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香港抗萨斯医务人员成为英雄 - 2003-06-16


面临感染萨斯威胁的香港医务人员由于他们在治疗萨斯病人的过程中表现出的奉献精神和勇敢而成为香港的英雄。数百名香港医务人员感染了萨斯病毒,其中至少有7人死亡。

*威尔士亲王医院前线*

萨斯病毒3月初在香港蔓延后,医务人员开始受到萨斯感染,成为遭受萨斯病毒袭击最严重的群体。在香港发现的一千七百个萨斯病例中,医务人员占百分之二十以上。因患萨斯病而死亡的人当中也有若干名医务人员。威尔士亲王医院特护病房的自身护理员陈大卫身处香港防治萨斯的前线。他回忆起萨斯病毒刚刚开始流行时的情景。陈大卫说:“越来越多的病人住进我所在的特护病房。这些病人中有很多是医务专业人员,有护士、医生、理疗人员,还有一位放射线技师和一些辅助人员。当医务人员感染的数量增加时,我们自己也感到担心,怕把病毒带给我们的家人。”

陈大卫说,特护病房的工作需要相当强的体力。萨斯病例开始增加时,护理人员接到命令,要把其他的特护病人转移走,以便为感染萨斯患者腾出床位。陈大卫帮助把数十名卧床的病人转移到其它医院。后来,萨斯病毒开始在他所在的医院蔓延,他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这不尽是因为他要护理更多的病人,而且还因为照料病人的护理人员越来越少。

*额外工作造成影响*

陈大卫对自己的健康到没有太大的担心,但是额外的工作负担对他身体造成影响。萨斯病毒流行最严重的时候,陈大卫的体重急剧下降,在短短两个星期之内减少了五点五公斤。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从那些知道陈大卫在照料萨斯病人的朋友那里得到不同的反应。陈大卫说:“很多教会里的人知道我们在医院工作,看到我们的时候就感到害怕。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人们把我们看作英雄,而另一方面却想远远地避开我们。我当时对是否还参加教会活动的确有些犹豫不决。”陈大卫认为自己是比较幸运的人,尽管他数星期以来一直护理萨斯病人,但是却没有感染萨斯病毒。其他的医务人员没有陈大卫那样幸运。陈托尼也是威尔士亲王医院的护理人员。他说当他知道感染了萨斯病毒后感到绝望。陈托尼说:“我越对自己说不要害怕,就越感到害怕。我越对自己说别担心,就越感到担心。”

*患萨斯病学到东西*

陈托尼在上班的时候感到身体疲倦,于是提前下班休息。几个小时之后,他睡觉醒来,发现自己高烧摄氏39度,还有其它流感的症状,这些都是萨斯的特征。陈托尼说,刚开始时他的精神状况不错,因为在住院的头几天症状并不严重。但是在他住院的三周期间,他的病情经常出现反复,有的时候像正在康复的萨斯病人那样,体温回到正常水平,而有的时候却高烧摄氏40度。随着肺部炎症的加剧,陈托尼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最后不得不接受输氧。陈托尼说,他在患萨斯病期间学到很多东西。陈托尼说:“通过患萨斯病的经历,我觉得我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我得病期间感受到了神的存在,感受到了我的家人、同事、医生和护士以及我的朋友、我的兄弟姐妹对我的关心和照料。我觉得我和所有人的关系都更亲密了。”

*尽力帮助康复萨斯病人*

陈托尼还记得曾经和他同住一间病房的病友。他出院后几个小时这位病友就去世了。陈托尼回忆说,这个病友的去世令他非常难受,因为他在去世前已经有了康复的迹象。虽然香港萨斯的蔓延有所减缓,目前只有几十人住院,但是很多人仍然在应付萨斯爆发带来的各种影响。梅克是萨斯感染率最高的一个居民区的社会工作者。她说,成百上千的人对应付萨斯病毒的流行而感到苦不堪言,更多的人由于被萨斯病毒夺取了亲人的生命仍处于悲哀之中。梅克说:“我们现在正尽力帮助那些在心理和感情上遭受创伤的康复萨斯病人。”

梅克女士在帮助萨斯患者亲属的项目中负有重要责任。她说,香港对萨斯的爆发做出了积极的反应,现在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找她,表示愿意为帮助萨斯病患者及其亲属做义工或捐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