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六四”以后中国民主是否有进步? - 2003-06-03


十四年前,中国学生发起了争取民主的示威活动。这次民主运动在1989年6月4号受到了中国军队的开枪镇压。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六四天安门事件。”许多人在这次争取民主的运动中失去了生命,更有许多民主人士遭到清洗,至今流亡海外。

*苏绍智:政治上控制更严*

十四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进步。那么中国民主化的进程是否取得了进步呢?住在美国新泽西州的自由撰稿人--苏绍智在80年代曾经担任《人民日报》理论部主任、中国社科院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所长。在1987年中共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苏绍智说:“我觉得从中共的政权方面来看,他们对于民主和开放并没有任何进步。尽管经济上是开放了,但是政治上,只有控制得更严了。特别是在江泽民的治下,对意识形态的控制非常地严。而且对意识形态控制不仅只是中宣部在控制,而且还利用了专政工具。”

*魏京生:两个方面有进步*

不过,著名民运人士、中国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则认为,从总体上看,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还是取得了进步。魏京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想,在两个方面有进步。一个方面就是普通中国人对民主的认识。89年以前是一种很遥远的、带点儿学术性的。那么现在呢,大家变得比较切实一点儿了。一般的中国人他们都认为民主是他们所需要的、民主制度肯定比现在的制度好。这个结论我觉得89年以后人们通过思考慢慢地、大多数人都确立了这种想法。 另外一方面,由于整个社会对人权、民主等问题的看法有所深化,政府、人大方面通过了一些法律。不管这些法律是执行了还是没有执行,这些法律对将来走向民主也是一种铺垫,提供了前提。”

魏京生早在1979年时,是北京“民主墙”运动的核心人物,是共产党1949年在中国建立政权以后,第一个公开号召人民争取民主权利的人士。谈到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与1979年“民主墙”时代相比时,魏京生说:“用一句中国老百姓常说、和古书里常用的话:不可同日而语。变化确实太大了。”

*李强:应该说是一种退步*

纽约人权组织[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席--李强则表示,虽然中国的民主化有一定进步,但是政治领域的进步与经济的快速发展不匹配。李强对美国之音说:“与现在的经济发展(相比),我觉得是一种退步。如果说没有一点变化,没有一点进步,我想也不是完全正确的说法。有进步,但是进步非常有限,这些进步比起现在的这种经济发展,比起中国的这种对外开放来说,应该说是一种退步。”

*谢万军:中共朝社会党转变*

因为参与建立中国民主党而被中国政府关押,目前流亡美国的“中国民主党”负责人--谢万军说:“六四事件”遭到政府镇压以后,当时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民主进程不但是停止了,而且是后退了很多。后期的话,有所进步,但是进步比预想的要慢得多。”谢万军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民主进程的一点点进步体现在:中国共产党最近抛弃了共产主义的教条。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虽然没有改变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性质,但是中共正在朝社会党的方向转变,成为一个利益集团,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

*王军涛:政治领域更严更死*

著名民运人士、目前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王军涛则认为,如果按照标准的民主化的定义来说,中国的民主化没有进步。王军涛说:“但是按照比较标准的定义来说,我觉得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基本上没有什么进步,甚至在有些方面还有些倒退。”王军涛对美国之音说,他之所以说中国的民主化没有进步有两个重要的原因。首先,政府的权力应该对人民负责,人民应当有办法去影响它、决定它。从这个角度上讲,中国可以说没有太大的变化。另外,中国在保护人民个人的权利方面没有进步。谈到中国的经济进步与政治进步的比较时,王军涛说:“从某种角度上说,中国政府在放开了一部份自由度的同时,对另外一些方面、特别是政治领域中卡得更严、更死了。”

*周晓:89之后学生不问政治*

当年“六四运动”的主力是当时在校的大学生。今天的中国大学生对民主事业还有那么大的热情吗?曾经参加过“六四”运动的北大学生周晓,现在是美国一家贷款银行的信用分析师。周晓说:“我觉得象89年“六四”之前,好象大家还挺关心政治,关心所谓的民主。但是,89年之后,我觉得从89级开始,从89年入学的那些大学生开始,对政治是不闻不问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