受教育,他们毕业以后可以成为密西根大学的带头人,成为领导和精英。我们教育学生使他们能在走上社会的时候,可以继续成为领导和精英。如果你不懂得如何在多元化的环境里工作,你怎么能适应这种环境,怎么能领导一个多元化的国家?我认为‘平权法案’是一个创造多元化的方式,以便我们都能一起工作、学习,以后成为更好的公民。”

学习刑事法律的王姓学生同意丁美瑞的观点,并补充说,没有平权法案,社会的不平等就不会消除:“平权法案非常重要,我也的确认为亚太裔美国人从中享受到了权益,不过可能他们没有意识到。而当这个问题被提出来以后,人们变得非常敏感,又考虑配额问题,觉得是公平的。其实我们需要认识到的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经历了很长时期的压迫和不公正。我们都可以谈论多元化以及任何对此有益的话题,但是,如果不采取具体行动来实现多元化,你永远也实现不了这个目标。为了转变历史上的黑暗, 就得采取象平权法案这样的措施,付诸行动。”

*亚裔美国人被误解*

社会学教授金大永说,亚裔美国人被普遍认为学业上有天才,生活比较富裕,因此导致很多有需要的亚裔学生被忽视了。他说:“亚裔美国人曾经可以在一些优秀学校享受一些待遇。但当亚裔美国人试图申请奖学金和其它一些机会的时候,他们就会被拒绝,因为事实上他们被认为是优秀的少数族裔。这是一个两难的局面。你要考虑到尽管很多亚裔美国人在大学入学考试上成绩很好,可能不需要平权法案的帮助,然而也有东南亚和其它贫穷的亚裔美国人需要帮助。”

因此说来,平权法案符合一部份亚裔美国人的需要,可是他们甚至没有被考虑在平权法案的政策里去。 在这种情况下,亚裔美国学生的利益也受到了损害。

马里兰大学的学生克里斯.梁说,他教的一些学生表示,认为亚裔美国学生仅学习工程,理论科学和医学专业的固定看法,会伤害到主修其它专业的学生:“一名学生说,‘我就是想知道这个法案对亚裔美国人有什么好处。’怎么才能从中受益?我们讨论了不同专业的现状,比如教育和心理学专业就没有很多亚裔美国人,艺术和人文学科也基本如此。很多人,包括我都是平权法案政策的受益人。我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人出来说三道四。”

就在最高法院将对这个问题作出裁决的时候,克里斯.梁认为亚裔美国人还会继续对平权法案抱有好恶不一的感觉:“亚裔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如何呢?我们受到歧视了吗?我们是模范少数族裔吗? 其实在我们当中也有很多人并不成功,为此有一定的紧张气氛和很多问题。对政策提出疑问是健康的态度,不论是在形式上还是在实质上。对这个主张提出疑问是好事,可能会因此发现完善这些政策的办法。”

克里斯.梁和很多其他人一样,也在等待最高法院就美国大学校园平权法案招生政策作出裁决。然而不论最高法院的决定是什么,都可能继续在亚裔美国学生中出现不同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