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加强控制媒体 - 2003-06-25


中国政府开始加紧对中国媒体的控制,他们查封了一家报纸,还禁止媒体对几个敏感话题进行讨论。在这之前,北京在萨斯病爆发期间曾经承诺让媒体报道更加公开化。

*短消息交流*

中国官方媒体在萨斯病爆发之初没有积极予以报道。由于新闻封锁,一时间,有关萨斯病的消息和谣言满天飞, 老百姓只知道这是一种神秘的疾病。肖强曾经是一名人权活动人士,现在担任加州伯克莱大学中国互联网研究项目主任。他最近在国会的一次听证会上介绍说,中国官方媒体后来报道了民众利用移动电话交流有关萨斯病的信息的情况。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 ,中国两亿两千一百万移动电话用户通过短信息服务,也就是S-M-S,交流了大量的信息。肖强说:“在谣言传播时期,一条说‘广州有一种致命流感’的短信息在2月8日那天被重复发送了4千万次。第二天又被重复发送了4千1百万次。2月10日则被发送了4千5百万次。这些数字来自中国官方报纸 - 《南方周末》的报导。”

*媒体一阵宽松*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孙伟德,虽然没有直接评论中国政府控制媒体的问题,但是承认萨斯病对中国来说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灾难。孙伟德说:“我认为,对于我们来说,认识到这种疾病的严重性需要时间。当然,我认为,在萨斯病爆发初期,中国政府实际上没有意识到这种病的严重性。”

国际社会指责中国掩盖萨斯病危机。在这之后,受到严格监视的中国媒体有了几个月的宽松时期。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卜睿哲说,中国政府为什么觉得有必要放松对媒体的某些控制,其中有一些令人关注的理由。卜睿哲说:“ 我印象最深的是,当萨斯病危机袭来的时候,无论他们如何控制媒体,他们都控制不住。正是因为媒体失控,而且面临在国际上处境尴尬和来自内部指责的危险,所以,他们才决定暂时保持透明度。”

*一刊一报被禁*

然而现在,随着萨斯病的日益减少,这种疾病再度被列入中国媒体不准报道的敏感话题名单上。受到查处的媒体包括最新一期经济类刊物《财经》。这本杂志不仅刊登了有关萨斯病的文章,还刊登了另外一个被禁止报道的题目,那就是一桩可能与高层官员有关的上海银行界丑闻。据报导,许多订户已经收到了这份双周刊了,但是中国官方却禁止向公众零售这份期刊。另一份刊物-《北京新报》则在最近被完全关闭,因为它在6月4日刊登了一篇讽刺中国立法机构-全国人大的文章。

*媒体控制反映内斗*

美国海军学院副教授余茂春在华盛顿的国会听证会上说,中国领导人一贯非常重视对媒体的控制。余茂春说:“他们不仅是煞费苦心的这样做,而且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其实,控制媒体已经成了中国领导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卜睿哲补充说,对媒体控制的变化可能反映了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之间的权力斗争。卜睿哲说:“通常是这样的,在上层的冲突和斗争中,媒体以及对媒体的控制成为一种重要的武器。”

*七一敏感日期*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莱特说,她相信最近发生的对媒体的镇压跟时间是有关系的。莱特说:“有人猜测,最近对媒体的限制与中国即将到来的7月1日号的中国共产党成立纪念日有关。尽管有这个原因,我们保护记者委员会还是希望这种压制会很快结束,希望能允许新闻媒体重新开展自己的工作,而不必担心会遭到报复和查封。”莱特说,过去,保护记者委员会曾把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列入新闻工作者最大的敌人之一。莱特说,尽管保护记者委员会已经不再编纂这样的名单,但是中国监禁记者的数量仍然是最多的。目前,中国有38名记者被关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