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香港大学邀请专家讨论23条立法 - 2003-06-17


香港立法会在特区政府行政当局的催促下,根据基本法第23条自行立法,积极审议国家安全条例草案时,一些关注23条立法的专家学者在一个研讨会议上表示,香港的新闻自由和信息流通将会受到相当大的影响。

香港特区政府期望国家安全条例草案能够在七月中旬在立法会三读表决通过。因此香港立法会现正加紧对这些条例的审议工作。香港大学法学院、城市大学法学院以及香港大律师公会于上个周末在香港大学举行了一天半的研讨会。邀请了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共聚一堂,商讨特区政府根据第二十三条自行立法而提出的国家安全草案,是否真正在维护国家安全和保护香港人民的人权自由之间取得了平衡。

*传媒出现自我审查现象*

保护记者协会亚洲区顾问林纽曼在研讨会上发表专题谈话表示,香港传媒在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之前,就已经出现了自我审查的现象。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之后更变本加厉。现在特区政府根据基本法第23条自行立法,传媒会因此进一步面临刑事检控的威胁。因此记者在报导敏感新闻的时候,被迫先征询编辑、老板和律师的意见,结果引起了新闻工作人员之间的寒蝉效应而放弃了报导。

出席此次研讨会的另外一位研究中国事务的学者、美国普林斯顿的林培瑞教授在接受记者访问的时候,表示他同意林纽曼的看法:我基本上赞成他的观点。他的意思是23条一来回加一层本来没有的手续,记者编辑都得经过。得考虑23条我有没有犯法?这跟自我审查的担心是差不多的。林培瑞指出每一个记者、每一个编辑都感到这个压力。压力包括“怕”的压力会引导他小心地写,自我审查效果。

林培瑞分析说,就他的观察,北京的政治已经通过23条把它的力量扩大到香港,这很可怕:“我觉得老百姓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重要性。我担心的是这个。”

*担心立法影响信息自由流通*

参与这次研讨会的来自美国耶鲁大学的财务系教授陈志武则非常担心特区政府根据23条立法影响到信息在香港的自由流通。他认为23条并不在于具体的条款,而是整个的,尤其关于煽动、颠覆政府方面的条文变得更像大陆一样的有关的那些法律:“这种随意性有可能对香港整个的新闻和资讯的自由环境会有很大的影响。如果有这些影响的话,我觉得对香港经济的发展会是一个很负面的因素。”

陈志武指出香港经济的构成,百分之八十六的收入来自于服务行业,包括证券金融服务、医疗卫生。尤其是证券和金融服务。这是香港经济收入的一个主要部份。正因为如此,对金融服务行业的发展,信息流通、资讯自由的畅通无阻是非常重要的:“一百零七个国家情况看的话,新闻自由程度跟一个国家服务产业发展关系是非常紧密的。对于香港的经济尤其这样。”

香港大律师公会律师、香港立法会议员余若薇女士担心23条会以言入罪:“叛乱这一部份的写法太宽了。很多人说话都可能变了犯罪。这个我们不同意。但是政府坚持。我们的要求说你做什么事,比如说你说话或者你写的文章跟后来发生的事情,应该有一个直接的关系,才能定罪。”

余议员认为,草案中有关官方机密条例的部份应该采纳公众利益作为辩护的理由。特区政府不予采纳。她认为,特区政府在官方机密条例的部份扩充许多中央管理的事务使它成为受保护的资料,使得新闻工作者在报导的时候无所适从:“中央管理的事务实在是太多了。这样的写法,记者、新闻人员很难知道什么资料是受保护的,什么资料是不受保护的。”

*政府称条例草案很宽松*

但是出席这次会议的香港特区政府律政专员区义国告诉记者说,现行的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已经充份的顾及香港市民的人权自由,包括新闻自由。而且现行的条例草案比现行的法例还要宽松,应该不至于产生自我审查的作用。区义国认为现在没有自我审查的理由,而这个条例草案制定为法律之后,也没有自我审查的理由。因为大体来说就新闻媒体而言,这个条例草案的草拟是宽松的,看不出有任何自我审查的理由。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之一陈弘毅教授则认为,新闻机构不应该进行自我审查。不需要害怕23条的立法。因为在立法的辩论当中, 双方可能辩论很激烈,有些方面可能把原来的观点说得比较激进或者夸张:“法律通过以后我们应该要客观的研究它的实质影响。经过客观研究之后可能我们会发觉他对新闻自由的威胁不一定像原来想像中这么大。所以新闻界也可以比较安心一点。因为很多时候恐惧是自己造成的。不一定有客观法律的依据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