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易社强评论:中国的卖淫业 - 2003-09-06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易社强最近刚刚从中国访问归来,他为美国之音撰写了一系列评论文章。今天我们刊登中国的卖淫业。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卖淫,这一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几乎随处可见。问题是如何对待它。有些国家的政府把卖淫视为“必要的罪恶”。在这些国家,妓女拥有营业执照,并定期做医疗检查,以限制犯罪、腐败和传播疾病。而在另外一些国家,卖淫被看作是一种必须取缔的恶行,结果却造成犯罪,警察腐败,艾滋病和其他性病流行。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

解放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闭了所有的妓院,并对妓女进行培训,让她们在纺织业、手工业和其他行业自食其力。许多人认为卖淫现象已经被彻底根除。埃德加・斯诺1961年重返中国时曾问到中国还有没有妓女。有人告诉他说:“没有了”。但停了一会儿又说:“不过还是有一些女人为金钱而出卖肉体。”

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是1978年,从那以后,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卖淫现象。我最初的印象是,只有在那些外国游客居住的5星级饭店的大厅和电梯里才见得到妓女。可是到了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初,不管我住在什么样的饭店,我都会在夜间接到这样的电话,一个女人低声问道:“你不感到寂寞吗?”,“要不要有人陪你?”最后我终于忍无可忍,不得不打电话给饭店经理,告诉他,我不希望受到骚扰,这样做总能解决问题,因为那些妓女都是和饭店一起合伙赚钱的。

1995年,我途经香港来到云南西部。我在一份报纸上看到,瑞丽是“中国艾滋病之都”。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卖淫猖獗和静脉注射毒品的现象盛行。我在瑞丽的第一个夜晚就有人敲我的房门。我打开门,看到一位身穿闪闪发亮紧身衣服的年轻女郎站在门口,她问我:“你想跳舞吗?”我请瑞丽的一个朋友带我到“红灯区”看看,他说这里没有红灯区。我对他说:“你怎么能说没有呢,香港报纸都报导了。”这位朋友对我说:“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街街都是。”当他带我出门转了一圈之后,我发现他说的是真的。有些妓院门口挂着“酒吧”、“发廊”或者“按摩店”的招牌,但你一看就知道它们是妓院,因为门口都有年轻女子在招徕顾客。这些地方有大约一半都关门歇业了,我的朋友告诉我说,“最近警察突击检查,但是它们不久还会重新开业。”这种情况在中国各地屡见不鲜。聪明的妓院老板们向警察行贿,警察便事先把要突击检查的消息告诉他们,好让他们在警察到来之前停业。

在另一个小镇,我发现那里的卖淫业如此公开,以致于人人都知道妓女的身价。专门为大饭店里的台湾和香港游客提供服务的高等妓女是100到150元,为中国商人提供服务的小姐是40到60元。为普通工人服务的是20元。

卖淫业在中国表面上看起来不合法,但实际上却受到纵容, 因此这一行当目前仍旧没有得到适当的管理和控制, 更不用说对中国国民的健康有多大的危害了。在中国尚处于初发阶段的艾滋病的流行有许多原因,但是如果卖淫业继续象现在这样盛行,中国可能会成为世界艾滋病之都。

刊者注:以上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易社强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国的卖淫业”。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