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台欲推行多种官方语引发争议(9-30-03) - 2003-09-30


民进党政府目前正积极展开“国家语言发展法”的研拟工作,提出将闽南语、客家话等多种方言共同列为国家语言的政策方向,而日前一个大型国家考试中出现以闽南语命题,引发不会说闽南语的考生的反弹。

台湾行政院发言人林佳龙最近表示国语并不是唯一官方语言,今后政府将积极推动制定第二或第三种官方语言。随后发生的国家考试以闽南语出题,引发考生认为命题不公平的批评声浪,使得究竟是否应该将闽南语、客家话和原住民母语等多种方言同时列为官方语言的问题成为各界关注焦点,朝野和民间各界人士立场分歧。

支持民进党政府提出以多种方言同时作为官方语言或国家语言的人士认为,过去国民党采取独尊国语政策,使得闽南语、客家话和原住民等各族群的母语快速消失,新政策是为了保护使用各种方言族群的平等,以补救过去其他语言受到歧视的错误。

但是批评人士认为,国语已是台湾普遍使用的共同语言,民进党目前作法其实是以会讲闽南话的多数压制不会讲闽南话的少数人,以去中国化意识形态为前提,并认为强制将没有统一发音标准和文字的闽南语、客家话都列入官方语言,只会造成实行上的困难和不便,而不会说闽南语的族群则受到了歧视。

*语言争议由来以久*

要了解台湾语言争议需要追溯其背后历史源由。台湾在脱离日本殖民统治后,当时台湾省长官公署立刻筹设成立了“国语推行委员会,在县市大力推动学习以民国初年北京话为标准的国语。由于国民党早期执政时曾以国语能力作为公家机关用人主要标准,学生如果在学校讲闽南语会遭到老师辱骂和处罚,造成说闽南语本省籍民众觉得深受歧视而产生不满心态,埋下日后语言族群问题的根源。

台湾中央研究院语言所研究员、长期研究汉语方言和原住民语言的学者李壬葵认为,国民党政府长期独尊国语的政策,造成闽南语等其他语言没落,也造成其他族群不满。他说:“我们知道在国民政府执政时代,高压政策独尊国语,已经到了真正禁止、压抑其他语言的使用,包括在公共场合都禁止说方言或家乡的话,在学校推行国语,像原住民的南岛语言,他们的教会曾经希望用罗马拼音也都被禁止,这让不会说国语的人觉得非常不公平。”

台湾在一九七六年通过的广电法对台湾电台广播及电视节目施加了很大的限制,闽南语节目时间不得超过百分之二十,到一九九二年剩下不到百分之十。李壬葵认为,长期独尊国语的政策造成了台湾境内各种母语逐渐没落,目前台湾原住民语言几乎已经接近消失的局面,新一代的原住民已经听不懂年长者说的母语,而客家话也面临逐渐凋零的危机,因此推动和发展方言的教育和研究十分必要。语言学家李壬葵认为,民进党政府用意应该是在提倡和保护方言。尽管如此,他认为现阶段台湾还是不宜贸然实施多种官方语言政策。他说:“当然现在贸然推行以闽南话作为国语并不是很恰当,因为毕竟现在闽南话通行的程度、书写和地域的普及度来看都还比不上现在的国语,至少暂时还是应该维持用国语作为官方语言。目前我觉得没有必要像有些国家用两种或是三种官方语言,这样反而会造成很多纷扰。”

*去中国化嫌疑重*

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基金会顾问、前台湾驻美代表陈锡藩指出,目前台湾已经有了全民共通的语言,没有必要再加以复杂化。 他说:“他们是走向去中国化,在一个国家已经有了共通语言之后没有必要再去制造纷乱,只有在混乱局面中要找出解决方案,因此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要去中国化,像教科书的编辑、语言政策,最近的正名运动都是一步一步的朝向台湾独立的方向去走。”

陈锡藩表示,在台湾实施多种官方语言实际上并不可行,因为要在政府正式文件、公文和法庭都使用在书写上并不方便和统一的语言的确有其困难性,就从最近国家考试出现闽南语考题的例子看来,刻意强调闽南语只会造成不会说闽南话的客家人和外省人感觉受到排挤,对于族群融合也没有帮助。

在闽南语考题和多种官方语言的政策提案受到各方质疑之后,行政院已经表示将会广征社会意见,不会贸然制定第二或第三种官方语言,国语仍是实务上的官方通用语,而国家考试也不会再出现以方言俗语命题,以确保考试的公正性。不过,语言政策在台湾特殊的政治和历史因素影响下恐怕还是无法摆脱泛政治化的色彩。

XS
SM
MD
LG