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谈世界反美情绪 - 2003-06-12


伊拉克战争以后世界各地日益高涨的反美情绪是美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还是反对布什政府动用武力的国际社会对美国的反击呢?一些外交政策分析人士说,美国社会一些基本方面和其它国家大相径庭,使分歧越来越大。

*对美国支持率大幅度下降*

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最近对二十个国家的一万六千人进行的调查显示,世界各地对美国的支持率大幅度下降。调查显示,在欧洲、非洲以及亚洲部份地区, 特别是在穆斯林为主的国家里,对美国的反感加深了,也扩大了。裴敏欣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研究员。最近一期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封面介绍了他的文章。他说,全球各地反美情绪高涨可能源于美国人的核心价值观同世界其它国家人民的价值观念不一样。裴敏欣说:“看一看社会价值,看一看社会价值中的保守主义,看一看社会和政治生活中宗教的重要地位。很明显,美国和其它工业化民主国家是非常非常地不一样。我们再来看一下最近全球各地反美情绪的掘起,最让我担忧的不是那些以前就和我们价值观非常不一致的那些国家中的反美情绪,而是那些以前和我们价值观非常一致的国家里的反美情绪。”

*美国社会宗教道德色彩*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政治教授和作家福山,目前在该校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担任教授。他认为,在美国社会中,宗教的作用非常大,这在布什政府制定政策以及向国内选民解释政策的时候的一个主要因素。福山说:“这也使美国人在看待自己和对待世界的时候带有特别的道德色彩。因此,美国在制定外交政策时,不管是基于理想还是基于现实利益,通常都要符合美国人民的道德标准,历来如此。这样的例子很多。杜鲁门主义、马歇尔计划,用那些狭隘的战略观点来解释都可能站不住脚,必须把它们看成是全球性的反共产邪恶的一次讨伐。两次伊拉克战争也是如此。我认为,道德主义中存在一种感情强烈的东西,非常能够打动人。”

*美国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

分析人士说,道德观念很能打动美国人,因为它能煽起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各种民意调查都一再显示,在西方民主国家里,美国人的民族自豪感最强烈。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研究员裴敏欣说,这种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不可避免地要同其它国家的民族自豪感发生冲突。裴敏欣说:“冲突的结果就是,由于两种民族主义性质不同,主要是由于美国的民族主义同其它国家的民族主义发生冲突,美国的民族情绪很容易在其它国家引起极大的反感情绪。另一个结果是,美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很容易反过来损害美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美国的决策者们低估或者淡化其它国家民族主义的力量的时候,尤其如此。”皮尤研究所的这一调查还有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就是被调查的八个穆斯林国家里,有七个国家的大部分接受调查的人说,他们担心自己的国家会受到美国的军事攻击。

*新政策必须尽量解释清楚*

除了战前的伊拉克,布什总统还宣布,伊朗和北韩是“邪恶轴心”的成员。而且美国官员说,这两个国家都有核武器项目。这就引起了人们的广泛猜测,认为美国将来会对这些国家动用武力。霍普金斯大学的福山教授说,布什政府需要进一步解释清楚动用致命武器打击恐怖主义的政策。福山说:“在美国政府里,没有人会真地认为预防性战争的新政策或者叫先发制人战争的新政策是怎么解释都行的。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出来加以说明。在布什发表‘邪恶轴心’演说的第二天,鲍威尔国务卿就应该到各国首都去一个一个地向他们解释,说这种理论不是可以随便发挥的,是有特定的条件的,等等。但是美国官员没有这样做。本来他们稍微多解释一下,把他们的想法说清楚一些,就可以让其它国家的人们有所放心。当然,它们有些担忧是被夸大了。但是美国官员对这个问题往往闭口不答。”

*美国口气让人感到反感*

分析人士裴敏欣说,布什政府向其它国家人民解释美国外交政策的方式应该缓和一些。裴敏欣说:“我认为,美国首先应该缓和口气。美国的口气让许多人感到反感。然后,考虑调整外交政策。我认为,美国最近提出的中东和平建议非常好,因为这种真正的行动能帮助其它国家的人民大大改变对美国的看法。”

美国皮尤研究所的调查,另外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调查结果是,穆斯林国家的人对美国社会的许多方面非常支持。接受调查的人说,他们支持美国的民主价值观,比如新闻自由,多党制度,言论自由,以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分析人士说,布什政府应该发展与穆斯林国家和其它国家的共同点。他们认为,坚定不移支持中东和平进程,成功重建伊拉克,这些都会有助于扭转世界各地反美情绪迅速上升的趋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