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众院通过拒绝资助强制堕胎组织 - 2003-07-16


美国国会众议院星期二以微弱多数通过一项议案,拒绝向联合国人口基金提供总价值五千万美元的资助,理由是美国法律禁止美国政府向支持强制性堕胎的组织提供资助,而联合国人口基金实际上资助了中国政府的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

这是一次势均力敌的较量。最后,国会众议院中以共和党人为主体的反堕胎势力以216票对211票获得胜利。这次投票的结果,使得联合国人口基金无法从美国得到总数大约为五千万美元的资金。

投票前,支持和反对提供基金的两派议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辩论的焦点是,美国应不应该以中国政府实行强制堕胎和绝育政策为理由拒绝向一个在全世界150个发展中国家里推动避孕、安全接生、以及妇幼保健的联合国机构提供资助。

来自马里兰州的民主党籍议员斯滕尼・霍耶尔表示,联合国人口基金并没有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提供堕胎或堕胎服务。

Hoyer :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 is the single...."

霍耶尔说:“联合国人口基金是世界上最大的多边基金计划,它在世界上150个发展中国家里开展工作,保障妇女健康,实行计划生育。”

*反对中国强制堕胎*

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亨利・海德是反对向联合国人口基金提供资助修正案的共同发起人之一。他在讲话中表示,中国政府实行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得到了联合国人口基金的帮助,美国因此不应该向这个联合国机构提供任何资助。

Hyde : "We've all agreed that ..."

海德说:“我们都认为,中国的人口控制政策是强制性的,侵犯了人权。因此,我们必须远离那些帮助他们这样做的组织。”

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约瑟夫・克罗利两个月前曾成功地在[国务院预算法案]中引进一项修正案,这项修正案表示,美国不应当惩罚那些没有直接支持或者参与强制性堕胎和节育的组织。众议院星期二通过的“史密斯修正案”实际上封杀了克罗利修正案。克罗利议员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史密斯修正案”以中国为借口反对向联合国人口基金提供资助,这样做无异于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他强调,他个人反对中国的强制性堕胎,联合国人口基金也反对这样做。发生在中国的强制性堕胎和节育和联合国人口基金无关。

Crowley : "You can see that in the counties..."

克罗利说:“你可以看到,在联合国人口基金参与的县里,堕胎的数量减少了。在中国,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在一些县里还有强制堕胎和节育的情况。而且,从道德上来说,我认为一胎化政策本身就是错误的。对违反这一政策的人进行经济制裁的作法也是错误的。联合国人口基金正在告诉中国人,有一种更好的作法。不是通过强制,而是让个人做出正确的决定。我认为,如果人们得到正确的工具和信息,他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计划生育与堕胎的界线*

最近几天来,美国支持和反对堕胎的团体在国会山上进行了大量的游说工作。[纽约时报]和[波士顿环球报]也于星期二发表社论,呼吁国会否决史密斯修正案。

反对堕胎的[人口研究所]发言人斯考特・温博格对众议院的表决表示欢迎。他说,拒绝向联合国人口基金提供资助并不意味美国不支持其他“提供更好服务”的组织。

Weinberg: "There are many good groups..."

温博格说:“在联合国人口基金之外,还有很多好的组织,它们并不支持强制性堕胎。美国法律说,我们不能向支持强制性堕胎的组织提供资助。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向那些数以百计的不参与反人类活动、提供好服务的组织,比如美国国际开发署和非政府机构提供资助。”

支持堕胎的团体[人口关联]总裁彼得・考斯特迈尔指出,这场辩论实际上并非围绕强制堕胎,而是关于计划生育。

Kostmeyer: "There's a very conservative agenda here in the US..."

考斯特迈尔说:“美国有一些非常保守的人,他们希望砍掉对计划生育的资助。提出反对向联合国人口基金提供资助议案的史密斯议员就曾经把避孕药称为‘杀婴剂’。因此,这并不是一个反对堕胎的问题,而是一个反对计划生育的问题。我们关心的是减少堕胎的问题。因为当妇女实行计划生育的时候,堕胎的数量自然减少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