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历史学者评《晚年周恩来》 - 2003-06-20


原中共文献档案室成员高文谦在海外写成并出版的《晚年周恩来》一书,受到历史和中共党史学者的重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教授余英时称高文谦这本书是对中共封锁历史档案的一个突破、在中共党史研究上具有开创性的功劳;流亡海外的原中国社科院马列主义研究所负责人苏绍智也认为,这本书比较客观地评价了周恩来的历史功过。

余英时说,原中共文献档案研究室成员高文谦在海外撰写的《晚年周恩来》一书,大量运用中共文献档案资料,是研究周恩来著作中最翔实、可靠的一本。同时,这本书的出版也是对中共一向对历史文献严格保密措施的一种突破。虽然北京对此书严加封锁,但是借助网路媒体,中国大陆广大读者很快就会看到这本书的内容“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高先生有开创中共史研究的功劳,就是突破官方的限制。实际上官方的限制已经不行了,不过在国内不能发表到底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史学的评价不能到一个人人都看得见的地步。”

*提供许多鲜为人知事实*

余英时教授认为,这本书最重要的价值在于提供了许多过去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比如,1973年邓小平是在主动批判了周恩来之后,才获得毛泽东的信任被委以重任得以复出的。他说,周和邓之间的关系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因此,余教授说,对于历史研究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客观的研究,而要做到客观的研究必须有可靠的材料:“如果没有第一手材料把他展示出来,我们没办法推测。过去共产党表面上都拿共产主义理想作表面的招牌,事实上可以看出来,里面权力的意识、权力的斗争还是主要的,个人的地位和势力如何培植和维持,几乎每个人都是如此。”

余英时教授表示,此书对于观察现在中共高层政治有积极意义。虽然今天情况有了很大改变,没有了毛泽东那样被神化的人,社会和政治空间都大了,网络使消息更灵通了,但是官方的宣传仍然是不能相信的:“不能被表面现象所困惑,恐怕也不能简单地说,江保的人将来都跟他,不背叛他,不能作准的,看这本书就知道,最后的关键常常在有些人一念之间,对目前的政局不能接受共产党官方的宣传的看法。”

*研究中共党史参考书*

原中国社科院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长苏绍智说,高文谦的《晚年周恩来》一书是研究中共党史必须要参考的书籍。他认为这本书中所使用的材料可信,内容基本上都是可靠的。是海外出版的有关中国领导人书中比较严谨的一本:“高文谦在文献研究室,我认识的一位朋友也在文献研究室,是比较高级的。他就跟我说过,文革的文件恐怕不能公开,因为很多文件都是周写的。他认为会影响周恩来的形像。”

虽然苏绍智认为周恩来在历史上的地位不能全盘否定,但是他说,高文谦的书使人们了解了周恩来更多过去不为人知的事情,他不仅同林彪、四人帮有区别,而且为了保持晚节,对毛泽东竭尽卑躬屈膝之能事:“过去总认为周恩来是悲剧,有他的苦衷。但是从高文谦的书来看,他不仅有苦衷,而且他打谁帮谁完全看毛的脸色行事,没有独立的见解。”

不过苏绍智不同意如果没有周恩来文革的损失会更大的说法。他认为文革这场灾难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周恩来不是这样,而是在早期就能和其他领导人对毛的错误进行说服,也许不至于发生后来的事情。从这点来看周是有缺陷的。人家都说毛是三七开我看是倒三七,而周顶多是五五开。有功也有过。如果从党性来看,过就大了,包括其他所有领导人。”

*北京曾阻止作者出书*

高文谦在写作此书时,曾受到来北京当局要他停笔的劝说,书写成之后,又有人建议他出卖版权,值得玩味的是这本书出版后两个月来,北京并没有对他进行公开的批判。

苏绍智说,北京政府采取沉默、不理不睬的做法,以避免对这本书引起争论。但是苏绍智说,这确实限制了一本好书可能产生的影响:“让人们忘记历史。一般群众更要忘记历史。所以你看现在中国正式写的中共五十年,大跃进没有了,反右、六四、文革都没有了。”

不过余英时教授则认为,这种没有轰动效应的冷处理更有利于一本真正有内涵的书发挥其长久的影响力:“这本书并没有明确地说反对谁,而是很客观地把问题揭露出来,而是把历史面貌还原,可以有各种解释。不象李志绥的书涉及毛的私生活,又碰到神的问题。而且执政的人同周的关系慢慢远了。保他的人也不在了,不象一个大炸弹似的。但是这本书的价值就在这里,有长期性的。中共不批评反而对这本书是有利的。轰动一时很快就过了,这是常常使人想想的,它的价值比较有永久性,至少有长期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