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法院判处工人领袖徒刑 - 2003-06-27


中国辽宁省高级法院27日对两位工人游行领袖进行了所谓的“公开判决”,维持了下级法院对辽阳市组织工人游行的姚福信和肖云良的原判。他们两人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今年五月分别被辽阳市中级法院判处7年和4年有期徒刑。

*公开宣判有名无实*

姚福信的女儿姚丹27日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她是一天前无意中在辽阳市中级法院布告栏里看到27日对她父亲和肖云良进行宣判的通知的。布告上明明写的是公开宣判,但是27日上午8点半当她们赶到法院门口时,大约200多防暴警察已把法院团团围住。姚丹说:“开庭不允许进,都戒严,连家属都不可以进。上次还发健康证,这次什么理由也没有。”

姚丹说,大约一百多位工人到法院门口,希望能够参加这一公开宣判,但是没有一个人被允许进入。一直到9点半左右,看到省高院的车子开走,才知道宣判已经结束。姚丹说,不但她们没有接到法院的通知,“律师也没有通知到。”

姚丹说,宣判结束后,她妈妈和肖云良的妻子,在大约二、三十位工人陪同下前往市政府,要求市长对此做出解释。姚丹说:“她们情绪挺激动,一直在哭,她岁数大了,想找领导去说这个事,为什么公开开庭不让我们进。”

姚丹表示,对于辽宁省高级法院不开庭审理,维持原判并作最终宣判的结果,家属虽然有些思想准备,但是法院如此不照法律程序进行、无视被告及其家属的权利,使他们感到很气愤。

*高级法院不依法办事*

姚福信的律师莫少平说,一审之后辩方以书面形式向辽宁省高级法院提出再次开庭审理此案,原因是控辩双方的分歧很大,特别是有些控方证人的证词发生变化。莫少平说:“那些工人,有几个工人说,我不是这么说的,检察院这么说是不对的。”但是辽宁省高级法院没有同意,决定维持原判,并作出宣判。

莫少平律师指出,高级法院虽然有权这么处理,但是在处理公开宣判的过程中,至少有两点是不符合中国法律的。莫少平说:“按照法律规定,应当通知律师,我们什么时间来宣判。最起码他没有通知到我,我没有接到这个通知。其次,按照法律规定,所有宣判都应该是公开宣判,但是姚丹告诉我,她们进不去。”

*结社游行何罪之有*

辽阳市中级法院于5月9日一审判决姚福信和肖云良7年和4年有期徒刑。莫少平说,他们被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主要为两部份,参加中国民主党的活动和策划工人游行、冲击市政府和人大。但是,莫少平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人民有权利结社和组织示威游行。他认为,且不说中国的游行示威法是违宪的,即便按照游行示威法,也无法认定姚福信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莫少平说:“如果仅以此来追究姚福信的责任的话,你最多最多说他违反了游行示威法。严重的话构成一个违反游行示威罪。而不能构成一个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我觉得他的认定就完全错了。”

中国劳工观察主席李强说,美国国会32名议员于6月23日写信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姚福信和肖云良。他认为,对姚福信和肖云良的宣判不仅会使工人和家属感到失望,同时也将损害中国自己的形像。李强说:“这完全是对中国自己的法律的违背。这是对这个法律的公然的藐视。这是中国法制社会的一个倒退。”

姚福信和肖云良是辽宁省辽阳市铁合金厂的工人。 2002年3月作为工人代表,带领 3万多名下岗工人向当地政府请愿,要求处理官员的腐败问题,更多帮助处境困难的国营企业下岗职工。他们两人分别于去年3月17日和20日被辽阳市公安局以“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行政拘留。该法院于今年5月9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姚福信有期徒刑7年,肖云良有期徒刑4年。被告不服判决向辽宁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但是高级法院决定不再开庭审理,并于27日在没有通知律师、不准家属参加的情况下进行了所谓的公开宣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