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海外异议人士纽约追思李慎之 - 2003-06-29


中国流亡海外的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6月29日在纽约举行李慎之先生追思会。与会者认为,李慎之先生是20世纪70年代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足以成为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楷模。

*对中共本质有深刻分析*

由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先生担任主席的[中华学人联谊会]29日在纽约法拉盛举办李慎之先生追思会。40多位中国流亡海外的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李慎之的亲属朋友出席了这一会议。李慎之先生的朋友、原中国社科院马列毛思想研究所所长苏绍智称李慎之先生是20世纪70年代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也是反专制、争自由、争民主的斗士。他说,李慎之对中共的本质有深刻的分析。

苏绍智说:“他曾经给我写信说,当今中国的统治者以最最最革命的形式来实现中国历史上、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强、最烈、最黑、暗最野蛮的专制主义。他还给我信上说,自从秦始皇统一中国以来,2200年间中国文化的核心就是专制主义,由于专制主义必然衍生出来蒙昧主义,所以他号召大家,要以自由主义来反对专制主义。”

苏绍智引用李慎之给他的信说,50年前中国没有革命,而是一种皇朝更替,而且是最坏的皇朝更替。他还分析,中共所奉行的不过就是英文成语所说的只要目的正确手段可以不计,所以对于中共在革命前承诺的人权自由民主,可是在取得政权以后却可以完全不兑现,甚至伪造、篡改历史,使人民失去记忆。

*人类基本价值也要全球化*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王军涛在书面发言中介绍说,李慎之先生曾任新华社国际部副主任、周恩来的秘书。1957年被打成右派。邓小平复出后得到改正。1985年起担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并于1988年担任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由《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宣读的这篇书面发言说,李慎之是中国最具有全球化眼光的学者之一。李慎之曾多次撰文批评李光耀的东亚价值观,认为只有经济全球化而没有人类基本价值的全球化,这个全球化就是残缺不全的,甚至没有资格称为全球化。

胡平说:“1998年他在一本书的序言中写道,在人类认为有价值的各种价值中,自由是最有价值的一种价值。李慎之认同的自由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如果一个人还能有下一辈子,那么我的最高愿望是当一辈子公民教员,因为我知道在我们这个国家,要养成十来亿人民的公民意识,即使现在马上着手,也至少得一百年或五十年才能赶上先进国家”

*不在刺刀下做官*

曾经是李慎之先生下属的原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的严家其说,李慎之在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公开说,他“不在刺刀下做官”,这在整个中国可能找不到第二个人。他因此被撤销了职务。严家其说,1989年以后李慎之更加自由地发表看法。1999年他写出“风雨苍黄五十年”。

严家其说:“而且在中国国内公开批评江泽民,我认为这种勇气在中国也是无与伦比的,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今天可以说,全世界都在悼念李慎之,不分派系不分派别,但是只有一个人不悼念他,这个人就是江泽民。”

*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中流砥柱*

李慎之因患老年肺心病,2003年4月22日去世,享年80岁。虽然李慎之不是死于当时肆虐北京的非典型肺炎,但是据著名自由派学者刘军宁认为,李慎之是在寒冷的季节在被切断供暖后患病而死亡的。

《当代中国季刊》主编程晓农说,李慎之是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中流砥柱。1998年以来李慎之写了很多文章都是通过海外的当代中国发表的。他的声音壮大了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在中国的影响。程晓农认为,李慎之是中国四十年代参加革命中的独一无二者,他既是革命的参与者,同时又是反思者。

程晓农说:“他作为一个参与革命的革命者,对这个革命第一次作出了深刻的反思,这个反思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我想他在中国的历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我衷心希望李慎之先生的精神遗产能在中国有更多的追随者。”

*网上悼念文章150多篇*

李慎之的儿子李思奇说,作为子女有时候对父亲的了解可能还不及他的亲友多,他借追思会的机会特别向他父亲的好友苏绍智表示感谢。

李思奇说:“他在我父亲生命的最后时刻,帮我父亲把一份选集在香港出版了,这个虽然我父亲最后没能见到,但是他在地下一定是非常欣慰的。”

李慎之去世之后,中国国内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筹款集结出版了悼念李慎之先生的两本文集。据统计互联网上出现的悼念李慎之的文章多达150多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