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软禁家庭教会人士 - 2003-08-05


一个关心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人权的组织说,中国几个省最近同时发生了公安或当地政府软禁、劳教家庭教会人士,取缔、关闭甚至摧毁聚会民宅和教堂事件。该协会认为,这些事件发生的原因是贯彻来自中央政府的一项命令。

*高崇道被带走谈话*

7月13日早晨5点钟,10多名当地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闯进了浙江省萧山区宁卫镇宁新村15组的村民、51岁的基督徒高崇道的家,要把他带走。高崇道的小舅子朱约瑟说,当时他姐夫还穿着短裤背心。高崇道的哥哥高崇益说,当时他闻讯赶到他弟弟家,这些自称是什么书记、什么部长的人多来自镇政府,他们说是为了执行区政府的命令。高崇益说:“就是区政府命令下来要我们把人带走。带他们去,说是去谈话。”高崇益说,他弟弟高崇道同来者对峙了将近两个小时,最后于早上7点多钟被来人带走了。至今23天过去了还没有被放回来。后来才知道同时被抓的还有其他6名当地家庭教会的基督徒。

*聚会场所申请报告*

高崇道的小舅子朱约瑟是在当地开了几家超市、管理农贸市场的老板。他说,三天以后他通过关系找到有关部门才见了他姐夫一面。他要求当局解释为什么要关押他姐夫。当局回答说是办学习班。他要求当局出示书面手续指出他姐夫究竟违反了什么法律。当局说,这不是关押、他也没有违法,只是要求他姐夫签署一份申请表格。朱约瑟说:“我这里有一张表格, 我念一下:‘关于要求聚会场所登记的申请报告,萧山区民族宗教事务局。为方便信基督教群众的宗教活动,服从政府宗教部门的依法管理,确保场所内的活动正常,经商量申请场所登记。’”朱约瑟说,他姐夫拒不签字。高崇道的哥哥说,不同外界发生关系是基督教中的一个真理。

高崇益说:“所以我们不愿意登记。这是我们的信仰。因为对我们基督徒来讲,十字架的路就是这样一条十字架的路。”朱约瑟说,这种做法简直是黑社会的手法。朱约瑟说:“我说他们已经侵犯人权了。因为他们没有自由权,也不能见阳光,不能会客人,会家人。也不能同家人通电话,也不能同家人商量家里的事情。”

*不登记就是非法*

朱约瑟说,他姐姐朱凤娣是承包大户,管理着45亩土地,现在正值成熟季节,每天要处理六七千斤丝瓜。现在这些丝瓜由于无人管理无法出售而全部荒废了。朱约瑟说,他父亲是一个老基督徒,同政府打交道已经有30年了。当地村民相信基督教是有传统的。他们小组的80多户人家有70多家是信基督教的。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县园觉村的家庭教会成员庄恭跃表示,当局的逻辑就是:不参加爱国教会,不登记,就是非法,非法就要取缔,取缔后就进行拆除。

类似的事情并不仅仅发生在浙江省。总部在费城的关心中国大陆家庭教会人权的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说,从今年六月以来,他接到了来中国大陆浙江、四川、江苏、湖南等多省的同类事件的报告。傅希秋说:“5月28日在湖南省洞口县有80多名信徒在参加一个葬礼的路途中被抓,现在有6位信徒被判为劳动教养。”

*系统打击家庭教会*

傅希秋说,6月云南昆明有60多位信徒被抓,至今有5位还没有被放出来;6月26日浙江萧山红鹏村教会被政府300多名警察拆毁,多名信徒被打伤,送医院;7月14日和22日湖北省荆门市6位家庭教会基督徒被抓走;7月15日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县沙岙村的教堂被当地公安出动推土机推倒;7月16日同县大门镇岭上村的家庭教会聚会的民居被推土机推倒;7月初洞头县园觉村200多人的家庭聚会点被当地政府取缔,强迫他们加入三自爱国教会。四川省巴中县7月也有39位信徒被抓,其中三人被判三年劳教。同类事件还发生在内蒙和河南。傅希秋说,7月11日江苏省无锡市的《无锡日报》报导说,无锡市6月份取缔了100多处基督教非法场所。他说,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有系统的对家庭教会的打击。

*呼吁释放家庭教会人士*

傅希秋说:“名义上,无锡市的官方新闻说,无锡市民族宗教事务局负责人传达了全省治理基督教自设聚会点工作会议精神。一般的这种会议如果没有中央的精神很少出现的,尤其是结合浙江省、云南省、湖南省、内蒙出现的大规模的对基督教家庭教会的逼迫,看得出来应该是中央的一个特别的取缔聚会点的运动。”傅希秋表示,他们将公布这些事实,请求全世界的基督徒和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对此事表示关注,尤其是应该呼吁中国各级政府立即释放被非法拘禁的家庭教会人士,并且赔偿被损坏的教会财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