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港人“七一”大游行因果分析 - 2003-07-18


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旅居美国的学者、专家本星期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举行研讨会,就香港7月1日发生的50万人游行抗议23条立法事件的起因、影响和前景展开讨论。不少与会专家认为,如果北京不能妥善处理好这一危机,“一国两制”政策将失信于民,这是对胡、温体制的严峻考验。

*北京两司令部较量决定香港前途*

虽然香港两位高官被迫辞职发生在纽约研讨会之后一天,但是旅居纽约的原香港政论家凌峰在事发之前就指出,香港民主派早就认为,如果董建华在港人“七一”大游行后撤销民怨深重的叶刘淑仪和梁锦松,将可缓和同香港市民以及民主派的关系。凌峰说,董建华5年来一直拒绝同香港的民主派联络,实际上他至今都没有对港人游行做出任何反应。而基本法本身又没有罢免特首的任何条例,因此民主派在后续行动中才提出普选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的要求。董建华星期六将赴北京述职。凌峰认为,香港未来的前途关键取决于北京。他认为,北京存在着胡温与江泽民两个司令部。凌峰说:“如果胡温的势力大一点,可能会对香港采取比较温和的态度,如果江泽民的势力大一点,就可能比较会采取严厉的手段。这涉及到23条在香港为什么过去5年都不讨论,为什么后来讨论了,跟法轮功有关系。”

*香港问题受国际社会瞩目*

原香港信报总编邱祥钟认为,香港问题的处理需要北京政府高度的智慧,它不是50年代的西藏和后来的新疆问题,可以不计后果、不顾反应。邱祥钟说:“香港是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你要怎么做都暴露在全世界面前。而且你自己答应的一国两制。但是实际上,出了问题的时候不是按照一国两制原则来处理的话,会对中国各个方面的声望会有很大的影响。”

*北京若取强硬立场难免负面作用*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认为,港人大游行抗议23条立法事件的爆发,只是戏剧性地把这个问题提前了、强化了。7月12日英文的《中国日报》发表评论,指责香港的民主派是颠覆特区政府的机器。胡平说,北京如何对这一事件作出反应非常关键。他说,北京如果有所妥协、不采取强硬措施,不一定会推动香港的民主化进程,但至少可以维持现状;可是如果北京采取强硬措施,就一定会产生很大的负面作用。胡平说:“人们由此可以此反证,中共‘一国两制’根本就是个虚假的东西,你对台湾就更没有示范作用,而对中国大陆民主化问题搞了那么多借口,那都是骗人的。”

*某些左派势力引而不发*

多维新闻网执行长何频说,令他担忧的是香港很多势力现在还没有登场,比如早期的亲共势力、极左势力,因为他们还不清楚北京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旦北京以强硬态度对待这次游行,香港出现暴乱是很容易的。何频说:“不但媒体上可以大量把民主派搞得很极端,说他们是西方反动势力、恶势力,然后甚至你在游行的时候,这些人要打人是很容易的。那个时候只要一个小小的导火线就很难说。”

*中国高层或沟通不畅*

尽管外电报道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经为此举行过数次会议,但是“七一”港人大游行抗议23条立法之后,北京的决策者至今没有做出任何正式回应,这是情况不明、举棋不定,还是官僚体制的反应迟钝?来自上海复旦大学的教授孙哲说,中共最高决策层政治局九常委虽然住在一起,但是沟通仍然靠传统的文件传阅;加上胡锦涛和温家宝已经确定今年国内任务的中心是搞经济,因此香港问题如萨斯一样,对他们来说并没有思想准备,也许他们对数十万人大游行首先的反应是:有没有外国势力的渗透?孙哲说:“他们如果真明白这是香港人民的基本要求,或者是民间的,恐怕发动的这场示威,恐怕对他们的政治心理或多或少都有相对的冲击。”

*妥协是关键 稳定求发展*

与会的《人民日报》联合国分社社长何洪泽认为,要特首董建华立刻下台是不可能的,而完全按照民主派的意愿搞直接选举也是不可能的,关键在于双方如何找出一个妥协办法。他认为,北京高层最关注的是香港的稳定。何洪泽说:“在稳定下经济才能够恢复、发展。要是香港将来变成一个政治挂帅的地方,成天游行、成天是动乱,那香港自己完了。”

*“七一”大游行展示民意胜利*

“七一”游行及其后续发展显示了香港民意的胜利,也使董建华的特区政府陷入政治危机。香港有媒体说,这一危机同时也是转机。经此一役,只有自由没有民主的香港,既可能陷入混乱,也可能迈出有序民主的步伐。

多维新闻网执行长何频说,北京拒绝在中国实行民主的理由在香港都不成立,所有认为中国大陆没有条件实行民主的条件在香港都具备。纽约《世界日报》顾问孟玄说,香港是一个有希望的地方,她有英国的宪政、自由和公民社会,但是民主不多,现在开始争取民主,北京应该利用此次事件把香港作为实验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城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