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第四代中国领导能否重评“六四”? - 2003-06-04


十四年前发生的“六四民主运动”虽然被中国当局残酷地镇压了,但是流亡美国的民主人士认为,“六四民主运动”对增强中国人民的民主意识、推动民主进程起到了积极的作用。那么,这场中国人民争取民主和自由的运动是否会得到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重新评价呢?

*领导是官僚体制产物*

多年来,人们一直期待着中国当局对这次民主运动能够重新做出公正的评价。尤其是以胡锦涛为首的第四代领导人上任以后,许多人更是期待着中国新的领导人在这方面能够有所作为。对这个问题,曾经被中国官方视为六四风波黑手的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候选人王军涛说:“我觉得这些新一代领导人会比以前更开放,也会更具有一些改革的意识,那么可能也会更现实一些,处理问题会更少的意识形态或者过去的一些利益包袱的束缚。” 不过,王军涛同时也表示,对于中国第四代新的领导人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作为也不能太乐观。因为,第四代领导人是中国长期专制官僚体制的产物。另外,他认为,中国这二十多年来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中国产生了新的利益集团,使得利益关系更加复杂化。

*不该寄托某个领导*

魏京生是1979年北京“民主墙运动”的核心人物,曾经被中国当局判刑,后来流亡美国。他在表示对中国逐步实现民主化抱有希望的同时,特别指出,不应该把中国实现民主的希望完全寄托于某一个领导人或者某一代领导人身上。魏京生说:“这个希望不是因为第四代领导人好,那个思路还是跟89年的思路一样。我们求求它,它给我们一个民主,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会给老百姓一个民主。”

[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席李强说:“当然希望他们能够在政治方面能够迈出更大的步伐。但是,我还是更相信包括知识分子、学生和工人他们的去争取。因为正是这种民间的压力和呼声是促成第四代领导人进行政治改革的一个重要的前提。”

*短期内没有作为*

美国新泽西州的自由撰稿人苏绍智在“六四”之前曾经担任《人民日报》理论部主任、中国社科院马列、毛泽东思想研究所所长,在1987年的 “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苏绍智对美国之音说:“从一开始来看,胡锦涛确实表示要和江泽民拉开距离。我感到特别重要的是,他提出了要尊重宪法。如果真正能够做下去,那当然很好。但是中国政治的专制主义是源远流长的,很难在一夜之间就能把专制主义废除。所以胡锦涛他们即使有这个意思要铲除专制主义,但是看来一时也很难。”在谈到对第四代领导人重新评价“六四”的期待时,苏绍智说:“我想至少在短期内不会有作为。特别是在目前江泽民仍然处于太上皇的地位,这时候即使胡、温想在‘六四’方面有所放松,看来也是比较难的。”

*前景不让人乐观*

[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席李强也对平反“六四”的前景不表示乐观。李强说:“我认为仅仅是依靠第四代领导人来平反或者争取评价‘六四’我觉得还是不太现实的。在没有开放党禁、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公民自由表达权利的时候,仅仅把这种希望寄托在第四代领导人身上的话,我对此并不表示乐观。”著名民主人士、中国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魏京生说:“我估计在这个事情上,他们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他们会提出一些口号--似是而非的口号、拢络人心,但是他们不会做。”

*等江泽民彻底退出*

曾经是中共资深理论家的自由撰稿人苏绍智对美国之音说,只有在江泽民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以后,“六四”的平反才有可能。不过,接受采访的人士普遍认为,这场遭到中国当局血腥镇压的民主运动对提高全体中国人民的民主意识和中国走向民主化的进程起到了不可替代的推动作用。魏京生说:“我想它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在两个方面促使大部份中国人的头脑发生了突变、飞快和本质上的变化。在‘六四’以前,人们对民主的认识是模糊的,觉得它是件遥远的事情。但是通过这场运动,使人觉得咱中国人也可以自己争取呀!就是把一个遥远的想象、一个理想中美好的东西变成了一个现实可以争取的东西。”

*八九民运启迪中国人*

另外一位民运人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候选人王军涛说:“89年的民运在很大的范围中间启迪了很多的中国人,使他们认识到民主、自由的重要性。'89民运'确实使一代中国人更觉醒地意识到民主和自由的重要性。为未来中国的民主化创造了条件。”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席李强对记者说,1989年他还是职业高中的学生,他看到大学生们组织起来为争取民主和自由向政府请愿、示威,受到鼓舞。是“六四民主运动”促使他本人走上了争取劳工权利的道路。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魏京生对中国逐步走向民主化表示有信心。魏京生说:“ 这样一步步走向民主,我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反而增加了很大。所以现在我对从中国政府内部改革去走向民主倒是抱有比以前更大一点儿的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