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海外媒体报道北京将推行政治行政改革 - 2003-06-13


海外媒体报道,中国可能在萨斯疫情过后,痛定思痛,推行政治改革。报道说,这个预期中的改革运动,可能是新上任的胡锦涛领导和推动的。

星期五,>、法新社和新加坡>等媒体都发了消息和报道,声称北京将开始幅度比以前更大的政治和行政改革。这些报道说,北京消息人士透露,另外也有种种迹象表明,胡锦涛将在两三个星期后的七月一日,也就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纪念日,发表“七一讲话”,为政治改革定下基调。

这些报纸都提到了中共高层准备推行政治改革的外部动因,就是这次影响面非常广大而且非常深远的萨斯病。华盛顿邮报说,胡锦涛和温家宝都是在三月人大会议上走马上任的。紧接着四月萨斯病开始泛滥猖獗,中共高层决定解除处理萨斯疫情不当的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的职务。

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胡锦涛和温家宝利用这个事情,来树立新的领导层的权威,设法抵消已经不再担任中国国家主席和党的总书记而只保留军委主席的江泽民的影响力。

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评论说,中国政治奉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理论,军委主席就是老大,他说了算,最后,往往是军委主席拍板定案。但是,中国的政治人物往往不按牌理出牌。按照党的规定和传统,一般都是“党指挥枪”,党的第一把手理所当然是军委主席。这个习惯和传统,从毛泽东到华国锋一直如此。但到了邓小平时代,他给打破了,他把党的总书记职位先后给了胡耀邦和赵紫阳,自己保留了军委主席职务。

海峡时报说,中国现在的问题在于,江泽民无法和邓小平的权威相比,因此,即便江泽民保留了军委主席的职务,但他不是党的负责人,甚至连政治局委员都不是,那么,在中国的党内、军内和高层,不买江泽民账的,就大有人在。这就为胡锦涛和温家宝推行改革,奠定了基础,并增加了改革的可行性和成功率。

另外,台湾>援引北京著名自由派学者、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的话说:“一个国家的元首,他的权力必须是完整、全面的,必须能够指挥三军,所有大权在握,整个社会必须把权力赋予他。不能象中国这样,当了元首还不能掌握军权,这是政权缺陷,政治制度的不完善。任何一任国家元首在离职的时候,必须完整地把权力交给下一任。 ”

仲大军说:“中国现在不能搞邓小平那样的形式,那是在非常时期发生的事情,不能成为一种常规。新一届领导人权力不完整,导致他在危急情况发生时,不能及时用他应有的权力了解情况和指挥军队等国家机器作出反应。这些问题都必须从政治科学的角度来考虑中国政治体制的科学性,这已不是权力争夺的问题,而是为了国家、社会与人民负责的问题。 ”

关于未来中国政治和行政改革的具体措施,海外媒体并没有详细报道。但是,华盛顿邮报说,改革动作可能会在省市自治区一级或下面的行政单位选举一把手的时候,显示出来。

比如,原来选市长和省长,一般只能是各地党委提出一个候选人,没有差额选举,地方人大会往往是批也得批,不批也得批,基本上是走一个过场。但是,按照胡锦涛提出的改革构思,今后不仅地方党委可以提名省市长候选人,地方人大也可以提名。而且,省市长选举,应该是差额选举,而不是等额选举。

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援引北京政治分析人士李凡的话说,这种改革,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突破,但其意义是深远的。但北京学者仲大军说:“至于中国领导人要进行民主化选举,可能还要在胡锦涛任满两届以后,但形式变化也很难说。”

另外,>、>也报道,中国最近成立了一个机构,研究修改宪法的可行性。报道说,这也是因为最近的萨斯病处理不当的问题,引起了社会和党内要求改革的强烈呼声。许多人认为,政府执行政策要增加透明度,公民的权益应该得到尊重和保障。

华尔街日报援引>办的“人民网”上一篇署名薛宝生的文章的话说:“现代化政府的特点,就在于开放和透明。”华尔街日报说,薛宝生是中央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说,政府应该运用法律和媒体来监督各级机构:“只有积极维护公民的知情权,人民才能更好地监督政府,政府才能更好地赢得人民的信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