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专家分析中国经济过去现在与未来(2) - 2003-06-06


中国的崛起对西方和中国的邻国来说都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现像。它们一方面对中国走出孤立、融入世界、开始为世界经济增长发挥积极作用而感到高兴,但同时也对共产党制度下的中国今后走向何方感到忐忑不安。

美国政界和学术界有一些人认为,中国的崛起势必要削减美国的影响,特别是美国在亚洲的影响。他们认为,二十一世纪,中国将是美国面临的最大的威胁。

傅立民是70年代打开美中关系大门传奇故事的参与者之一,并筹备建立了美国驻北京办事处。最近十几年,他经常到中国工作和研究。傅立民认为,从中国开放之后的演变来看,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不是在增加而是在降低。他指出中国正在日益和西方接近。傅立民说:“中国所做的事情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改造中国的公司文化,在这方面允许中国公司被海外华人的公司文化同化,而不是按照帝国主义传统理论所说的,崛起的中国可能会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念,并强迫自己的邻国和其它国家接受。中国把香港、澳门、台湾以及东南亚,甚至美国的硅谷的企业文化引进中国,”

傅立民说,这种同化进程还在继续进行,中国和外国不同的地方越来越少,相同的地方越来越多。在中国的公司和中国的劳工阶层,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提高开放程度、增加透明度、加强竞争能力和可预测性是过去中国取得成功的关键,也是今后能否取得更大成功的关键所在。中国每经过一次危机,人们就越发感到需要加强法制,需要提高透明度,需要进一步推动这个同化进程。傅立民认为,这个同化进程不仅表现在企业文化方面,人们的生活方式、经济运做方式、娱乐方式、甚至决策方式等许多方面都正在加速和国际接轨。他认为,一个透明的和富裕的中国对美国来说应该说是有利的。

*全盘西化引起民族主义反弹*

但是,哈弗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出版过数十本中国专著的中国问题专家谭若斯对中国与西方趋同现像有不同看法。谭若斯认为,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文化传统和强烈民族主义的国家,全盘西化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势必会引起民族主义的反弹。谭若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从西方引进新的价值观念,采取拿来主义,取得西方的经验,获得西方的资本甚至哲学,是中国有意思的地方。但从另一方面看,我认为中国什么都应该引进的观点有些奇怪。中国是一个伟大的文明社会,人们自然会希望中国能够给世界做出更多的贡献。从50年代到70年代,中国对世界的贡献是毛主义。雅加达、巴黎、拉丁美洲都受到了影响。但后来,中国放弃了毛主义。不过今后,中国给世界的贡献当然不能只是婴儿尿布等廉价商品,也不只是往西方移民。”

谭若斯指出,引进东西过多是危险的,会引起中国民族主义的反弹,中国社会的某些部份,如农村、军队以及受传统宗教影响较大的地区,都可能认为引进的东西太多,对外依赖太严重。所以,谭若斯认为,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在引进洋货和发展民族传统这两个方面平衡发展。谭若斯认为,中国传统中并非都是专制的东西。共产党只是利用了其中专制的部份,而抛弃了儒家哲学和其它思想中包含的人文精神。谭若斯强调,何为中国,何为外国?中国应当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一种平衡,才不至于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误入歧途。平衡发展的中国对西方和世界将会发挥积极和稳定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