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富豪为何纷纷落马?(3) - 2003-08-10


中国富豪过去一段时间来纷纷出事凸显的问题之一是商业领域的法律不健全。民营企业家在这块灰色的法律地带里极有可能掉进陷阱。

*法律不健全 形势变化快*

中国的民营企业在中国的商业环境里十分脆弱,倍受歧视,如果一个企业希望发展成长而不肯走官商勾结,攀权附贵的道路,就特别需要法律的保护。但是不幸的是,中国商业领域的法律并不健全,缺乏连贯性。

中国民营机构天则经济研究所的负责人茅于轼指出,整个社会无法可循,这是因为中国处于社会转型阶段,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从全面公有制转向部份公有,部份私有。茅于轼说:“这个转变牵扯的面非常广,宪法已经改了3、4次了,宪法一改,底下的法律都要改。所以昨天是违法的今天就不违法了。民营企业家过去干的事情是违法,现在看起来就不违法了。 ”

*灰色地带有空子有陷阱有把柄*

中国独立政治评论家刘晓波说,由于中国的政府行为经济化、利益化,因此在制定商业法律时带有垄断性和歧视性,甚至制定相互矛盾的法律。这就制造了一个法律的灰色地带,国企与民营企业在经营时都不得不在这一灰色地带找漏洞、钻空子。不过刘晓波指出,中国官方发现这片灰色地带对他们有利。

他说:“官方忽然发现它喜欢这样一种灰色的市场。因为这种市场的主动权在政府手里,反正你要经商,它上边解释法律的时候说你违法你就违法,说你不违法也没人管。在这种情况下把柄攥在政府手里,这就使得政府有一个非常好的要挟所有想发财的人、想得到利益的人的一种工具,要挟你忠诚它,要挟你在政治权力上不向它挑战,不跟它找麻烦。 ”

*非法集资现像多 对错全由官方说*

刘晓波说,河北大午集团董事长孙大午因为发表一些关注农民问题的大胆言论而被捕后,很多人为他抱不平,就是因为孙大午掉进了法律灰色地区的陷阱。中国的金融法规极为不健全,吸收公众存款的界定不明确,官方就非法集资的罪名可以任意做出不同的解释和处理。

天则研究所负责人茅于轼说,中国大量存在着所谓的“非法集资”现像,民营企业从国有银行贷不到款,不得不走民间集资的道路,而大午集团吸收公众存款正是中国金融界垄断造成的后果。他说:“这就是一个例子,说明现在的法律非常不完美。不许非法集资,这个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至少是不完全有道理。中国有好多地下金融,就靠地下金融民营企业家才起来的。现在都砍掉,民营企业家就很难有日子过了。 ”

刘晓波说,中国当局利用法制不健全的灰色地带做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把民营企业收归国有。他说,北京有一份畅销报纸叫“精品购物指南”,这份报纸本来是社科院一份经济改革报,经营不下去后,一个名叫王炎的人垫付了5千元承包了这份报纸。该报在王炎的经营下相当成功,年广告额到2亿多人民币。但它的问题是产权不清。当中国一位官员说“精品购物指南”属于国有资产流失,报纸不能私营时,王炎在奋争一段之后不得不出局。

*有什么制度就有什么企业家*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在他的“中国民营企业的转折点”一文中说,中国民营企业的政治危机似乎大大超过经营方面的危机。民营企业的发展需要一个廉洁自律守法的政府,这就需要改革。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看中国社会现在必须有相应的政治体制的改革,因为要出现一个好政府就必须有一个好的制度,政治制度很重要,要有民主法治的制度。现在中国的政治制度从科学性角度上看还存在缺陷。”

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企业家。天则研究所的茅于轼说,在现行制度下,人们不应当对正在成长的中国民营企业家过于苛求,那样的话将给中国经济的发展与增长带来风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