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韩战回忆 (1)


最近,美国、韩国等国家为朝鲜战争停战50周年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这些表彰仪式和悼念活动又把参战老兵的思绪带回到那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许多人在回忆自己的战斗经历时表示,看到共产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消亡和韩国作为一个自由国家在战后的蓬勃发展,他们觉得自己当年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

*北韩南侵*

1950年6月25号,北韩发动了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南侵攻势,朝鲜战争就此爆发。当北韩十万大军冒着凌晨的细雨跨过三八线进入南韩的时候,在韩国军队担任司令部副官的田永镐没有想到这场战争竟然一打就是三年,大韩民国险些被北韩灭掉。田永镐回忆说,面对装备精良、攻势凌历的北韩人民军,韩国军队节节败退,三天之后首都汉城就陷落了。田永镐说:“我们撤到朝鲜半岛最南端的釜山一带,只剩下那么一点点地方了。那是一场最严峻的战役,假如那个地方再失守,我们就全完了,就没有今天的大韩民国了。”

*美国调兵*

尽管敌强我弱,韩国军队还是进行了顽强抵抗。孙明锡中尉向记者介绍了在韩战中屡立战功的楚山部队。他通过翻译说:“韩战开始后不久,在南韩军队节节后退的时候,我们楚山部队的一个大队曾经在无一伤亡的情况下,击溃朝鲜人民军一个连。由于这个战功,我们获得韩国总统的奖牌,全体官兵晋升一级。”在这个紧急关头,美国调来少量兵力在釜山登陆进行反击,为大部队的到来争取时间。海军陆战队瓦伦・维德汉是早期参战的美国士兵之一,8月7号抵达韩国后,立即就投入坚守釜山环形防线的战斗。

*仁川登陆*

维德汉说:“我们俘虏了北韩士兵,缴获了他们的设备、摩托车和吉普车。他们的许多装备都是苏联制造的。”随后,维德汉又参加了著名的仁川登陆。这是一次扭转战局的战役。9月15号,联合国军七万五千多人乘坐261艘舰艇在中部的仁川登陆作战,以便夺回汉城,切断深入南韩的北韩军队的退路和补给线。维德汉说:“我想,仁川登陆的最大困难是,那里有世界上最高涨、凶猛的潮水,而船只进入港口停泊的时间又十分有限。”

*夺回汉城*

登陆成功后,联合国军抢占机场,强渡汉江,直扑汉城。经过五天的激战,麦克阿瑟将军宣布,联军在韩国首都陷落整整三个月后重新夺回了这座城市。维德汉说,这个时候,麦克阿瑟决定把战火向北烧过38线,一直打到鸭绿江边。于是,海军陆战队重新登船,绕过朝鲜半岛,在北韩的元山登陆,然后乘卡车进入长津水库地区。

*中国出兵*

这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秘密进入北韩。维德汉说,他们虽然跟小股志愿军部队遭遇过,但是并不清楚志愿军到底投入了多少兵力,直到有一天他在前沿哨所亲眼看到排山倒海而来的中国士兵。维德汉说:“当时,我和一个朋友在山坡上的监听哨所值勤。这是11月的一天,天气极冷,气温达到摄氏零下32度。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我们听到以前从未听到过的哨声和军号声。向前望去,前面是一道峡谷,对面是一座山梁。突然间,山梁表面变得粗糙起来了。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 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成千上万的中国士兵,他们越过山脊,向我们冲来。”

*回到三八线*

战斗十分激烈,双方伤亡惨重。然而,据维德汉回忆,敌人伤亡更多,因为他们使用的是人海战术,而且装备很差,非战斗减员很多。比如,在严寒下,志愿军战士只穿球鞋,很多人都出现冻伤。

在联合国,韩国代表谴责了中国的入侵,并严词斥责北京派来的代表团。他说:“我把手指向这些中国共产党政权的代表,质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带着肮脏的双手来到这里?我还要再问一句:为什么这些人来到这里, 双手滴着鲜血---联合国军的鲜血、韩国人民的鲜血?”

美军抵挡不住潮水般涌来的中国军队,开始向后撤退。12月中旬,联合国军被迫退回到三八线附近。双方随后展开了拉锯战。唐纳德・丰塔纳这样形容他们与敌人争夺阵地的场面。丰塔纳说:“敌人向我方阵地发起冲锋,我们开火把他们打退。他们再次冲锋。我们再次反击。如此反反复复,双方都付出了惨重代价。”

*美军英雄*

战争中,美军涌现出许多英雄人物。一等兵赫伯特・皮利罗就是其中之一。1951年9月17号,他为了掩护战友后撤,只身抵抗北韩士兵的进攻,用布朗宁自动步枪有效杀伤敌人,子弹打完后就投手榴弹,手榴弹打完后就拔出匕首肉搏,直到最后被敌人用子弹和刺刀打死。战友们重新夺回阵地后发现,在皮利罗的周围躺着40具敌军士兵的尸体。皮利罗后来被授予荣誉勋章。

首批荣誉勋章是杜鲁门总统在白宫颁发的,烈士的亲属从总统手里接受了奖章。杜鲁门总统说:“今天早上向你们颁发勋章是为了感谢那些为了保卫我们的自由而捐躯的英雄们。”

烈士的牺牲换来了和平。1953年的7月27号,历时三年的韩战正式停火。至此,北韩企图占领整个朝鲜半岛的梦想终于被打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