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蒙古开始土地私有化改革 - 2003-06-01


蒙古政府五月份正式开始进行史无前例的土地私有化工作。大部份的蒙古人认为,这个工作早就应该开始,因为有关土地私有化的法律去年七月就通过了。但是对于土地私有化的方式,人们却存在不同的看法。

*两千多年传统开始瓦解*

实行土地私有化是90年代初蒙古民主人士提出的首要目标之一。[蒙古民主联盟]在其执政的1996-2000年间虽然几次提出过土地私有化问题,但是由于当时占国会席位三分之一的[人民革命党]的反对,这个目标一直没有实现。不过,“人革党”在2000的国会选举中获得了蒙古国会绝对多数席位之后提出关于土地私有化的法律草案,国会去年7月份终于通过了这个法律。

在蒙古,几千年来从来没有过土地归私人所有的先例。两千多年前在蒙古领土上建立第一个统一国家的匈奴皇帝命令:“土地是国家的基础。只有国家才能管理土地事宜。”从那时起,蒙古历朝历代的政府都没有改变过这个原则;连成吉思汗都遵守匈奴皇帝的遗诏。所以,蒙古国会通过的土地私有化法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只有蒙古人才能拥有土地*

根据土地私有化法律,只有蒙古公民才有权拥有蒙古的土地,外国人在蒙古领土上只能租用,而不能拥有土地。这个规定可以说是蒙古人把土地当作国家独立和安全保障的一种表现。

另外,蒙古几千年来一直把土地当作国家财产的思维除了传统观念之外还和蒙古的传统游牧文化有直接的关系。这次土地私有化只包括人民定居的城市和乡下村庄的土地以及农业耕地。这些地方涵盖的土地面积占蒙古总领土的百分之一,并不包括牧民放牧的草地。

*历史意义的改革*

蒙古总理恩和巴亚尔把土地私有化称作“历史性的大事件。”他在关于土地私有化的电视演讲中强调说:“蒙古在20世纪开始建立工业、发展农业是历史上的重大变革。而现在蒙古人民开始成为土地的真正主人,这又是一个历史重大事情。我们为了进一步保证国家的独立和安全,在遵守宪法的基础上迈出了这个重要的一步。”

蒙古自从开始进行政治、经济制度改革和建立市场经济制度,至今已经过了十多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工作基本上完成,目前国家大型银行的私有化工作正在进行之中。在90年代中期,民主联盟政府把居民住宅私有化,从而使50%以上的城市人口拥有了固定财产。但是住在蒙古包区的人们因为土地不是自己的,一直没有法律资格把他们居住的地方当作有经济价值的固定财产。现在按照新的土地法,城市和农村县镇的人们可以免费拥有他们居住的土地。

*反对党批评执政党*

另外,虽然90年代初期开始提出的土地私有化由于政治原因一直拖到今天,但是随着经济的自由化,城市土地的私下买卖在蒙古早已经开始,由此引起的贪污和贿赂是导致社会不满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不只是蒙古的几个主要政党,整个社会都支持土地的私有化。但这并非意味着这次土地私有化工作没有遇到反对。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政党之间的意见分歧还不算少。

首先,蒙古主要反对党[民主党]和[公民意志党]批评“人革党”政府为了本党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没有采纳社会和其他政党的意见,单独而且匆忙地解决这个重大问题,国会最后通过的有关法律也不合乎公平原则。

[民主党]常务理事、“为土地公平私有化运动”的领袖巴特吴勒说:“执政党政府制定土地法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广大农民的利益,致使他们的前途变得更加复杂。另外,由地方上的少数长官掌握土地的分配和买卖权也是很不适当的。这会导致政府部门的贪污贿赂更加严重。土地法还规定:2002年6月28号以前登记的户口才能免费拥有居住土地,农村地区的家庭拥有的土地大于城市家庭拥有的土地等。这都违背了蒙古国公民应该享受同等待遇的宪法规定。”

*农民表示不满*

另外,农民对土地私有化的方式很不满意。蒙古传统上不是农业国家。20世纪50年代国家推行发展农业得政策并开始开垦荒地,随后在蒙古出现了农民这个新的社会阶层。在农业发展达到最高程度的80年代,蒙古的粮食生产一度满足了国内的全部需求,甚至把少量粮食出口到苏联。当时蒙古总人口的20%从事农业生产。但是经济改革开始之后,农业遇到种种困难,不只是生产力大量减少,而且从事该行业的人数也减少了50%以上。90年代初,国家把国营农业公司私有化,农民都成为私人公司的员工。但由于那些公司效益很低,农民的薪水也一直很低。这次土地私有化法律规定把农业用地有限私有化,但是得到土地的是那些农业公司,而不是农民。因此农民认为这个政策对他们来讲很不公平。

蒙古瑟棱戈省农民纳仁说:“我是一辈子依靠农业生活的。但是新通过的土地私有化法律没有考虑到像我这样的几万个农民的利益,没有给我们提供依靠土地提高自己生活水平的条件。很明显,国家优先考虑的是农业大公司的利益。法律上规定农民可以向国家买土地。但是我们一般农民哪儿有钱买土地。国家通过私有化把牲畜免费送给牧民,但是为什么不能把土地免费给我们呢?”

和纳仁一样不满意的农民在去年土地法刚通过之后就开始表示反对,不少农民从几百公里的地方来到乌兰巴托,和“为土地公平私有化运动”结合起来,组织了一系列的抗议活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