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州政府陷入预算危机旋涡 - 2003-09-04


加州和纽约州是美国经济两个巨大的支柱。90年代经济快速增长时,作为高科技重镇和金融中心华尔街所在地的这两个州,不仅是美国经济的火车头,同时它们本身也从经济繁荣和公共财政中受益。但是当高科技泡沫破灭后,加州和纽约受到的打击也比其他州更大。截止今年三月的过去一年中,全美个人所得税平均下降了3%,但是纽约州下降了11.4%,加州下降了6.4%。全美人口的五分之一居住在这两个州,过去两年这两个州占全美各州预算赤字的60%。为了应付财政预算上的危机,加州政府采取紧缩开支的做法,纽约则是大幅度增加税收。

国家刊物编辑马基说,这种情况并非仅仅发生在这两个州。美国大约半数州政府都面临严重的财政问题。根据州立法全国会议的调查,全美31个州政府今年削减开支;29个州用尽了繁荣时留下的储备;23个州解雇工人或削减工资;18个州大幅度提高税收或公共费用;13个州动用紧急援助金;8个州动用解决烟草问题的资金,这些资金是指定用于照顾抽烟受害者或一般运作开支的。马基说,“我们试图发现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了这一危机,是因为减少税收呢?还是因为过度开支?还是其他原因,这关系到如何形成应对这一危机的决定。”

这些州政府的财政危机对于全国性的政策和全美经济有什么影响呢?财政危机导致了加州罢免州长风潮,它促使白宫中的一些人向共和党建议,一个不受欢迎的民主党州长将有利于布什的竞选连任。白宫担心这些州的困境,甚至迫使布什总统转变立场向它们提供财政援助,布什同意今年向各州提供77亿美元援助,2004年提供更多。但布什总统复苏经济的努力,正好被各州采取的削减开支和增加税收政策所抵消。

*联邦政府或将遭遇相同经历*

不过,更大的问题是各州的财政危机是不是也预示着联邦政府将遭遇相同的经历。华盛顿同各州一样经历了财政收入的大幅度下降,但是不同的是联邦政府不必像绝大多数州政府那样必须年年平衡预算。联邦政府允许带着赤字运作。马基说,实际上现在联邦的赤字已经很高“现在联邦政府还没有就解决赤字问题痛下决心,现在是州政府在为赤字苦战,我们这组文章的目的之一,就是指出未来联邦政府解决这一问题可能面对的挑战。”

布什总统至今还没有因为出现巨大赤字在政治上受到影响,这也许是因为一些同公众利益相关的联邦项目还没有削减,民众还没有像挑战州政府那样质询总统的一些优先项目。

除了政治上的影响之外,财政危机使各州政府的计划、优先项目纷纷下马或缩水。逐步改善的经济也许会在一两年内使危机有所缓和,但是像加州这样危机严重的州,其影响会持续更广和更长。90年代制定的重建或扩大政府服务的计划已经取消。许多州在90年代削减税收现在又恢复原样。在加州,一项拖延已久的公路扩展计划由于州政府财政捉襟见肘不得不停止。威斯康辛和马里兰州也同加州一样,把交通经费转移到了一般性用途的账户,以维持政府的运作。但是这一行业的不景气将拖整个经济的后腿,堵塞的公路和破碎的基础建设会阻碍经济的成长。

*监狱花费大幅度增长*

从1980年到2000年全美国各州和地方监狱方面的花费增长了601%,使之成为获得经费最多的领域之一。但是财政危机之后各州遇到的一个难题是既要在这一领域削减经费同时又要保证公众的安全。肯塔基州长帕登命令释放567名关押在州监狱的轻罪囚犯。伊利诺伊州必须从监狱系统削减3540万美元的花费,州政府决定取消监狱里的高等教育项目。

国家刊物的记者黑格兰说,教育可能是最后一个被削减经费的领域,而其中高等教育是受损害最大的部份。他说:“在预算危机的第一年全美有5个州削减了高等教育经费,今年削减高等教育经费的州增加到了24个。去年州立大学学费增加了9.6%,今年增长了12%。”

导致各州出现财政预算危机的原因是什么呢?文章介绍了两种主要看法,一是认为90年代不断增加支出,二是归因于当时减少税收。国家刊物编辑马基说,从一方面来看减少税收没有增加支出的影响大。但同时从历史上来看那时增加支出的幅度又不是最大的。马基说:“真正的问题简单说就是各州期待90年代的所谓新经济会继续不断增长下去。所以,真正的问题是新经济的不现实性。”

*借钱渡过难关*

主张削减预算或增加税收的两种不同解决之道的人士,最后都倾向于以比较温和地削减预算或增加税收以便立法机构能够通过。而之所以可以采取温和手段,是因为依靠借钱和会计管理来平衡预算。但是独立的分析人士对于加州用借钱的办法来支付州政府雇员退休计划表示担忧。纽约州政府也在借钱,并计划用预计会从烟草诉讼中获得的赔款来还债。公共卫生组织人士说,这些钱应该用于吸烟受害者的健康照顾上。

各州90年代支出的增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通货膨胀、人口增长和联邦援助的增加所致。而联邦援助的增加是最大的因素。许多分析家担心,如果到2004年联邦赤字继续增长,联邦政府不得不考虑削减开支,那么将使避免削减对各州援助变得比以往更加困难。联邦对各州的援助增长从1997年的14.6%增长到2003年的18%。但是如果联邦财政危机在下一届总统任期中爆发,而军事和国内安全的需求又不可能对这些领域紧缩,那么无论谁当选总统都将进退两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