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萨斯抗役暴露台湾医疗体系弊端 - 2003-06-05


台湾连续创下新增萨斯病例和死亡病例双零的记录。在萨斯疫情明显减缓的时候,人们开始认真考虑在抗萨战役中突显的台湾医疗体系的问题。

从3月中旬到现在,台湾民众与萨斯进行了将近3个月的殊死搏斗:3月14号台湾出现第一个萨斯病例;4月24号,台北市和平医院因院内感染宣布封院;5月12号,卫生署公布萨斯分级转诊计划构;同一天晚上,台大医院宣布关闭急诊室,这是百年来的第一次;5月19号,第一家萨斯专门医院--国军松山医院开始运作;5月30号,卫生署宣布12家萨斯专治医院6月17号全面投入使用;6月4号,首创新增萨斯病例和死亡病例零记录。

*功利挂帅品质落荒*

在这将近3个月的时间里, 出现了一些令人费解的现像。例如,卫生署在第一个萨斯病例出现后就宣布,将征调北、中、南、东四家署立医院成立萨斯专治医院,但是到5月底才确定下来。再有,卫生署自始至终对萨斯复压病房床位的调度就非常困难,造成台大医院急诊室停诊。另外,口罩和防护衣的调度失灵更是让人感到莫名其妙。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所研究员张笠云认为,台湾医疗体系的管理和利润挂帅是问题的根本。根本的原因在于台湾的医疗系统在过去25年左右,整个医疗走向管理挂帅和利润挂帅。在追求最大的利润,追求管理效率下,医疗专业本身没有办法捍卫自己的医疗品质。在这样一个概念下,这次萨斯出现了很多问题。

*调度转院制度欠缺*

台湾拥有庞大和复杂的医疗体系,它的医院分别属于国立、署立、私立、市立和军队医院,另外还有数不胜数的诊所。负责指挥抗萨战役的疾病管制局曾经抱怨说,他们手中既没有胡萝卜又不敢挥棍子,何以能够调度病人的转院?但是张笠云认为,卫生署既有胡萝卜也有棍子,只不过都没有发挥作用罢了。胡萝卜是在我们的健保一年的费用大概有3千亿左右,能够用于医院的有两千三百亿。其实他要是用胡萝卜诱导医院在防疫方面发挥功能,其实是有政策工具的。其实这次核心的问题是卫生署自己不敢调动,就行政权力来讲的话,如果宣布进入紧急状况,它其实可以很自由地调动各个医院。这次陈水扁大概非常保留,也没有预计问题会这么严重。

台湾一直为拥有一个完善的全民健保体系而感到骄傲。台湾民众拿着健保卡可以到任何医院看病,根据医院的等级支付费用。比如说,到小诊所看病,民众只需交纳很少的挂号费。到一般医院看病,除了挂号费外,还需交纳100到150元台币的门诊费。如果到大医院看病,门诊费就要上升到500元。其他费用一律由健保支付。也就是说,到医院看病的人越多,医院从健保领到的钱也就越多。

中央研究院的张笠云表示,台大医院接收了第一位萨斯病人后,到台大医院看病的人数几乎减少了一半,经济损失严重。在利润挂帅的思想下,医院都担心接收萨斯病人会使营业额减少,因此把萨斯病人当做人球踢来踢去,使台湾萨斯疫情一度恶化。医院对于萨斯病人有些时候该瞒就瞒,有些时候为了节省经费和成本,该做的很多动作都没有做。民众去看病的时候通常医院一定会把你丢出去,叫做人球,丢来丢去。所以许多民众去看病的时候其实不敢讲他曾经去过哪家医院,或者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状况。他要是讲的话,医院就会说,我连挂号费也还你,你走吧。

*健保局功效不足*

国民党立委黄昭顺认为,其实台湾的健保体系还是不错的,但是缺乏完善的转诊制度。原来应该是大医院看大病,小医院看小病,诊所就是要过滤这些病人。但是一开始时小医院也不收,大家都不收,所以才会把台大医院弄垮。这是值得检讨的。我认为未来健保局还是应该建立转诊制度。

黄昭顺立委表示,立法院通过萨斯条例,发挥健保作用后,疫情开始疏缓。起初健保局没有介入的时候,大家对萨斯的疫情可以说是相当的紧张。因为只要医院被通报有萨斯,就几乎等于完蛋了。但是后来立法院通过萨斯条例,规定医院通报了萨斯病例,引起病人都不来看病。可是健保局还是给医院去年百分之80的钱补助。所以后来大家都愿意通报病例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