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三峡水库开始蓄水争议仍然不断 - 2003-06-04


据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报导,中国的长江三峡水库自六月一号开始蓄水以来,截止到六月四号当地时间晚上8点,水库坝前水位已经上升到114米。具有千年历史的巴东城已经在六月三号全部被江水淹没。中国的三峡工程在争议声中开始,到现在依然争议不断。

长江三峡地区,是所谓的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那里风景如画,几千年来,历代文人诗人和平民留下了无数讴歌三峡的绘画和诗歌。�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就是中国古代著名地理学者和文学家郦道元在他的名著>中引用的长江渔民歌谣。现在,具有千年历史的巴东城已经被永久淹没。

中国的三峡工程,从设想开始,到开始施工,一直存在激烈的争议。工程的推动者认为,建设三峡,征服长江,让千万年来自由流淌的长江发出电力,让三峡水库蓄水控制洪水,这都是造福于民、造福子孙的大好事。但是,批评者认为,三峡工程的推动者借助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大力宣传的好处,大都是欺骗,这种做法,对不起祖先,也对不起后人。

*批评者声音被压制*

批评者认为,除去对历史遗迹不可挽回的破坏之外,三峡工程从移民到生态环境,到洪水控制、库区泥沙卵石淤积,到上海和重庆等长江沿岸的大城市可能遭受的难以承受的损害,这些问题都是工程的推动者无法回答的,而且,他们借助官方的权力,不但拒绝回答,也禁止批评者对广大公众发表他们的批评和质疑。

香港时事评论家何亮亮对说,虽然三峡工程的上马有很多可争议之处,但不管怎么说,三峡工程的上马是得到了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的,尽管有许多代表反对,但毕竟是赞成票更多,因此从法理上说三峡工程是合法的。何亮亮接着说,当然,合法的工程不一定就是真正造福人民的好工程。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批评者提出的那些批评现在也无法证实,因此,最好是继续观察:�我注意到了对三峡工程的批评。这方面的批评,最多的还是来自对生态和环境的破坏这方面。我注意到了在这方面一些中国的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作家、记者和环保人士,他们提出了很多尖锐的批评。在国际媒体上也有很多批评。但是,这些批评,现在能不能证实,看来也是一个疑问。�

中国著名记者和环境保护主义者戴晴,多年来持续对三峡工程提出批评。戴晴认为,三峡工程明显的是弊大于利,而且弊端跟好处相比大得不成比例,三峡工程的推动者即使是掌握了国家的宣传机器,也难以改变这一事实。许多中国领导人也明白这一点。但是,三峡工程依然是上马了,依然在强行推进。

*大型工程养活贪官污吏*

戴晴说,这不但是因为中国前总理李鹏等人的大力推动,也是因为中国有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它们利用中国不透明的政治制度和财政制度,大笔贪污移民等三峡工程经费。对它们来说,工程越大,油水越多,因此,很可能遗患无穷的三峡工程始终有顽强的支持者:�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靠工程把自己肥起来,这个越来越上到主体地位了。�

戴晴说,中国共产党执政五十多年来的水利工程和生态环境纪录,是充满失败、充满灾难的纪录。例如中国政府一度大力治理了黄河,但是,治理的结果是黄河如今现在一年有二百多天的枯水期。但是,中共政府不许人们提出批评,实际上坚持要把中国引入一个又一个的灾难:�中宣部一次一次地下通知,说是批评三峡工程,你就不是批评这个工程,是批评政府,你就是在反党。基本上就这个意思。因此,没有人敢再说话。好了,咱们大家都不说话,最后,就是15亿人口,留下一个没有水的国土。谁能在这里住?�

*建坝拦河思想落伍*

戴晴说,建造水坝,征服长江大河,征服自然,这种观念在20世纪上半叶一度流行,如今已经在全世界成为落伍的思想。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家已经意识到过去建造水坝截断江河的错误,已经不再建筑大坝。中国领导层思想陈旧落伍,坚持建造三峡大坝,成为世界上有识之士的笑柄。戴晴说,从这个意义上说,三峡工程绝对不象是中国当局宣传的那样,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而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中国当局不许官方的新闻媒介发表对三峡工程的批评。由于三峡工程属于所谓的敏感问题,中国的新闻媒介也不能对三峡工程进行独立的报导。但是,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报导说,�三峡工程质量完全可以让全国人民放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