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和东南亚反恐政策行动差异 - 2003-06-27


来自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一批新闻工作者认为,美国在东南亚地区出于安全考量设计反恐计划和军事合作的同时,也应当顾及国际社会的不同看法、以及各国文化社会历史背景的差异。

*邪恶轴心说未免偏激*

就有关议题,美国国务院和华盛顿的[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共同举办了一次国际访问学者研讨会,邀请7位来自中国、日本、泰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新闻工作者出席。与会者提到,基于历史和文化原因,美国和东南亚地区的价值观存在差异,但是911恐怖袭击以及印尼巴厘岛自杀爆炸事件之后,东西方就国际恐怖主义威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共识。但是,印尼《罗盘报》国际新闻主编卢胡利马表示,美国总统布什针对恐怖主义所提出的“邪恶轴心”以及“如果你不站在我们这边,就是反对我们”,这些说法未免偏激。卢胡利马说:“问题是,印尼人民不喜欢让美国指挥一切,东南亚国家有自己的社会问题,自己的解决办法。我们愿意借助美国的反恐经验,但是很多不安定因素属于社会内部问题,可能不属于国际恐怖主义范围,还得靠东南亚国家地方政府解决。”

*国际关系是否要民主?*

中国《人民日报》资深记者温宪说,美国需要倾听其它国家对世界的看法。温宪说:“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强国,就意味着她可以有权忽视其它国家人民对国际问题的观点吗?这些观点会直接影响到整个世界的未来格局,所以,美国是否应当考虑在国际关系方面也同样需要民主呢?”

有观察认为,911恐怖袭击之后各国对美国的同情和支持,随着阿富汗反恐行动和伊拉克战争的推进,这种同情和支持越来越搀杂进一些遗惑和不安,有些国家开始怀疑甚至不满于美国的国际反恐政策。泰国《民族报》责任编辑塔普提姆说,我们都了解和支持美国社会的民主、人权观念,美国法律对犯罪嫌疑人的权利保护等等,但是用这些来解释美国在伊拉克的战争却令人迷惑。塔普提姆说:“伊拉克被指控的是并没有有力证据的罪名。它作为嫌疑人的权利,比如有权保持沉默、有权假定无罪又都体现在什么地方了呢?”

*日本不想时刻听命美国*

菲律宾《菲律宾星报》专栏作家帕斯夸尔说,并不是世界人民对整个美国不理解甚至怨恨,这种情绪有两个层面。帕斯夸尔说:“第一个层面是人民对人民。第二个层面是政府对政府。我希望事实是这样:人民之间没有怨恨,问题只存在于政府层面,因为有时候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可能没有完全顾及自己国家乃至世界人民的观点。”

日本《朝日新闻》社论撰稿人福田广记说,在国际反恐行动中,日本相对比较支持美国的立场。这是因为日本直接受到北韩核武器的威胁,不得不考虑到自身安全和美国对北韩的政策取向。福田广记说:“而另一方面,日本社会又有另外一种声音,对时刻都要听命于美国感到非常厌倦。正是北韩核危机提升了日本的民族自强感,寄希望于壮大自卫能力和依靠自己的能力解决外交僵局。”

这次研讨会的发言人认为,911恐怖袭击和印尼巴厘岛爆炸事件之后,人们都意识到国际恐怖主义的巨大威胁,但是,在如何对付恐怖主义的政策和行动方面,国际社会存在明显分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