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哈基姆遭暗算对伊拉克的影响 - 2003-08-30


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哈基姆死于星期五发生在纳杰夫城什叶派穆斯林圣地的爆炸事件。哈基姆领导的什叶派组织和其他政治团体一道参与了伊拉克的重建。

*积极参与过渡惹来杀身之祸*

哈基姆三个月前刚刚返回伊拉克。长期以来,他一直反对已经被赶下台的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哈基姆在伊朗过了20多年的流亡生活。在胜利返回圣城纳杰夫之后,这位宗教领袖在政治上比较低调。但他所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最高委员会]在伊拉克过渡进程中扮演了积极角色。这使他和其他谋求代表全国大多数人口的什叶派团体之间产生摩擦,也使他成为忠于萨达姆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员的暗杀对象。这些人反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占领伊拉克。

哈基姆死前四个月,另外一名什叶派领袖在据称是什叶派穆斯林内部权力斗争中被杀害。就在哈基姆遇害的一星期以前,有人曾经企图暗杀他的叔叔。他是什叶派穆斯林一位著名的温和派领袖。

*哈基姆“仇人”众多*

中东问题分析家波拉克说,这次暗杀值得怀疑的人很多,包括萨达姆的支持者、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或者是那些与哈基姆对立,可能会通过制造麻烦获利的什叶派领袖。波拉克是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东政策研究所的主任。他说:“哈基姆长期反对萨达姆�这足以构成萨达姆的追随者要干掉他的理由。他是什叶派中的重要人物,这又为基地组织提供了要铲除他的充分理由。另外,尽管哈基姆与美国保持了一定距离,但是他表示过要配合美国领导的战后伊拉克重建的意愿。总而言之,现在就谁是幕后策划者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波拉克说,这种不确定性可能会引发一轮目标分散的暴力。特别是因为炸弹袭击发生在什叶派最神圣的清真寺,并炸毁了该寺的一部分。他说:“目前什叶派穆斯林充满了愤怒,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这种愤怒好象是没有目标的。”

*美军面临更严重威胁*

[美国和平研究所]负责和平计划的塞尔维尔说,这种不断扩散的愤怒会增加美国为首的占领军在安全方面的难度。他说:“联军会受到更大的压力,要求联军在一些地区维持治安。而这些地区显然只有伊拉克人才能维持治安。尤其纳杰夫是一座圣城。在这个地方最好还是由伊拉克人来处理治安问题。”

愤怒的伊拉克人还批评美国为首的占领军没能为这位什叶派领袖提供保护。但是,出生在伊拉克的政治活动家库贝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安全问题。库贝是位于华盛顿的[ 拉克国民组织] 负责人。该组织正在协助制定伊拉克政治过渡的方案。他说:“是的,这的确会增加美国维持治安的压力。但是真正的难题在于,目前还找不到迅速解决治安问题的途径。解决这个问题的前提是要在伊拉克进行更好的规划和政治管理。不断地投入人力和资金是不会解决问题的。没有什么可以替代一个完善的过渡方案,而眼下缺少的就是这个方案。”

美国政府承认在伊拉克加强安全的紧迫性。在最近联合国驻伊办事处和约旦驻伊使馆被炸,从而导致外国人道机构减少在伊拉克人员后,就更是如此。星期五晚些时候,美国在伊拉克的最高行政官员布雷默证实,美国部队将与伊拉克警方联手追查暗杀哈基姆的凶手和其它恐怖活动的肇事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